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东京友情故事 孤岛奥运的赢与爱

东京友情故事 孤岛奥运的赢与爱

摘要: 在种种质疑中,东京奥运如期结束。疫情阴影下,这届几乎没有观众、延期一年举办的体育盛事注定是历史上最特别的一届之一。孤独的比赛没有减少可看性。许多媒体评价这也是运动员们绽放个人光彩、科技成为亮眼配角的一届。虽然严重超支、商业成绩不如预期,奥运还是给了世界喘息的机会。竞技体育的魅力永远停留在观众与运动员的记忆之中。就像比赛结束之前,许多人在社交媒体上写的:“谢谢各位运动员,让我在这个糟糕的世界度过了一个完美的夏天。”

在种种质疑中,东京奥运如期结束。疫情阴影下,这届几乎没有观众、延期一年举办的体育盛事注定是历史上最特别的一届之一。孤独的比赛没有减少可看性。许多媒体评价这也是运动员们绽放个人光彩、科技成为亮眼配角的一届。虽然严重超支、商业成绩不如预期,奥运还是给了世界喘息的机会。竞技体育的魅力永远停留在观众与运动员的记忆之中。就像比赛结束之前,许多人在社交媒体上写的:“谢谢各位运动员,让我在这个糟糕的世界度过了一个完美的夏天。”



不管满心期待还是唱衰怀疑,东京奥运会都在不确定声中结束了。东京炎热的夜晚,奥运圣火在新国立竞技场逐渐熄灭,17天的欢笑与泪水被永远封存在世界的记忆中。疫情阴影下,这届几乎没有观众、延期一年举办的体育盛事注定是历史上最特别的一届之一。“一个运动员的胜利喜悦是另一个运动员的痛苦失败。但在某个瞬间,胜利者与失败者在互通的承认与尊重中走到一起,这就是奥林匹克运动会的魅力所在。”东京奥组委主席桥本圣子在闭幕式致辞中说。“请永远不要忘记这一幕。”疫情之外,许多媒体评价这是运动员绽放个人光彩、科技成为亮眼配角的一届。尽管在社交网站上引起许多讨论,东京奥运的收视率与商业成绩却不太理想。《大西洋月刊》更提问:“奥运会是否已经失去独有魅力了?”


褪去神的光环


“这届奥运就像一场幻觉。”《纽约时报》将东京奥运比作“一届奇异、矛盾、难以完全理解的奥运”。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称在疫情中推进的奥运应该象征“黑暗隧道尽头的光明”。“对选手而言,这届奥运关乎幸存、坚韧、应对困难,以及到最后即便未能实现目标也可坦然接受的心态。”报道评价,比起过去强调更高、更快、更强的口号,自我认知、承认脆弱与不完美成了今年同样突出的主题。不同于过去“封神”的运动员,更多选手公开了属于普通人的一面。美国体操名将西蒙·拜尔斯因精神压力退赛,游泳运动员卡莱布·德雷塞尔称奥运延期的压力超出预期。比利时铁人三项选手克莱尔·米歇尔因自己是最后一名痛哭,挪威选手洛特·米勒特意等候15分钟送上安慰。英国跳水选手汤姆·戴利在场边不断织毛衣,他说这是自己放松心情的秘密武器。


更多社会议题出现在竞技体育舞台中。变性人选手参赛、德国体操女团抗议性别不平等的着装要求、多名选手呼吁正视心理健康。东京奥运会是史上第一届男女参赛人数几乎平等的奥运会,也正式允许哺乳期孩子陪伴运动员母亲参加比赛,这与赛场之外的社会发展有紧密联系。美国铅球运动员雷文·桑德斯不顾奥委会禁止抗议的要求,拿下银牌后比出“X”形手势。正如她所言:“我是黑人女性,是性少数群体,我遭遇过心理健康问题。我代表了那些处于交叉点的人。”



赛场上的科技


为了让被疫情阻拦的观众有更好的观赛体验,东京奥运首次通过科技手段在弓箭项目上显示选手的实时心跳。日本科技公司松下提供人脸识别应用,通过摄像机记录选手的脉搏变化。为保隐私,心跳数据仅以电视录像素材形式保留。世界射箭联合会秘书长汤姆·迪伦说,这项改革是为了提高娱乐性。“如果在家里观看,很难感受到赛场的那种安静而兴奋的积累。”


赛场上,科技帮助选手不断突破。田径赛道材料中增加橡胶颗粒,留下更多气孔,赛道设计师称它的效果堪比蹦床,帮助提升运动员成绩。选手们穿上有碳纤维板与气垫的“超级跑鞋”。东京奥运因此成为刷新历史纪录最多的顶级赛事之一。中国选手苏炳添使用的训练检测仪器有19种,中国举重队使用了3D核心力量测试仪等科技设备。赛场之外,因为没有观众,本届奥运也成了历史上碳排放量最少的一届。奥运奖牌原材料来自废弃手机,领奖台则由回收的塑料废物与海洋塑料垃圾制造而成。


难以忘怀的奥运面孔

奥运的魅力与未来


“不管对错,奥运还是按照计划举办了。让人惊讶的是,它发挥了奇怪甚至有点老旧的魔力。”《纽约客》写道。奥运开幕之前,日本41万5000人签名反对举办,德仁天皇不得不在开幕宣言中删掉“庆祝”一词,改为“纪念”。美联社观察到,比赛正式开始时,许多日本观众还是立刻被竞技体育的魅力征服。


一名上班族对记者说:“在大流行期间举办运动会似乎不是一个好主意。但一旦开始了,我们自然而然地欢呼。”


从商业角度看,东京奥运的收入大大受疫情影响。先是因延期赔钱,又失去部分赞助商支持,门票与旅游收入更与当初预计的相差极大,举办超支200%。美国全国广播公司称东京奥运是美国历史上收视率最差的。《大西洋月刊》批评,过度消费、腐败与专制等丑闻已经大大削弱了奥运会的吸引力。


“在东京奥运的筹备过程中,组织者强调运动会将在前所未有的痛苦与孤立的时代,成为希望灯塔与团结象征。的确,奥运展现了我们希望从世界上最大的体育盛事中看到的运动精神。但在盛装打扮与民族主义的外表下,东京奥运隐藏着更多令人不安的趋势。”杂志认为,举办成本逐年增加,多次超支,许多体育馆在赛事之后失修废弃,都是不可忽视的问题。一些研究奥运会的学者说,国际奥委会“既不民主也不透明”,还有一些腐败丑闻。为了吸引更多年轻观众,东京奥运增加了受众更年轻的滑板与攀岩等项目,又大打女性牌,希望跟上时代脚步。2024年巴黎奥运会的Logo更是一张女性的脸,为的是致敬女运动员。


当然,无论外界对于奥运赛事有怎样的质疑与争论,圣火熄灭时,运动员与观众已经将目光投向北京与巴黎。疫情之中,奥运给了世界喘息的机会。竞技体育的魅力永远停留在万众瞩目的关键一刻— 那是极度紧张、疲倦、兴奋与焦虑中,一种戏剧性的宁静,一种无关结果但求战胜自己的荣耀。就像奥运结束之前,许多人在社交媒体上写的:“谢谢各位运动员,让我在这个糟糕的世界度过了一个完美的夏天。”


撰文—YGG 编辑— Y 图片— 视觉中国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