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周轶君:还有公共议题吗

周轶君:还有公共议题吗

摘要: 2021年奥斯卡提名名单揭晓,《我的章鱼老师》在列“最佳纪录片”提名。当初出于好奇打开这部片子的时候,一口气看完,深深感动,和许多发评论的观众一样“从此无法吃章鱼”。这是又一部改变“观看之道”的纪录片。

周轶君:还有公共议题吗


2021年奥斯卡提名名单揭晓,《我的章鱼老师》在列“最佳纪录片”提名。当初出于好奇打开这部片子的时候,一口气看完,深深感动,和许多发评论的观众一样“从此无法吃章鱼”。这是又一部改变“观看之道”的纪录片。导演,也是拍摄者,某种意义上也是主人公之一,跟一只小到巴掌大的章鱼,发展了一段不可思议的友情。从来没有人用这样专注的、平等的眼光看过单独一只章鱼。这样的凝视,已经赋予它与众不同的可能。


这样的故事,放之四海而皆大欢喜。人与动物、人与自然,除了极个别情况,在今日世界,恐怕绝大部分文化、习俗都是可以接受的,绝大部分人都会受到感动,激发同理心。而事实上,这样能够广泛被接受的世界性“公共议题”越来越窄。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英国日裔作家石黑一雄近日发出警告,年轻作者可能担心自己会被“吐槽”或“被抵制”而自我审查。“恐惧气氛”正阻止一些人写他们想要的东西,“网上匿名的私刑暴徒会让他们的生活变得很痛苦”。


不分国界、不分文化,在舆论日渐分裂、对立的今天,人们在网络上的意见越来越两极分化。许多议题只要一被触及,来不及看细节追究竟,骂战已经打响。立场比事实更加重要。这就让议题失去了能够在公共领域得到充分探讨的可能,而变成了不同人群自我立场重申的表演而已。奥斯卡也是如此,有些内容一经提名,就会同时收到掌声和诅咒,可能对石黑一雄说的“年轻创作者”造成自我审查的压力。


电影,尤其纪录片,就是在公共议题中寻求新的观看方式,引发新的思考。如果“公共性”部分越来越窄,那么能够获得的新思考也会萎缩,这实际上是全体人类的悲哀。《我的章鱼老师》对准的是不会讲话的海洋动物,与人的关系也没有“经济利益”在里面,更没有对文化的冒犯 —— 如《海豚湾》。类似话题还有自然山川、美食佳肴……它们都很好。但是,公共领域能够允许的理性探讨越多,这世界的多样性才越能得到保护,不是吗?


撰文— 周轶君(资深国际记者)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