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桥本圣子临危受命,东京奥运会命运何解

桥本圣子临危受命,东京奥运会命运何解

摘要: 女性、56岁、前奥运健将…… 东京奥组委新任主席桥本圣子的每一个标签都昭示着她被誉为“最完美人选”的原因。在前任主席森喜朗因发表歧视女性言论引咎辞职后,桥本圣子似乎作为一张平权牌被日本政府推出。

女性、56岁、前奥运健将…… 东京奥组委新任主席桥本圣子的每一个标签都昭示着她被誉为“最完美人选”的原因。在前任主席森喜朗因发表歧视女性言论引咎辞职后,桥本圣子似乎作为一张平权牌被日本政府推出。她将自己的接任形容为回报她“作为运动员所欠的和所得的”,但安倍的见解却是“火中取栗”。距离东京奥运会不足五个月,民意、新冠疫情以及即将开始的奥运圣火传递都是桥本要面临的难题。


桥本圣子与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

桥本圣子与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


83岁的东京奥组委前主席森喜朗因发表歧视女性言论引咎辞职后,接替这一职位的桥本圣子反映了该组织在代际和性别上的明显转变。桥本现年56岁,曾是奥运健将,从政履历也与奥运息息相关。遴选委员会在声明中表示,选择桥本是因为她“对体育有深刻的认识,对性别平等问题有深刻的理解,有国际经验和视野,对奥运会的筹备工作有透彻的了解”。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盛赞桥本是该职位的“完美人选”。日本国内对这一任命也不乏类似评价,秋田县知事佐竹敬久称,“这正是超越男女界限的合适人选”。朝野两党都对桥本主导下的东京奥运会寄予厚望。2月18日,在首次以东京奥组委主席身份发言时,桥本承诺会让奥运会“安心、安全地举办”。


1992年,桥本圣子在冬奥会1500米速滑比赛中摘得铜牌

1992年,桥本圣子在冬奥会1500米速滑比赛中摘得铜牌。


“奥运奇才”

从出生开始,桥本圣子就与奥运有着不解之缘。她出生之时距离1964年东京奥运会开幕式只有天,其父因目睹奥运圣火被点燃而备受感动,“圣火”的“圣”便成了她的名。桥本一直自诩“奥运迷”,她有一个五环形状的戒指,她的3个孩子都是在奥运会举办年出生,甚至连名字也与奥运有关,分别是“圣火”、“亘利翔”(日语发音同“希腊”)、“朱李埜”(日语发音同“都灵”)。


桥本生长于北海道的一个牧场,3岁开始学习滑冰,从中学开始就在许多运动会上崭露头角,尽管曾因呼吸系统疾病在死亡边缘徘徊,但桥本作为运动员的实力未曾受到影响,高二时就在速滑项目上成为了日本第一。在体育界,桥本曾数次创造历史,被媒体称为“奥运奇才”。作为竞速滑冰运动员和自行车运动员,她先后参加过四届冬奥会和三届夏奥会,是参加奥运会次数最多的日本女运动员,也是兼具夏奥会和冬奥会参赛经验的第一人。1992年,她在1500米速滑比赛中获得了铜牌,这是日本女性首次在冬奥会上夺得奖牌。1994年的利勒哈默尔冬季奥运会上,她作为首个女队长带领日本代表团参赛。


1995年,桥本首次当选参议员,她的运动员生涯也开始走向尾声。桥本是一个极具韧性的人,早年她为了弥补身高156厘米的不利条件,通过大量训练将体脂率降低到9%。成为议员后,她可以在凌晨3点起床练自行车,8点去国会上班,晚上回家还要继续练体能。但两个身份并行,她也收到了一些批评,加上当时她作为运动员已是32岁高龄,所以坚持参加了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后,她便正式退役。


森喜朗曾任日本首相

森喜朗曾任日本首相。


任命风波

作为政客,桥本的履历也很辉煌。在任职长达25年的政界,她获得的评价和许多体育界人士对她的看法相似——非常有执行力、扮演着倾听者的角色、从不树敌。2016年,她成为首位无入阁经验担任自民党参议院会长的女性,树立了协调型领导的形象。2019年9月安倍第2次内阁改组后,她成为首位兼任奥运事务、男女共同参画社会、女性活跃3个领域的大臣。在获悉桥本的任命后,日本奥委会理事山口香评价她“有资质有能力”。但根据广为流传的报道,桥本最初并不愿意承担主席重任,最后临危受命有多方原因。首先,森喜朗最初暗中指定的川渊三郎并不符合遴选标准,川渊虽曾是奥运选手,但已84岁高龄,在经历了森喜朗事件后,一位能反映性别平等且有清新活力之风的主席才能更符合民众所希望;同时这种人事任命被指“密室政治”,不符合选举主席所要求的“公正透明”,最后以川渊本人拒绝接任收场。另据奥组委相关人士透露,森喜朗本人曾出面劝说桥本,称只有她能胜任这一职位。巧合的是,森喜朗是将桥本引进政坛的人,两人如同“政界父女”,桥本刚担任奥运大臣时,森喜朗也曾声援她。因此,桥本的任命也被认为在某种程度上维持了森喜朗的影响力。另一方面,桥本也是首相菅义伟属意的人选,相关人士透露,菅义伟曾询问身边人,“桥本不是很适合吗?”女性、年轻、前奥运选手、发言严谨、能与森喜朗无障碍沟通,都是政府内部认为桥本是最适合人选的原因。


更为深远的考虑在于制衡小池百合子。桥本担任主席后,奥运大臣的职位又落到了曾担任过该职的丸川珠代身上,如此一来,两个与奥运会相关的要职都由女性担任,作为奥运会举办地东京都的知事,小池的存在感有可能被削弱,这便是自民党的目的。此外,在日本性别平等问题反复被国际社会关注的情况下,女性的任职也是政府打出的一张平权牌。桥本本人也深知这一点,她在发布会上表示,两性平等问题是其决定担任主席的原因之一,她也将专门成立一个小组来促进性别平等。对于这一任命,日裔网球名将大阪直美认为是“壁垒正在被打破”的标志。但也有人怀疑这能否给社会赋予女性权利带来巨大改变,担心这只是日本面对国际批评声做出的表面决定。在世界经济论坛的2020年度性别平等排名中,日本在153个国家中排名第121位,因此,任命一名女性从数据上来讲便能是不小的突破。


2020年9月,日本新任首相菅义伟在首相官邸举行首次内阁会议

2020年9月,日本新任首相菅义伟在首相官邸举行首次内阁会议。


直面奥运难题

桥本走马上任,距离东京奥运会已经不足五个月。尽管这位前奥运女将已经表态“现在我回到这里是为了回报我作为运动员所欠的,以及我所得到的”。但在日媒JBpress的报道中,桥本的艰难处境被描绘为“进退都是地狱”。正如前首相安倍晋三形容桥本的接任是“火中取栗”,她面临的最大难题仍在于能否让奥运会成功举办。民调显示,大约80%的日本民众希望奥运会取消或再次推迟。还有人对于奥运会成本的飙升感到不满,本届奥运会的官方成本为154亿美元,但几家政府审计机构表示,价格至少为250亿美元,是有史以来最昂贵的一届夏季奥运会。


作为新主席,桥本首先必须要关注的是新冠疫情和疫苗接种的进展,为选手创造安全的比赛环境。奥运会开始时,日本还未能实现广泛的疫苗接种。东京奥组委目前提出了对赴日选手最少4天进行一次检查和限制行动的方针,同时还将利用手机软件对运动员进行健康观察。比赛场馆和奥运村在比赛期间每天最多需要300名医生和400名护士,在医疗行业面临困境的情况下,医疗资源供给问题也显得尤为重要。


如何处理国内外相关人员之间的协调,如何找回东京奥组委在国内外失去的信誉,在堆积如山的课题面前,桥本实际上是在与时间战斗。眼下,桥本面临的第一个挑战将是3月25日在日本东北部启动的奥运圣火传递,全程有约一万名选手参与其中。而不良信号已经出现,岛根县知事丸山达也17日表示,如果首都圈疫情不见好转,岛根县可能退出5月在县内举行的圣火传递活动。


撰文— 抱年堇 编辑— 金布莱 图片— Getty、AFP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