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布里斯班领跑2032奥运,韩朝体育外交受挫

布里斯班领跑2032奥运,韩朝体育外交受挫

摘要: 当地时间24日,国际奥委会执行委员会在瑞士洛桑召开会议后宣布,布里斯班将成为举办2032年夏季奥运会“有针对性的对话”的合作伙伴,这一公告无疑给韩国泼了一盆冷水。韩国统一部25日表示,虽然国际奥委会宣布澳大利亚布里斯班为2032夏季奥运会首选举办城市,但政府将继续争取韩朝共同举办奥运会。

当地时间24日,国际奥委会执行委员会在瑞士洛桑召开会议后宣布,布里斯班将成为举办2032年夏季奥运会“有针对性的对话”的合作伙伴,这一公告无疑给韩国泼了一盆冷水。韩国统一部25日表示,虽然国际奥委会宣布澳大利亚布里斯班为2032夏季奥运会首选举办城市,但政府将继续争取韩朝共同举办奥运会。


朝韩合办2032年奥运会可能性微乎其微 

国际奥委会24日召开执委会,会上通过了“夏季奥运会举办地委员会”的推荐,国际奥委会将与布里斯班奥申委和澳大利亚奥委会就2032年夏季奥运会的举办事宜进行“针对性的对话”。这一决定也意味着,在一众表示过申办意愿的候选城市中,布里斯班暂时处于领跑位置。


在过去,国际奥委会会提前7年确定奥运会主办城市,经过两年的申办流程,申办城市的成本往往很高。2019年,国际奥委会对未来奥林匹克赛事的申办机制进行了改革,成立了夏季与冬季两个“奥运会举办地委员会”,以取代此前的“评估委员会”。新成立的“奥运会举办地委员会”将与所有有兴趣承办奥林匹克赛事的城市进行探索性、非承诺性的对话,并负责向国际奥委会推荐候选城市。


按照现行的申办流程,接下来“夏季奥运会举办地委员会”将与布里斯班奥申委和澳大利亚奥委会进行“针对性的对话”,并按期向国际奥委会执委会汇报对话进展。如果满足所有要求,执委会将在国际奥委会全会上正式提议由布里斯班举办2032年夏季奥运会。如果对话没有取得成功,“奥运会举办地委员会”将继续与包括布里斯班在内的所有有意向申办2032年奥运会的城市进行对话。


尽管目前在外界看来,朝韩合办2032年奥运会可能性微乎其微。韩统一部高官仍表示,政府将竭尽全力促韩朝之间的相关协议得到落实。韩联社称,韩朝领导人曾于2018年9月在《平壤共同宣言》中就共同申办2032夏季奥运会达成了共识。该高官还表示,2032奥运会举办城市最终尚未确定,因此政府将密切关注国际奥委会的协商情况,同时与相关部门展开合作。


“一个荒谬的想法”

2018年,朝韩两国在体育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包括在韩国平昌冬奥会上组建了联合女子冰球队,在印度尼西亚亚运会上在一面国旗下赢得了多枚奖牌。


2018年11月,韩朝在设于朝鲜开城的共同联络办公室举行体育方面会谈,韩朝在会谈中正式确定将共同申办2032年夏季奥运会,并商定就相关内容共同致函国际奥委会。在当天的会谈中,韩朝还表示2019年将会组建韩朝联队参与世界男子手球锦标赛,在2020东京奥运会等各体育赛事中也会同国际奥委会及各单项赛事组织方协商,推进通过组成韩朝联队的方式参与比赛。


2019年2月,朝韩两国代表前往洛桑,向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Thomas Bach)正式表达了他们的兴趣。巴赫表示,他欢迎韩朝联合申办,并将其称为“历史性举措”。在这期间的几年里,朝韩关系一如既往地起起落落,但几乎没有取得什么实质性进展,尽管韩国奥委会官员一直在鼓吹,只要有机会,就应该联合申办。


去年,当韩国被提名为2024年冬季青年奥林匹克运动会(Winter Youth Olympics)的主办国时,首尔官员表示,他们将努力让朝鲜成为联合主办国,着眼于为联合申办2032年奥运会奠定基础。朝鲜尚未对这一提议做出回应。但事实上,没有哪届奥运会,无论是冬季还是夏季,是由两个国家共同主办的。


到目前为止,外界对这一想法也颇有微词。“这是一个荒谬的想法,也是不道德的。”人权活动家,国防论坛基金会主席舒尔(Suzanne Scholte)说。“提议两国可以联合申办奥运会,就是无视朝鲜人民的生活,把两国置于同等地位,也削弱了韩国作为一个充满活力的共和国的地位。”


“就对朝鲜的看法而言,文在寅总统生活在一个不同的、梦幻般的世界里,”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亚洲部副主任菲尔·罗伯逊(Phil Robertson)说,“他关于联合举办奥运会的提议是史无前例的登月计划,建立在毫无约束的阳光政策乐观主义基础上,完全脱离了当前的政治现实。”


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的布鲁斯·克林格(Bruce Klinger)认为,文在寅试图重获朝韩合作势头的努力是绝望的,而且是在全球范围内实行双重标准。“世界拒绝南非参加奥运会,却拥抱朝鲜,这是双标。”他表示。


韩国仍将赌注押在体育外交上?

本月,韩国江原道知事崔文顺(Choi Moon-soon)表示,2024年冬季青年奥林匹克运动会是与朝鲜恢复关系的机会。现年65岁的崔文顺坚称,他不会放弃自己的体育外交梦想。早些时候,他在一次会议上对朝鲜新闻表示,将继续邀请朝鲜参加在江原道举行的2024年冬季青年奥林匹克运动会。“金正恩可能已经拒绝了首尔提出的金刚山‘独立旅游’和人道主义支持的提议,”他表示,“(但)体育交流仍有空间。”


崔文顺说,自2011年就职以来,他已经为奥运会准备了七年多的时间。他还记得自己与金与正握手的那一刻。崔文顺表示,目前朝鲜和韩国之间的紧张关系是2019年2月河内峰会谈判策略糟糕的产物。 “(现在)是2019年河内峰会的余波,是试图通过自上而下的方式一次性实现无核化宏伟目标的副作用,那是一次失误。”他补充说,青奥会可能以“小规模”和“非政治方式”帮助修复关系,可能会带来无核化等更大的成就。


但一些专家认为,在处理安全保证和放弃核武器等复杂问题时,这位知事高估了体育的重要性。“如果朝韩关系良好,就会有体育交流。但这并不意味着体育交流将改善朝韩关系,”延世大学朝鲜问题研究所(Institute for North Korean Studies)研究员奉英植(Bong Young-shik)说,“朝鲜可能(愿意接触)……但他们最需要的是放松经济制裁。”


峨山政策研究所(Asan Institute for Policy Studies)高级研究员高明慧(Go Myong-hyun)同意这个观点:“无核化问题的最大障碍不是我们处理这个问题的方式。事实是,朝鲜不愿意接受任何提出的无核化条件。”


新闻及图片来源:NHK,华盛顿邮报、BBC、韩联社,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iWeekly周末画报独家稿件,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