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印度单日确诊超27万,不忘选举、球赛、大集会

印度单日确诊超27万,不忘选举、球赛、大集会

摘要: 4月19日,印度卫生部官网公布数据,印度单日新增病例超过27万例,创下新高,确诊总病例数突破1500万,仅次于美国。印度严峻疫情之下,英国首相府19日宣布首相约翰逊取消了原定于下周访问印度的行程。今年2月,印度每日新增病例数一度减少至1万以下,短短两个月,又迎来新的一轮疫情,当地媒体直呼“全面失控”。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4月19日,印度卫生部官网公布数据,印度单日新增病例超过27万例,创下新高,确诊总病例数突破1500万,仅次于美国。印度严峻疫情之下,英国首相府19日宣布首相约翰逊取消了原定于下周访问印度的行程。今年2月,印度每日新增病例数一度减少至1万以下,短短两个月,又迎来新的一轮疫情,当地媒体直呼“全面失控”。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疫苗大师”成讽刺

4月5日,印度报告单日新增病例首次超过10万例,4月15日,这个数字飙升至超过20万例,这中间只用了 10天。


据BBC报道,社交媒体上传播的视频揭开了印度疫情现状的一角:新冠死者的葬礼在拥挤的公墓中举行,死者的亲人在医院外哭泣,救护车排队载着艰难呼吸的病人,医院里有时一张病床不得不容纳两个病人,病床可能还摆在走廊和医院的大厅。人们急需床位、药物、氧气和检查。有人甚至开始在黑市上出售药品……


印度的疫苗接种也捉襟见肘。印度血清研究所虽然是世界最大的疫苗生产商,但面对新一波疫情也表示没有足够的资金来扩大产能,无法在6月之前增加供应。为了应对国内需求,印度政府近来已经将印度血清研究所原定出口的疫苗转为供应国内。


当前的窘境使得印度政府此前的自信越发讽刺。


2020年9月中旬,印度每日平均新增病例数达9万多,而此后这个数字持续减少。到今年2月中旬,印度每日平均新增病历数降至1万左右。


病例的持续减少成为了印度自信的来源。2020年12月,印度央行的一些官员就称印度“在扭转新冠感染的曲线”,表示印度的经济“经历了寒冬的黑暗后正在破晓前迸发活力”。总理莫迪(Narendra Modi)还一度被称为“疫苗大师”。从今年1月开始,印度开始向其他国家输出疫苗,作为“疫苗外交”的一部分。


3月初,印度卫生部长哈什·瓦尔丹(Harsh Vardhan)宣称印度已经进入抗击疫情的“最后阶段”,他称总理莫迪的领导是“国际合作中的世界楷模”。


然而,这之后一个月内,印度疫情急转直下,到4月中旬,每日平均新增病例超过10万。


“超现实”

从印度单日确诊病例数的统计图可以看出,今年2月是疫情的低点。


也正是在2月底,印度官方宣布了五个邦的主要选举,这五个邦有1.86亿选民。


3月中旬,超过13万名球迷在古吉拉特邦的纳伦德拉·莫迪体育场观看了印度对英格兰的两场国际板球比赛,大部分人没有戴口罩。


这时的单日确诊数已经能看出比2月有所增长。


3月底,印度单日平均确诊数呈现明显上升趋势,达到了5万多例。而此时地方选举投票开始,并将持续超过一个月。竞选活动如火如荼进行,没有安全规定,也没有社交隔离措施。包括总理莫迪和内政部长阿米特·沙阿在内的高级官员都曾参加集会发表演讲,现场聚集大量没戴口罩的人员。


据印媒报道,4月初,一名男子在莫迪的一场集会上不戴口罩,解释说自己 “正站在阳光下,新冠病毒会消失” 。他坚定表示:“这是我的信念,所以我没有戴口罩!”


4月9日,印度单日平均确诊数已经超过10万。印度板球超级联赛当日开始举行,8支队伍在全国6个不同的室内场地进行60场比赛。举办场地所在城市是钦奈、班加罗尔、德里、孟买、加尔各答和艾哈迈达巴德。这些城市中,大部分都有疫情反弹的情况。虽然联赛现场没有观众,主办方称联赛相关人员都有相应防疫措施,但在赛前,至少有4名球员和1名球队顾问确诊感染新冠病毒。


在疫情反弹的同时,印度迎来了持续数周的“大壶节”。这场号称世界最大的宗教集会往年能吸引数以千万计的印度教徒参加,人们聚集在恒河岸边祈祷并下水沐浴。


据新华社报道,4月10日至14日的5天内,医务人员对参加节日庆祝活动的236751人进行了核酸检测,有超过1700例结果呈阳性,而实际感染人数可能更多。


 在4月10日至14日,印度单日确诊病例数从15万一路直逼20万。


4月15日,印度单日确诊病例数首次突破20万。但直到4月17日,印度总理莫迪才发推文称,为了抗击疫情,希望接下来的“大壶节”成为“象征性的”。


一边是疫情反弹、医疗资源告急,一边是若无其事的大型集会,社会学教授希夫·维斯瓦纳坦(Shiv Visvanathan)评论说:“这一切比超现实更甚。”


“迷之自信”或酿成大错

有专家指出,印度政府在应对这轮疫情上已经酿成大错。


早在2月,有印度媒体已经注意到马哈拉施特拉邦出现确诊病例的大幅上升,BBC也曾在2月底发问印度是否遭遇第二轮疫情。


然而印度国内过早地宣称“战胜”疫情,依然推进了地方选举、板球比赛和宗教大集会。


彭博专栏作者米希尔·沙玛(Mihir Sharma)评论道:“这在印度很典型,官方的自大、超级国家主义、民粹主义,再加上官僚主义的无能导致了这场危机。”


在这轮疫情中,人们过早卸下防备,去参加社交集会,加上政府也允许了政治集会和宗教集会,这无疑使得人们更加不在意。单日新增病例数下降,注射疫苗的欲望也没那么强了。


印度公共卫生基金会主席斯利纳斯·雷迪(Srinath Reddy)说:“存在一种得意洋洋的感觉。有人觉得我们已经取得了群体免疫。大家都想回去工作。很多人只听到他们想听的,少数警告的声音没有被听见。”


物理学和生物学教授乔坦·梅农(Gautam Menon)说,第二轮疫情可能是无法避免的,但是印度本可以“延后它的到来或者减少它的影响”。他认为,印度本该在1月就开始进行病毒变体的监测,某些变体可能导致了疫情反弹。“我们在2月就知道马哈拉施特拉邦出现新变体,但官方最初否认了。这是一个关键的转折点。”


4月16日,世卫组织表示,印度发现了一种同时带有E484Q和L452R两种突变的新冠病毒,相关研究信息已提交至世卫组织病毒进化工作组。 “双重突变”在2020年底被发现,感染病例比例正在增加。世卫指出,病毒呈现“双重突变”令人担心,可能导致传染性的增强,一些突变或会影响疫苗等防疫应对措施的有效性。


新闻及图片来源:BBC、路透社、今日印度、纽约时报、新华社,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iWeekly周末画报独家稿件,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