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F1再现七冠王,黑人车王为平权发声

F1再现七冠王,黑人车王为平权发声

摘要: F1赛车手刘易斯·汉密尔顿在土耳其站比赛中锁定车手总冠军位置。这是他职业生涯第七次获得总冠军头衔。在他之前,只有“车王”舒马赫获得过同样的好成绩。汉密尔顿是F1历史上第一个黑人冠军。他长期支持民权运动,呼吁F1改革,接纳更多不同肤色与背景的人加入。加冕“七冠王”后汉密尔顿直言,如果不能帮助消除种族歧视,这一切冠军荣誉“毫无意义”。

F1赛车手刘易斯·汉密尔顿在土耳其站比赛中锁定车手总冠军位置。这是他职业生涯第七次获得总冠军头衔。在他之前,只有“车王”舒马赫获得过同样的好成绩。汉密尔顿是F1历史上第一个黑人冠军。他长期支持民权运动,呼吁F1改革,接纳更多不同肤色与背景的人加入。加冕“七冠王”后汉密尔顿直言,如果不能帮助消除种族歧视,这一切冠军荣誉“毫无意义”。


赢下第七个冠军头衔后,汉密尔顿泪洒赛场

赢下第七个冠军头衔后,汉密尔顿泪洒赛场。


赛车发出咆哮,观众在赛道旁拍手欢呼,车手刘易斯·汉密尔顿的叫声通过无线电传来,夹杂着噪音,有些失真。“谢谢大家!那些在看比赛的孩子们,我相信你也会实现心中那些遥不可及的梦想。”在11月世界一级方程式锦标赛(F1)土耳其站的赛车座椅上,汉密尔顿哭了。这是他第一次在赛场流泪。他赛后回忆,过去27年赛车的画面突然从自己脑中涌现。“那真是非常动情的一天。”


在F1土耳其站,汉密尔顿提前三站锁定赛季车手总冠军位置,这是他职业生涯第七次获得车手总冠军头衔。在汉密尔顿之前,只有“车王”迈克尔·舒马赫获得过同样的好成绩。在2020年加冕“七冠王”,有一半非裔血统的汉密尔顿身上似乎多了一些超越竞技体育的情绪与责任。他是非裔民权运动的长期支持者,呼吁F1改革,在今年的民权示威浪潮中加入伦敦海德公园的人群。土耳其站比赛后汉密尔顿直言,如果不能帮助消除种族歧视,这一切冠军荣誉“毫无意义”。


10岁的汉密尔顿

10岁的汉密尔顿。


“我不会沉默”

从职业生涯的开始,汉密尔顿就是车手中的那个例外。在F1的70年历史中,他是第一个,也是至今唯一一个黑人冠军。赛场之下,汉密尔顿在采访中显得谦和有礼貌。他曾在大卫·莱特曼脱口秀《我的下一位来宾鼎鼎大名》中开玩笑,说自己“不喜欢在马路上开车,甚至不太在马路上开快车”。他奉行素食主义,


除了赛车还喜欢看足球比赛。汉密尔顿曾说自己是“F1第一个黑人且来自工薪阶级的冠军”。1985年,他出生在英格兰哈特福德郡。母亲是白人,父亲是黑人。他2岁时父母离婚,汉密尔顿与母亲同住到8岁。他常与身为IT经理的父亲安东尼一起度周末,但父亲不知道应该如何与儿子相处,一起玩遥控赛车成了父子的固定节目。汉密尔顿回忆,他是遥控赛车场上最小的选手,但他总能赢得比赛。父亲因此给他买了一辆卡丁车。在那时,卡丁车是宽裕白人家庭的玩具。父子带着设备去参加卡丁车比赛时,全场“都安静了下来”。“人们看着我们,好像在说‘他们来这里干什么’。”汉密尔顿回忆,第一场比赛自己就赢了。“人们看起来很震惊。”


坐进卡丁车的那一年,汉密尔顿只有岁。他不仅是赛场上年纪最小的选手,也是体型最瘦小的、唯一的黑人。这让他成了一些孩子的“眼中钉”。根据F1资讯网GPFans的报道,汉密尔顿的童年饱经歧视与殴打。他曾回忆:“我相信许多人都经历过那样的种族主义和歧视。那些记忆至今仍然在我的脑海里浮现。我很少谈论个人经历,因为我学会保持自我,不把自己的软弱表现出来。我会在赛道上击败他们。”


“但当我们离开赛道,我被欺负,挨打。我唯一可以做的是保护自己。”他因此选择学习空手道,但“负面的心理影响是无法估量的”。为了供儿子赛车,汉密尔顿的父亲曾同时有份工作。为了省钱,汉密尔顿只能睡在沙发上。幸运的是,他在赛车上的天赋很快被认可。英国赛车运动协会主席戴维·理查德兹回忆,汉密尔顿在卡丁车赛场是最勇敢、最快也最敏捷的那个。“他很害羞,但与他父亲的关系非常融洽。他们做得比任何人都好。他岁时已经表现出非凡的才华。”


2006年,21岁的汉密尔顿与迈凯轮车队的罗恩·丹尼斯

2006年,21岁的汉密尔顿与迈凯轮车队的罗恩·丹尼斯。


10岁,汉密尔顿已经是英国卡丁车锦标赛中最年轻的冠军。在这一年年末的颁奖礼上,汉密尔顿走到迈凯轮F1车队的老板罗恩·丹尼斯面前自我介绍:“你好,我是刘易斯·汉密尔顿,我今天赢了冠军。总有一天我想为您比赛。”丹尼斯回忆,他当时回答:“9年以后给我打电话,我们会找到一个合作的办法。”


丹尼斯在1988年兑现了承诺。汉密尔顿当时在一系列青少年比赛中赢得冠军。有一天下午放学回家后,父亲告诉他:“丹尼斯今天打电话来,他给你提供了一份赞助协议。”这一年汉密尔顿13岁,是F1历史上最年轻的签约车手。他之后开始参加多项国际比赛。2007年,汉密尔顿在F1的第一个赛季以一分之差拿下亚军。因为表现神勇,被媒体称为“神奇小子”。


2007年,汉密尔顿首次拿下F1锦标赛冠军,这是锦标赛历史上最年轻的,也是第一个黑人冠军。在以白人车手为绝对主流的赛车世界,汉密尔顿在赛场遭到观众攻击。他到赛道进行赛前测试时,看台上的观众发出嘘声、用语言攻击他与父亲安东尼,还有观众戴上黑色面具,穿着写有“我是汉密尔顿家人”的T恤侮辱他。英国BBC新闻网的F1赛事评论员称,自己“从未在F1赛场看到过这样的场景”。


拿下第一个世界冠军后,汉密尔顿经历了一段时间的低潮。因为机械故障与误判赛况等原因,他在几次比赛中成绩不佳。2013年,汉密尔顿加盟梅赛德斯队。第二年就拿下职业生涯中第二个世界冠军。他后来回忆,职业生涯最低迷时“常常几天不出房间,不吃饭”,思考自己为何失败,总结教训。对于天性向往胜利的运动员来说,承认失败并不容易。汉密尔顿有时“需要几周才能接受自己失败的现实”。但正因这段经历,他积累了更多比赛经验,这在之后帮助他应对更复杂的赛况。


积累胜利后,汉密尔顿开始更多地关注赛场之外。今年6月,他在一次采访中说:“能为其他人铺路,我很自豪。我很喜欢一句话:你不能成为你不知道的东西。任何人看到我站在领奖台上,哪怕他是个孩子,也会明白他也可能站在那里,实现梦想。如果他能做到,我就完成了自己的工作。”


今年7月,汉密尔顿在赛场上单膝下跪,呼吁种族平等

今年7月,汉密尔顿在赛场上单膝下跪,呼吁种族平等。


2016年,美国运动员科林·卡佩尼克在比赛前演奏国歌时单膝跪下,抗议暴力执法与种族不平等。汉密尔顿曾希望致敬卡佩尼克,在2017年的美国大奖赛上戴上画有卡佩尼克头像的头盔,但随后被制止,理由是担心“政治影响”。今年月提及此事,汉密尔顿称自己后悔听从这个决定。


到了2020年,民权运动在全球范围内进一步扩大。汉密尔顿没有再保持沉默。乔治·弗洛伊德事件后,汉密尔顿在月比赛之前身穿写有“黑人的命也是命”标语的T恤单膝跪下,在场的其他车手则身穿“停止种族歧视”的衣服。汉密尔顿在当天的社交媒体上写道:“我也许会因这些举动在媒体上或者其他地方被批评,但这场斗争与政治、宣传无关,只与平等有关。对我来说这是私人、非常有先驱性的一步,我们必须让F1变得更多样化、更有包容性。”


“看着乔治·弗洛伊德,我心中涌起了许多以往被压抑的情绪。”汉密尔顿在与《卫报》的采访中回忆,2019年他翻看F1各赛车队的集体合照,“里面没有一个有色人种”。他过去以为,他在F1的成功将引起一场变革,足以“为其他人打开大门”。但这些年来赛车竞赛圈的停滞不前让他重新思考自己的想法。根据CNN新闻网的数据,汉密尔顿所在的车队中目前有12%的员工是女性,3%的员工来自少数族裔——就像走进卡丁车赛场时那样,二十多年后,汉密尔顿依然是赛场上那个唯一的例外。这个赛季,汉密尔顿所在的梅赛德斯车队为他准备了全黑制服与写有标语的头盔,作为支持平权计划的一部分。从1954年车队参加F1比赛以来,这是第一次。


非裔演员查德维克·博斯曼去世第二天,汉密尔顿在赛场比出博斯曼曾饰演的“黑豹”的手势

非裔演员查德维克·博斯曼去世第二天,汉密尔顿在赛场比出博斯曼曾饰演的“黑豹”的手势。


“这一次我不能再沉默。我决定利用我有的舞台做些什么。”作为全世界收入最高的黑人运动明星之一,汉密尔顿为民权组织提供了大笔资金援助。他在《每日邮报》的采访中说:“我的人生中经历过许多歧视,我也见过我的亲友被歧视。我们希望留下的不只是竞技体育的佳话。还有更多。”


“许多人以为我只是在谈论赛车运动员。但我所在的行业还有许多重要的岗位:市场营销、工程、会计、餐饮。”同样在今年,他与英国皇家工程学院合作,研究如何将更多非裔专业技术人员招募到赛车界:“我希望在10年之后回看F1比赛,能看到真正的变化。因为有了‘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我们有了发声的麦克风。但你也需要真正投入工作才能鼓励改变发生。”


撰文—林湃 编辑—Y 图片—Getty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