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亚裔影人新历史,史蒂文·元游走东西之间

亚裔影人新历史,史蒂文·元游走东西之间

摘要: 亚裔演员史蒂文·元凭电影《米纳里》获得奥斯卡最佳男主角提名,成为历史上第一个入围的亚裔男演员。

亚裔演员史蒂文·元凭电影《米纳里》获得奥斯卡最佳男主角提名,成为历史上第一个入围的亚裔男演员。四月,他又宣布参演乔丹·皮尔的新片。元在韩国出生,幼时随父母一起搬到美国。童年时他很难融入身边的环境,那种因肤色与背景不同而造成的隔阂成为往后表演的重要情绪来源。因为热门美剧《行尸走肉》,元成为少数在美国热门电视剧中担任主角的亚裔面孔之一,但他总希望跳出亚裔身份,塑造更多复杂的角色。在亚裔仇恨罪引起美国社会关注时,元这样的移民二代也有了更多公开讨论移民身份的平台。


电影《米纳里》剧照

电影《米纳里》剧照。


亚裔演员史蒂文·元学会的第一句英语是“别哭”。幼儿园时期,他跟随父母从韩国搬到美国生活。元说自己常在幼儿园的走廊里尖叫,他忘不掉在陌生环境里的孤独、愤怒、忧伤与恐惧。在好莱坞,他将那些复杂的情绪一一注入表演,细腻的演技让元成为少数在韩国和美国都受到商业与艺术双重好评的男演员。他是热门美剧《行尸走肉》中最受欢迎的角色之一,也在韩国导演李沧东的《燃烧》与奉俊昊的《玉子》中有出色表演。今年三月,元凭韩裔导演郑李烁(Lee Isaac Chung)的作品《米纳里》(Minari,又译《梦想之地》)获得奥斯卡最佳男主角提名,成为历史上第一个入围该奖项的亚裔男演员。提名公布的那一晚,元在洛杉矶凌晨时分被响个不停的手机吵醒,“这一切都太不真实了”。


“亚裔美国人开始感受到一种力量,至少是一种安全感,我们终于在大银幕上被看见。这很好。”元在美国公共广播电台(NPR)的采访中说。直到最近,他“才完全接受自己的肤色”:“这种变化给了我们一个消除创伤的机会,缓解亚洲人必须面对的负面影响。我们终于可以不为自己的肤色感到难堪。”


史蒂文· 元与电视剧《行尸走肉》剧组合影

史蒂文· 元与电视剧《行尸走肉》剧组合影。


孤独影人

元在采访中总是透出一些焦虑。无论是在 NPR的访谈中,还是在与《纽约时报》的对话里,元都谈到了他的亚裔身份和成长经历对表演的影响,他似乎早已习惯了做格格不入的那个人。元的父亲曾在首尔做建筑师,在家里五个孩子中排行第二。在一次去往美国明尼苏达州的商务旅行中,元的父亲爱上了那里。他回到韩国卖掉房子,带着一家人坐上了飞机。元入读当地的幼儿园,他是班上唯一一个黄皮肤黑头发的孩子。在他收藏的幼儿园集体照中,别的孩子兴高采烈地紧挨着坐下,只有他一人孤单地坐在一个角落,离旁边的孩子有一些距离。他脸上的表情是惊讶、紧张,而非笑容。


“我的父母说,有一天我回家后问他们‘Don’t Cry’(别哭)是什么意思。他们认为那是我学会的第一句英语,因为我一直在学校听老师对我说这句话。”在幼儿园,语言不通的元在教室里冲撞、尖叫,老师只得把他单独安排在一间教室里。在韩国,他是一个快乐的孩子,因为长得可爱,很受大人喜欢,“常从家里偷偷跑出来,到商场游荡,在家附近的小商店里玩电子游戏”。但在美国,“我从世界的中心一下来到荒郊野外,一把被拉进充满拳打脚踢的幼儿园”。元至今仍不时重看这张合影。“我看起来吓坏了。”


五年级时,全家搬到底特律,元的父母在城里开了一家专为黑人顾客服务的美容用品店,全家人一起上当地的韩国教会活动。元常在教会里运动、和别的孩子玩耍。在那个时候,他逐渐意识到面对外界时自己必须保持的“人设”:“在学校时,我要做一个安静、友善的人。在家里或者教堂,我才能做我自己。”他早早学会戴上一张面具以适应外界对他的要求。这让他的心中萌生出一种无法消除的愤怒。大学毕业后,元毅然决然地搬到大城市去发展自己最感兴趣的表演事业。来到洛杉矶五个月后,他成功拿下电视剧《行尸走肉》中的角色“格伦”。《行尸走肉》改编自美式漫画,是美国电视剧历史上收视率最高的剧集之一。在片场,剧组要求元按照漫画原著的设计穿上一套服装。元并不喜欢那身衣服,但“我没有胆量说我不想穿这个”。元回忆:“你会逐渐向他们希望的样子靠拢。为了有安全感,你必须学会在他们允许的范围内发挥。”


“格伦”一角让元几乎是一夜走红。元被推上一个奇怪的位置,他成了全美最著名的亚裔面孔之一。“格伦”在剧中与一名白人女主角恋爱、结婚,这又让元被一些亚裔观众视为“进步的标志”“亚洲的希望”。他对《纽约时报》回忆,自己至今还能收到亚洲男性观众的邮件,谢谢他“成为第一个在热门电视剧上和白人女孩约会的亚洲男人”。元在《GQ》杂志上坦言,走红的同时自己心中充满了矛盾。他曾希望编剧能为格伦增加更多矛盾、复杂的人性特质,“哀求编剧让他的角色杀个人”,却始终未能如愿。“作为一个亚洲人,有时候你在外面的世界里想表现一些更复杂的人性并不是那么容易。”他最终决定退出电视剧,转战电影圈。


2017年之后,元出演了韩国导演奉俊昊的《玉子》、布兹·莱利的黑色喜剧《抱歉打扰》和李沧东的《燃烧》等作品,演技获得好评。《玉子》和《燃烧》都获得法国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奖提名。元评价,《燃烧》在戛纳电影节引发影评人的如潮好评,是因为它讲述了永恒的主题“孤独”,那种被周遭环境孤立的无助感恰好也暗合了他的童年:“人们非常孤独。无论他们是在社会的顶端还是底层,无论是一个被社会困住、对自己的肤色感到不自信的女人,还是一个富有却被世界孤立的盖茨,又或者是一个自己遭受不公、被社会体制压制永无翻身之日的普通男人——你看这些特质,和今天的美国有什么区别吗?”


《米纳里》剧组在2021年评论家选择奖颁奖典礼上

《米纳里》剧组在2021年评论家选择奖颁奖典礼上。


“我想了解我是谁”

奉俊昊在今年奥斯卡入围名单公布之前说,如果元能获得提名,那将是“意义非凡的事情”,不是因为元将打破亚裔演员历史,而是因为“他作为一个演员,有这样的能力”:“他是一个很多面的演员。有时像邻家男孩,有时又带着神秘感。在李沧东的《燃烧》中,他成功塑造了一个神秘、玩世不恭的角色,为观众带来紧张感。在《米纳里》中,他又变成了一个肩负重任的父亲。”《米纳里》改编自导演郑李烁的亲身经历,讲述一个韩裔家庭从美国西海岸搬到阿肯色州农场的故事。元与郑李烁有类似的成长经历,两人的父亲都因为向往“美国梦”而移民。


元对娱乐媒体《综艺》杂志说,自己在《行尸走肉》之后就刻意避开商业类型作品,因为“想要拒绝好莱坞回馈给他的东西,想看到行业的另一面,想了解我是谁,我想表达什么”。因为拍摄《米纳里》,元终于有机会回头审视自己的移民身份。他说自己在东方与西方的不同背景中夹缝生存的经历正是出演《米纳里》的灵感来源。他既是被白人文化同化的青年,也是无法忘掉自己出身的移民后代。许多移民二代在家已经不讲父母的母语,只讲英语。他坚持在家与父母讲韩语。尽管如此,在回首尔居住的那一阵,元依然感受到自己对韩国生活的不适应,那是无论自己的电影有多成功,都无法消除的一种隔阂。因为在社交媒体上为日本国旗点赞,元被韩国网民痛骂,不得不发表声明道歉。


“当我在美国的时候,我能感受到一种不停歇的抗议。就像在告诉我,我是韩国人也是美国人。但当我到了韩国,我只会被视为美国人。”就连《米纳里》究竟是美国电影还是韩国电影,都在韩国社交媒体上掀起讨论。根据《综艺》杂志的统计,在2020年好莱坞发行的1300部电影、1447名导演中,只有3.3%是亚裔。在3891个角色中,亚裔演员仅占7.2%。元获得奥斯卡最佳男主角提名的第二天,美国发生震惊亚裔群体的亚特兰大枪击案。元在推特上为亚裔受害者呐喊,要求媒体正视她们的故事。


“美国是属于我们的家园,请不要怀疑自己。”元在推特上说。在获得奥斯卡提名后,他在采访中哽咽:“突破天花板的感觉很好,但我不想被这个时刻困住。我只是想明白自己是谁。我乐意为大家展示我的身份,我是一个亚裔美国人,我对自己感到自豪。但同时,我也希望我们这个群体在持续前进。”


撰文— 林湃 编辑— Y 图片— 视觉中国、AFP、Netflix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