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周轶君:失去牢笼的妖魔

周轶君:失去牢笼的妖魔

摘要: 乖张如特朗普,断不肯“轻轻地走,不带走一片云彩”,政权交接在即,还是不肯服输,闹出美国历史上百年未遇的国会暴动。他的支持者们闯入国会,人数占优警察都挡不住。国会一度中止计票议程。

乖张如特朗普,断不肯“轻轻地走,不带走一片云彩”,政权交接在即,还是不肯服输,闹出美国历史上百年未遇的国会暴动。他的支持者们闯入国会,人数占优警察都挡不住。国会一度中止计票议程。


特朗普自上任以来,不断在推特上施展总统直接喊话直接管理的方式,甚至解雇官员也是第一时间在推特公布。“社交媒体时代,战争无处不在”,多年前有位美国科技工程师这样告诉我。果然,特朗普在白宫门口讲话,呼吁支持者回家,但一转折“谁都知道这是(我)大比分领先的选举,谁都知道他们从我、从你、从国家偷走了选举……”这些话听在支持者耳中,真分不清您是真让我们回家,还是暗示造反是唯一出路?“夺取国会”从首府华盛顿蔓延到各州,州议会个个自危。


上一次美国国会遭到破坏是1814年。当时刚刚独立的美国与英国尚处于交战之中,英军炮轰国会与当时的“白宫”。2021年这次国会暴动显然不同背景,遭到美国盟友谴责,英国德国的表态都相当强烈,认为这是对民主的破坏,是特朗普煽动仇恨的结果,亦盼是他任内最后一次暴力。欧洲部分国家议会、宪法都是早期对美国民主制度的模仿,美国国会建筑被视为民主制度具象的存在,由此带来的冲击可想而知。CNN记者注意到,美国的“敌人们”举手加额,拍手称快。土耳其政府发表声明,呼吁美国各派停止暴力,并提醒在美土耳其公民注意安全—这完全是美国国务院过往对中东局势的表态模式。不过CNN评论就不同意国会暴乱是任何一种”第三世界才会发生的事”,相反,这是”美国自身独特的妖魔”(a uniquely American monster)。这是射杀黑人、白人至上主义一路释放出来的妖魔。的确,美国作为一个移民社会,不同族裔熔炉,是“独特”的。而妖魔曾经被囚禁的那个牢笼,在我看来,就是现在说起来有点贬义的“政治正确”。经过民权运动之后,曾经对错是心中有数的,而社交媒体时代嗓门大模糊了“正确”。


特朗普一番讲话后,推特暂时封杀了他的账户。若干白宫官员辞职,所谓“失道寡助”。反正很快要易主,这个时候最好切割与特朗普的立场,保全自己的晚节。在“美国的敌人们”看来,这次暴乱,当然是美国本身,乃至民主的全面失道。伊朗电视台24小时动态直播打砸抢画面。争取民主与破坏民主的既视画面看起来如此相似,也难怪“敌人们”揣着明白装糊涂,为自己的理论充实弹药。随着拜登上台,美国本身,以及民主制度能否再次“得道”,是个大大的问号。奥巴马曾经为之努力,在斯诺登手中前功尽弃。


撰文— 周轶君(资深国际记者)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