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谢谢你, 残奥会别样之美

谢谢你, 残奥会别样之美

摘要: 在同样的疫情阴影下,东京残奥会在空荡的体育场上拉开帷幕。与奥运会一样,这里没有观众,座椅空空荡荡。162个国家与地区的4400多名运动员还是站上了比赛现场。这是历史上第一次,残奥会在美国黄金时段的电视上获得转播,也是历史上参与人数最多的一届残奥会。国际残奥委主席安德鲁·帕森斯说,尽管遭遇重重困难,他依然相信今年的残奥会对于代表全球15%人口的残障人士来说,会是一个命运的转折点。

赶不及下车,佩琪· 格雷科冲过终点后看着自己的教练大哭,如释重负。她不但拿下东京残奥会的第一枚金牌,还打破了自行车女子3000米追逐赛的世界纪录。格雷科患有脑瘫,疾病让她的身体右侧失去灵活度。在自行车上冲刺时,她的右手无力地垂在车把上。她是场地自行车赛场的新人,直到2019年才首次参加残疾人场地自行车世界锦标赛。这些困难都没有妨碍她创造历史。夺冠后格雷科说,自己一直在为这个时刻作准备。“我付出了所有。”



在同样的疫情阴影下,东京残奥会在空荡的奥林匹克体育场上拉开帷幕。与奥运会一样,这里没有观众,座椅空空荡荡。因为担心感染,新西兰代表团缺席了开幕式。仪式进行时,抗议者在场馆外继续高呼取消运动会。但无论如何,162个国家与地区的4400多名运动员还是站上了比赛现场。这是历史上第一次,残奥会在美国黄金时段的电视上获得转播,也是历史上参与人数最多的一届残奥会。日本公益网站“无障碍日本”的创办人乔什· 格立斯代尔对英国BBC新闻网说,残奥会与奥运会之间关注度差距的鸿沟正在缓慢地减小:“对于奥运会,媒体有全方位24小时的报道。但对于残奥会,你只会听见新闻主播在预报天气之前简单地提一句。”国际残奥委主席安德鲁· 帕森斯说,尽管遭遇重重困难,他依然相信今年的残奥会对于代表全球15%人口的残障人士来说,会是一个命运的转折点。


塔季扬娜· 麦克法登被认为是有史以来最快的轮椅赛女车手之一。


赛场奇迹


许多残奥会运动员能出现在比赛现场,本身就是一个奇迹。易卜拉欣·哈马托10岁时,因为不想排队走下火车试图越窗而过,不慎掉进站台,失去双臂。在东京比赛现场,他是唯一一个用嘴咬着乒乓球拍、用脚发球的选手。每次发球,他套着特制运动袜的脚都会抓住乒乓球,然后将球抛起,再用嘴衔着球拍接住。尽管未能赢得小组赛,他奋力击球的画面还是立刻被互联网关注、热议。哈马托对媒体说,那次火车事故之后一整年,他都将自己锁在家里,为了躲避人们看到残缺的自己时“露出的怜悯与同情”。


在失去双臂前,哈马托对运动没什么兴趣。事故之后因为不能再做杂活,反而有了更多运动的机会。他尝试过踢球、跑步,没有手臂辅助平衡的身体经常摔倒。一次在青年活动中心观看乒乓球比赛时,哈马托的两个朋友因一个判罚起了争执。哈马托试图调解,却被其中一人斥责“不要随便评论一项你永远不可能参加的运动”。


“正是这句话让我燃起斗志,我想要证明我也可以打乒乓球。”哈马托在美国CNN新闻网的采访中说。他试着把球拍夹在腋下,但屡屡失败。最后选择用牙咬住球拍,成功接到了飞来的乒乓球。“第二天一早我就回到了青年中心,开始用嘴练习打乒乓球。”哈马托说。


佩琪·格雷科斩获东京残奥会首金


为了提高得分效率,他花了许多精力练习用脚发球、保证脖子和牙齿不会在快速移动中受伤。2014年,他受邀参加乒乓球团体世锦赛,与中国选手马龙进行了表演赛。马龙后来评价,哈马托的乒乓球水平“太不可思议了”。2011年和1013年,他两次赢下非洲世锦赛冠军,2016年顺利晋级里约残奥会,最终获得个人项目第11名、团体项目第9名的成绩。今年来到东京时,哈马托48岁。


在最严重残障级别S1级男子100米仰泳比赛中,白俄罗斯选手阿列克谢·塔拉伊同样获得全场鼓掌致意。塔拉伊没有双脚,还失去了整条右臂和左小臂。他最终靠半截左臂与腹部力量完成比赛,用时4分1秒。塔拉伊从小喜爱游泳与皮划艇。1999年,16岁的他在家附近的森林散步时踩到一枚二战时期的地雷。爆炸让他失去了大部分四肢。“游泳此后成了我最有可能完成的运动。”塔拉伊回忆。2015年他正式开始训练,2019年打破了S1级男子50米蛙泳的世界纪录。不训练时,塔拉伊会到白俄罗斯的不同城市讲座。“我讲述自己如何忍耐痛苦、如何跌入泥潭,遭受一些看似与我最亲近的人或者权威人士的嘲笑。我希望告诉人们,无论你在哪里,都不要放弃。”


对于一些职业运动员来说,残奥会,就像所有国际赛事一样,是证明自己的最佳舞台。塔季扬娜· 麦克法登今年32岁,被评为有史以来最快的轮椅赛女车手之一,手握23场世界主要马拉松赛事的冠军,打破5项田径世界纪录。麦克法登对CNBC电视台说,自己很早就学会把精力放在她能改变的事情上。“我有一种非常坚定的信念。”


卜拉欣· 哈马托在比赛中


正是这种信念让她活了下来。麦克法登出生在俄罗斯圣彼得堡,出生时就有脊椎裂的发育缺陷,腰部以下完全瘫痪。她的父母将她遗弃在一家孤儿院里。医生们一度认为她只能生存几天。她在孤儿院里度过了生命中的前六年。之后被美国一名负责残疾人事务的公务员领养。因为有了养父母的支持,麦克法登第一次坐上轮椅,第一次在轮椅上进行运动比赛。15岁时,她参加了2004年希腊雅典残奥会,赢得一银一铜。但就在获奖第二年,麦克法登被她就读的高中禁止与普通学生一起参加田径比赛,她将学校告上法庭,最后胜诉。


“我喜欢挑战。”麦克法登对CNBC说。“在孤儿院的前六年很不容易。我没有治疗,没有轮椅,只能用手走路。没有人能帮助我。但我也因此发展了许多能在比赛中看到的能力。比如精神与身体的力量、决心与面对困难的能力。我知道我的成长经历与大部分人不同。我认为这正是帮助我渡过难关的原因。”


“6岁的时候我就知道,我要做奥林匹克运动员。”麦克法登说。


三名运动员共同点燃主火炬


就像麦克法登提到的,政府与社区是残疾人群体最重要的助力来源。残疾人运动会最初起源于1948年伦敦一家战争退伍军人医院中。德国神经学家路德维西·古特曼为了寻找帮助二战老兵恢复的方法,组织了轮椅网球比赛和射击比赛。这成了后来残奥会的雏形。古特曼回忆,在这些当时看来十分新颖的赛事出现之前,残疾人的生活是“没有希望的”。“我们不仅想拯救这些截瘫患者的生命,还要恢复他们的尊严,让他们成为快乐、受尊重的公民。”1960年,罗马举行了历史上第一届残奥会。400名运动员参加了田径、轮椅篮球、游泳与乒乓球等8项比赛。


从赛事规模上看,2020东京残奥会是历史上参与人数最多、项目最多的赛事。本届比赛新加入了羽毛球与跆拳道项目。参赛的女运动员数量也打破历史。在4403名运动员中,有1853人是女性。赛场上,更多科技手段帮助运动员获得更好的运动表现,比如专为羽毛球比赛设计的轮椅、为四肢有缺陷的运动员设计的自行车等等。残奥会开幕时,国际空间站里的宇航员们手举一根没有燃烧的火炬为赛事助威。欧洲宇航局今年宣布,将邀请一些身患残疾的专家参与太空项目,第一名残疾太空人可能很快诞生。


阿列克谢·塔拉伊在比赛中


更多人关注的是残奥会给残疾人群体在生活中带来的改变。联合国报告分析,残奥会是目前改变社会偏见、改变举办国残疾人生存境况的最好方式之一。2008年北京残奥会之后,中国成为首批《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公约》签署国之一,之后又推动《中华人民共和国残疾人保障法》生效。2012年伦敦残奥会时,英国第四频道投资120万美元寻找、招聘、培训残疾媒体人员。最终在赛事报道期间,团队中一半成员由残障人士组成。


“现在的许多残疾人运动员是全职专业运动员。他们有与奥运选手一样的高强度训练计划。通过展示人类精神的力量、测试身体的绝对极限在哪里,残奥会正在改变过去人们对残疾人的固有印象。”前国际残奥会主席菲利普·克雷文说。


撰文— 林湃 编辑— Y 图片— 视觉中国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