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周轶君:云上的慕尼黑

周轶君:云上的慕尼黑

摘要: 每年二月中下旬,德国城市慕尼黑原本应该到处都是禁行区,拜恩林谢霍夫酒店周围区域,房顶布满狙击手。因为一年一度的“慕尼黑安全会议”(简称MSC)在此举行。迄今58年历史的MSC是同类安全峰会中规格最高的,广受各国政府政策制定者的重视。

每年二月中下旬,德国城市慕尼黑原本应该到处都是禁行区,拜恩林谢霍夫酒店周围区域,房顶布满狙击手。因为一年一度的“慕尼黑安全会议”(简称MSC)在此举行。迄今58年历史的MSC是同类安全峰会中规格最高的,广受各国政府政策制定者的重视。


今年,新任美国总统拜登别有一番激动。这是他第一次以总统身份向世界宣告:“美国回来了!”讲话中拜登一字不提特朗普的名字,但欣喜作别“美国优先”时代,重申美国与欧洲、跨大西洋的合作基础。“我们必须证明,我们的模式(跨大西洋)不是历史遗物。”拜登说。


拜登是慕尼黑安全会议的常客,无论是之前作为政府官员、副总统,还是去年作为一介平民。台前幕后,他与法国总统马克龙、德国总理默克尔都保持着长期互动,此一番慕尼黑云上相会,三国首脑互给面子,发言气氛和善。然而,不用竖起耳朵,也能捕捉到其中亦有欧洲的不同声音。马克龙捍卫欧洲的“战略自治”,主张不能完全依赖于美国。特朗普主政时,马克龙曾经呼吁建立“欧洲军队”,得到默克尔呼应。默克尔也提到,德国跟美国的利益“不会永远吻合”。媒体揣度,这是在暗指对待中国的问题上。中国是德国汽车与高科技的庞大市场,在此问题上德国的态度,也许无法跟定美国。


特朗普四年虽然是个“波折”“倒车”,但欧洲很难好了伤疤忘了疼。谁知道四年之后美国总统是谁?无论是谁,特朗普所为,至少让欧洲清醒意识到,美国也有靠不住的一天。所以,对欧洲而言,最重要的是自食其力,方能笑傲一方。


更何况,拜登政府究竟如何行事,也在观察、考验阶段。拜登将“民主”列为政府首要价值观,但在缅甸问题上,除了继续制裁并无新意思。过去的经验已经表明,无论在缅甸、朝鲜,还是伊朗,制裁只能伤害民生,统治者总有办法找到生路。或许是想安抚另一个盟友以色列,拜登政府急忙高调空袭了叙利亚一处受到伊朗支持的据点,象征意义大过实际内容。如果拜登能在缅甸的问题上找到突破,恐怕才能让世界认识一个新的美国重登舞台中央。毕竟,过去的那个美国,是为什么成为过去式呢?“昨日重来”,恐怕并不值得让面临全新世界变化的人们期待。


撰文— 周轶君(资深国际记者)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