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半百胞弟获立储君,日本王室排除女性继位

半百胞弟获立储君,日本王室排除女性继位

摘要: 疫情之下的日本皇室存在感变低,“立皇嗣之礼”也不得不缩减规模。但好在从平成天皇到令和天皇交接工作终于完成,天皇德仁的弟弟秋筱宫文仁亲王正式确立为皇位第一继承人。经历过“熊孩子”时期,也有着为人称道的恋爱童话,文仁在成为储君之前显得自由随性。但面对皇位继承能够安定延续的需求,从文仁到整个皇室都将面临巨大压力,日本社会对于女性天皇继承问题的讨论也不会停下。

距离日本迈入“令和”时代已有一年多,围绕皇位更替的最后一场典礼终于在11月完成。8日,延期七个月的“立皇嗣之礼”举行,皇位第一继承人正式确定为天皇德仁的弟弟秋筱宫文仁亲王,而文仁的长子悠仁成为第二顺位继承人。由于疫情原因,一向十分有仪式感的日本皇室也不得不缩小规模,加上由于文仁并非皇太子,所以也只称为“皇嗣”,整体来看这都是宪政史上头一回。从仪式上来讲,皇室的继承人问题有了定论,不少维护“万世一系”传统的人都松了口气,但这并不代表继承人危机并不存在,无论文仁是被看作苦心经营拼来了继承权还是“被迫营业”,日本皇室的危机仍在延续。


德仁(右)与弟弟文仁在东宫御所

德仁(右)与弟弟文仁在东宫御所。


次子浪漫史

文仁是上皇明仁和上皇后美智子的第二个孩子,比德仁小5岁。幼时,他的形象更接近于“熊孩子”,会因为“老虎面具游戏”弄哭小伙伴,害得美智子亲自打电话向对方母亲道歉。宫内厅前职员还爆料,文仁小时候会穿着靴子跟职员一起在池子里干活,这让美智子很头疼,于是特地请来奥运选手的教练锻炼文仁。但文仁一直为其祖父昭和天皇所宠爱,据闻昭和天皇的膝盖曾被称为“文仁亲王的指定席”。


文仁与德仁在很多方面都展现出不同的性格。在美智子的回忆中,德仁会告诉她,她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年轻,但文仁会面无表情纠正兄长,告诉美智子,她看起来就跟她的年龄一样大。兄弟俩的高中班主任大坂部元秀曾与美智子交谈,提及德仁的作文“没有表现出多少个人的喜怒哀乐”时,美智子的解释是,因为德仁是长子,所以很多细微之处都会被注意到,但这样便令他少了些自发性;而文仁是次子,对他多少有些放松,便导致他太过随性。实际上,文仁对此是心怀感激的,至于原因,与文仁有20多年交情的《每日新闻》编辑江森敬二透露,文仁认为,他的父母一直在支持他走自己喜欢的路。


文仁从昭和天皇和明仁天皇处继承了一种具有皇室特色的爱好——研究生物。他研究过巨型鲶鱼和鸡的驯化,出过书,也获得了日本综合研究大学院大学的理学博士学位,他还拥有至少10所泰国大学授予的荣誉博士学位。也是因此,文仁的数个名誉总裁的称号都与他在生物学方面的成就有关,不管是世界自然保护基金会日本分会的名誉总裁,还是全日本爱瓢协会名誉总裁。因为对巨型鲶鱼的研究,他也被戏称为“鲶鱼亲王”,更特别的是,他与妻子纪子的结婚戒指都是鲶鱼图案。


文仁与妻子和儿子悠仁在奈良出席活动

文仁与妻子和儿子悠仁在奈良出席活动。


文仁与纪子的结合在当时很多人看来是典型的童话故事照进现实。他们在书店相遇,又在学校的社团活动中熟识,两人交往并未受阻,第二年文仁便向纪子求婚—当时他们正在等绿灯,这种打直球行为着实把纪子吓了一跳。后来,文仁又打破传统,先于兄长定下自己的婚事,成婚时纪子一家还住在教职员公寓,因此纪子也被媒体称作“三室一厅公主”。所以,在民众看来,这个童话里纪子扮演的是“灰姑娘”。文仁与纪子的婚事是日本改年号为平成后的第一件大喜事,所以也广受民众祝福,据《日本经济新闻》报道,那时候民间掀起了“纪子热潮”——动画杂志《Animage》的读者投稿栏中,有读者以夫妻二人为主角创作了短篇漫画。富士电视台还制作了纪念节目,名为《平成的灰姑娘:纪子的故事》。


成婚以后,文仁夫妻一直在履行公务,根据宫内厅的评估,文仁每年出席的地方活动大约34项。在与公众接触的过程中,文仁直率的一面逐渐被发现,但也难免带来争议。对于德仁为妻子辩护,指出“有人在否定雅子的职业生涯以及人格”后,文仁坦率表态,希望德仁谨慎发言,勿令皇室尊严受损。在明仁和德仁的立场上有些难以回应的内容,文仁也能随意说出口。2018年,文仁就日本天皇换代的重要仪式“大尝祭”表示,“用国库费用举办宗教色彩强烈的仪式是否合适”,虽然这是根据当时的天皇想要尽可能减少国民负担而做出的发言,但在公开场合对已经决定的公费支出提出疑议,实属罕见,又被批评干涉政治。2011年,文仁谈及“天皇退休制”时也引发一片哗然,被不少媒体看作是皇族内部不和、文仁觊觎皇太子之位的证据。近年来,伴随着女儿真子与佳子的婚嫁问题、儿子悠仁的教育问题,围绕他的批评也比从前多了很多。


11月,文仁亲王成为皇位的第一顺序继承人

11月,文仁亲王成为皇位的第一顺序继承人。


难以避免的女性天皇议题

作为次子,文仁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实际与天皇之位无缘,因为按照皇位继承顺序,德仁一脉永远排在文仁前面。但问题在于女性被排除在皇位继承之外,德仁又仅有一女。为此,德仁也曾向时任首相小泉纯一郎争取修改女性天皇合法化,但随着2006年文仁长子悠仁诞生,改制相关计划束之高阁,所有人又将目光转向这位皇室四十多年来的首位男丁。立皇嗣仪式结束之后,日本政府将讨论如何确保皇位的稳定继承。文仁曾指出,德仁如果80岁退位,那75岁的他也做不了什么了。而皇位第三继承人是明仁的弟弟正仁亲王,目前已经85岁。这就意味着,在不久的将来所有的重担又将落到悠仁身上,而生育皇位继承人的压力从德仁的妻子雅子身上便能看出。实际上,尽管悠仁刚满14岁,日本社会已经开始关注他的婚事,这颇有种恶性循环的意味。


因此女性天皇的话题难免再被提及。2017年,日本参众两院曾提出制定特例法草案,其中包括创设“女性宫家”,可以简单理解为,在此制度下皇室女性在婚后可继续保留其皇族身份。但创设“女性宫家”更大的焦点在于,皇室是否应当认可女性天皇。首先,日本确实有过女性天皇,共八位,但多数属于过渡性质。其次,出于对性别平等的支持,以及对爱子公主的喜爱,民调数据显示,有不少民众都支持这项提议。但包括前首相安倍晋三在内的保守派曾多次表态支持“万世一系”的男系继承传统,现任首相菅义伟近日提及该话题也只表示将慎重进行。波特兰州立大学的日本皇室专家奥鲁夫(Kenneth Ruoff)对此指出,太多的人被附着在“传统”这个名词上的魔力所诱惑,但在1868年日本进入现代社会后,许多传统体系已经被摒弃。“日本皇室长期生存的秘诀不应是固守传统,而应当顺应时代的潮流,舍弃不再适应当今社会的传统,采取新的做法。”《朝日新闻》也指出,皇族人数的减少必须引起危机感。如果皇室成员逐渐减少,不仅皇位继承难以维持,而且皇室公务也难以进行,与民众的联系也会减少。今年由于疫情,很多皇室与民众可以进行交流的机会都被取消了,因此,如何拉拢和稳定百姓与皇室的关系仍是需要考虑和讨论的。


撰文—抱年堇 编辑—金布莱 图片—Getty、AFP、Reuters、澎湃映像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