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17家媒体联合揭露间谍软件

17家媒体联合揭露间谍软件

摘要: NSO集团是一家从事网络情报工作的以色列公司,成立于2011年。近期,美国《华盛顿邮报》、英国《卫报》和法国《世界报》在内的17家媒体揭露其名下监听软件“飞马”(Pegasus)对十多个国家的记者、律师、活动分子和政治家的手机进行监听。面对确凿无疑的证据和诸多网络情报方面专家的指控,NSO集团却拒不承认。

NSO集团是一家从事网络情报工作的以色列公司,成立于2011年。近期,美国《华盛顿邮报》、英国《卫报》和法国《世界报》在内的17家媒体揭露其名下监听软件“飞马”(Pegasus)对十多个国家的记者、律师、活动分子和政治家的手机进行监听。面对确凿无疑的证据和诸多网络情报方面专家的指控,NSO集团却拒不承认。


17家媒体联合揭露间谍软件飞马监听手机


“飞马”监听的证据确凿,但NSO集团却拒不承认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从2016年开始,超过5万个电话号码被NSO集团监听。总部位于巴黎的非营利新闻组织Forbidden Stories和国际特赦组织(Amnesty International)获得了这份监听名单,并把它与17家来自不同国家的媒体共享,包括英国《卫报》,法国《世界报》和美国《华盛顿邮报》等。NSO集团名下的监听软件“飞马”被出售给不同国家政府,用来监听用户的所有内容,包括邮件、照片、通讯录、短信等。“飞马”软件可以不需要经过用户的同意,不知不觉地安装在用户的手机上。目前已知的被监控的5万个电话号码,其用户涉及50多个国家,包括墨西哥、印度、哈萨克斯坦、法国、匈牙利等,其中有189位记者,600位政治家和政府官员,85位人权主义者以及65位企业家。


根据《华盛顿邮报》的分析,在名单上出现的189名记者中,有一小部分来自CNN、美联社、美国之音、《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彭博社、法国《世界报》、《金融时报》和卡塔尔半岛电视台。


17家媒体联合揭露间谍软件飞马监听手机


NSO集团称“飞马”软件 “仅用于监视恐怖分子和主要罪犯”。但国际特赦组织在对被“飞马”入侵的37部智能手机进行分析后发现,提取出来的证据明显和这一“官方设定”不符,让调查的记者不得不怀疑NSO集团其实是利用这款软件为其政府客户实行侵犯人权的犯罪行为。

调查发布后,NSO集团的首席执行官沙列夫·胡里奥(Shalev Hulio)接受了《华盛顿邮报》的采访,质疑被窃听清单的真实性。他表示:“我们非常关心记者、积极分子和公民社会。不可避免的,一些客户会滥用我们的软件,我们能采取的措施就是关闭这些客户的软件。”NSO还在一份声明中阐述,他们并没有运行任何的间谍软件,也没有定期收集顾客的数据。其技术有助于政府和警方预防恐袭和爆炸事件的发生,并打击贩卖毒品、性交易和涉及儿童的违法犯罪活动。“总而言之,NSO集团肩负着拯救生命的使命,尽管我们一直遭受到持续的打击与诋毁,但我们将坚定不移地执行我们的使命,永不会改变。”


17家媒体联合揭露间谍软件飞马监听手机


“飞马”如何实现监听?


根据《华盛顿邮报》的分析,“飞马”攻击的方式有两种。最初黑客将“陷阱链接”以短信的方式发送到智能手机,以某种方式说服受害者点击并激活链接。近来,黑客开发了“零点击”攻击,也就是向用户手机发送消息却不通知用户,用户甚至不需要点开链接,手机就已经处于监听状态。当“飞马”侵入智能手机后,它就会开始截取并且复制手机最基本的功能,从摄像头和麦克风录音并收集数据,如定位、通话记录和通讯录。“飞马”的操作员掌握了这些信息,就可以对智能手机用户进行追踪,掌握用户在手机上的一切活动。

多年来,苹果和安卓手机在与“飞马”之间玩着猫抓老鼠的游戏。2016年苹果发现“飞马”软件的存在,之后就不断加强其防御系统,而“飞马”也在不断逃避苹果和安卓手机的防御,并且几乎不留下任何攻击痕迹。“飞马”可以在不向用户发出任何警告的情况下攻击其手机,所以任何的强密码和加密措施对“飞马”根本没有作用。


17家媒体联合揭露间谍软件飞马监听手机


沙特记者卡舒吉被暗杀是否与“飞马”监听有关?


2018年震惊全球的记者卡舒吉被杀案也被指与“飞马”有关。贾迈勒·卡舒吉(Jamal Khashoggi)是沙特阿拉伯新闻工作者、异议人士和《华盛顿邮报》记者,他在2018年10月2日被沙特特工所暗杀。经过《世界报》和《华盛顿邮报》的确认,卡舒吉身边的朋友家人一直处在被监听的环境下。其中跟卡舒吉关系非常密切的两名女子也被“飞马”长期监听。即使NSO集团一直否认其对卡舒吉或者其家人监听,但国际特设组织安全实验室分析发现,在卡舒吉遭到暗杀的前几个月,他的爱人哈南·埃拉特(Hanan Atr)曾经收到四条短信,里面的内容无一不是帮助“飞马”侵入手机的链接。埃拉特回忆,就在被飞马监听的这段时间,她见过卡舒吉三次,并多次通话和发短信。为了避免监听,卡舒吉和埃拉特经常变换不同的软件聊天。“间谍软件非常了解能够通过我监听到卡舒吉,所以当我和卡舒吉聊天的时候,我都把电话放在一个比较低的桌子上。”


17家媒体联合揭露间谍软件飞马监听手机


另外一名女性是卡舒尔的未婚妻海蒂杰·简吉兹(Hatice Cengiz),在卡舒吉被暗杀后的那一个星期,简吉兹的手机被飞马软件多次侵入。这两位女性在面对《华盛顿邮报》记者采访时,都直言不讳地表示,“我的生活已经没办法恢复到平静了”。

斯诺登:最好的方法就是加强立法,让间谍网络公司无利可图


2013年,在爱德华·斯诺登 (Edward Snowden) 披露了美国国家安全局(National Security Agency)的高度机密文件后,间谍软件行业迅速发展。美国国家安全局几乎可以获取任何人的电子通信,因为它可以获取互联网公司谷歌以及大型电信公司AT&T的数据,甚至可以秘密使用承载着全球互联网流量的跨国电缆。

一些批评人士认为,间谍软件的广泛使用对全球民主造成了严重威胁。被监听的记者不能在保证他们人身安全的前提下收集或者报道敏感信息。


17家媒体联合揭露间谍软件飞马监听手机


《世界报》采访了斯诺登关于他对“飞马”以及监听事件的看法。斯诺登表示:“这次的事件和2013年的“棱镜门”不同,NSO集团是不畏惧任何的法律和立法的。他们把‘飞马’卖给客户,当出现问题时,他可以说:‘我们根本不知道软件被用于什么用途,我们是不负责任的。客户不遵守我们之间签的协议,这完全是他们的问题。’这个公司存在的目的就是售卖病毒而不是提供安全。”

他还表示:“不作为并不是一个选择。如果我们对‘飞马’什么都不做的话,那么之后被监听的人数可就远不止5万个,有可能是5000万个。我们不可能抛弃手机而活,最好的方法就是加强立法,让网络公司更好地管理其软件。”


17家媒体联合揭露间谍软件飞马监听手机


新闻来源:世界报、卫报、华盛顿邮报
图片来自网络
iWeekly周末画报独家稿件,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