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国内国外两头表立场,马克龙近期行为争议不断

国内国外两头表立场,马克龙近期行为争议不断

摘要: 近日,法国总统马克龙为打击国内宗教极端主义,向法国穆斯林信仰委员会(CFCM)发出最后通牒,要求穆斯林领袖、成员组织以及附属机构在15天内接受一份“共和国价值宪章”。明确法国的伊斯兰教是一种非政治性的宗教,且不受外国干涉。马克龙警告,若有人不签上述文件,就会“引发后果”。

近日,法国总统马克龙为打击国内宗教极端主义,向法国穆斯林信仰委员会(CFCM)发出最后通牒,要求穆斯林领袖、成员组织以及附属机构在15天内接受一份“共和国价值宪章”。明确法国的伊斯兰教是一种非政治性的宗教,且不受外国干涉。马克龙警告,若有人不签上述文件,就会“引发后果”。


马克龙誓言打击国内极端宗教分子

BBC报道,马克龙和法国内政部长杰拉尔德·达曼宁(Gerald Darmanin)18日晚在爱丽舍宫会见了法国穆斯林信仰委员会的领导层。马克龙点名法国穆斯林信仰委员会的9个联合会中,有3个在“共和国价值”上的立场“模棱两可”,因此有必要结束这一局面。


他要求法国穆斯林信仰委员会在15天内,提交一份“共和国价值宪章”,法国穆斯林信仰委员会及其下属机构必须遵守这一文件。马克龙还要求,该文件必须明确承认“共和国价值”,表明法国的伊斯兰教只是一种宗教而不是政治运动,并且不得受外国干涉或依附于外国。他更警告称,如果有人不签署这份文件,将会“引发后果”。


报道称,法国穆斯林信仰委员会已同意成立一个全国伊玛目理事会,该理事会被授权向伊玛目发出官方认证。伊玛目根据其担任的职务,被要求拥有不同程度的学位和法语水平。如果他们违反了“共和国价值宪章”,有关认证可以被撤销。马克龙希望,随着全国伊玛目理事会的成立,法国能在4年内撤走从土耳其、摩洛哥、阿尔及利亚等“借调”的300名外国伊玛目。


据悉,法国穆斯林信仰委员会2003年由法国前总统、时任内政部长萨科齐主持成立,该委员会虽然没有特殊的法律地位,实际上却是法国穆斯林与政府对话的代表。10月,伊斯兰国家因马克龙言论掀起“抵制法货潮”时,法国穆斯林信仰委员会曾呼吁法国穆斯林信徒“捍卫国家的利益”。该委员会在声明中表示,穆斯林在法国未受迫害。其主席默罕默德·穆萨(Mohammed Moussaoui)敦促发起反法运动的人保持理性,“所有针对法国的抹黑运动只会适得其反并造成分裂”。


BBC称,马克龙政府18日还提出了新措施以解决法国的“伊斯兰分离主义”。这些措施旨在防止激进主义,其中包括:限制在家进行(宗教)教育活动,并对那些以宗教为由恐吓政府官员的人员进行更严厉的惩罚;为每一名法国儿童分配一个身份号码,违反法律的父母可能会面临长达6个月的监禁和巨额罚款;禁止泄露个人信息等。


法国新闻广播电台称,马克龙保卫政教分离原则、打击宗教分裂主义的立场得到法国政界和舆论的不少支持。有声音呼吁对外国伊玛目进行至少半年时间的培训,要求他们熟悉法国文化,掌握一定水平法语且最好拥有大学文凭。不过,也有人质疑“认证伊玛目”的可行性。波尔多市清真寺联合会主席乌布鲁19日称,由非宗教人士来“认证”宗教人士很荒诞。乌布鲁还认为,单独要求穆斯林团体签署《共和国价值观宪章》也难以服人,“因为共和国价值观应不分宗教、种族,由全体法国公民共同遵守”。


法国社会矛盾加剧

近年来,法国深受恐怖袭击困扰。2015年1月,讽刺漫画杂志《查理周刊》总部遭恐怖分子袭击,导致12人死亡;同年11月,发生在巴黎的一系列恐怖袭击造成逾130人死亡。


10月,历史教师塞缪尔·帕蒂(Samuel Paty)遭极端分子当街杀害,引发马克龙打击国内极端穆斯林的决心,他批评伊斯兰教是“分离主义”“在全世界面临危机的宗教”的言论,引发了和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之间的“口水战”,以及伊斯兰世界的强烈不满。


与此同时,马克龙还谴责“把价值观强加给不同社会”的美国媒体“将暴力合法化”,不指责制造恐怖袭击的人,反而攻击法国是“种族主义者和仇视伊斯兰教的国家。”


马克龙在一通打给《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本·史密斯(Ben Smith)的电话中表示:“人们对什么是欧洲模式,尤其是法国模式存在某种误解……我们的模式是普遍主义(universalist),而不是多元文化主义(multiculturalist)。在我们的社会里,我不在乎一个人是黑种人、黄种人还是白种人,不管他们是天主教徒还是穆斯林,一个人首先是公民。”


马克龙站在欧盟对立面?

不仅仅是在对国内问题上马龙表现的很“激进”,国际方面,马克龙也让人们大吃一惊。


本月2日,德国防长卡伦鲍尔(A. Kramp-Karrenbauer)撰文称,欧洲在军事上仍然要依赖美国。16日,法国总统马克龙对此表态称“完全不同意”,欧洲也需要独立自主的防卫战略,“就像美国和中国打造的自主一样”。


马克龙表示,即使欧洲正在与美国“新政府”打交道,且“新政府”可能会带来更友好的关系,但欧洲仍然需要自己的独立和主权防御战略。马克龙补充说,他相信德国总理默克尔在这个问题上的立场与他一样。“只有当我们认真对待自己的立场,并对我们的国防拥有主权的时候,美国才会尊重我们作为盟友的地位。”


17日,卡伦鲍尔再次和马克龙唱“对台戏”。她发表讲话称,虽然自己也认同未来几十年内欧洲自主的策略,但如果没有美国和北约的帮助,欧洲将无法保障自身的安全。卡伦鲍尔称,“如果没有美国的核能力和常规能力,德国和欧洲无法保护自己。这是显而易见的事实。”


不仅如此,拜登获胜后,德国总理默克尔便立刻倒向了美国——默克尔在4天内3次祝贺拜登,并强调"要想应对全球挑战,跨大西洋合作必不可少,德国期待与拜登总统合作"。随后,原本打算与法国一块打造"欧盟联军"的德国,转头就表示德国将继续依赖美军提供保护。


Politico表示,马克龙一直都高举“戴高乐主义”的旗帜,其过去就曾经表示北约已经“脑死亡”,希望能够打造欧洲军来实现欧洲自身的防务自主,同时其对于卡伦鲍尔的说法也予以反对,认为默克尔的观念应当跟他是相同的。马克龙上台以后,其就在欧洲事务上积极参与,希望能够使法国在欧盟中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虽然英国脱欧,德国的默克尔一旦下台,那么法国将极有可能成为欧盟新的“领头羊”,其强调,无论今后美国的总统是谁,欧洲都需要独立自主的防务战略。


图片来源于网络

iWeekly周末画报独家稿件,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