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传奇大法官金斯伯格离世,平权精神无远弗届

传奇大法官金斯伯格离世,平权精神无远弗届

摘要: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传奇大法官露丝·巴德·金斯伯格因病于美国华盛顿特区去世,终年87岁。金斯伯格是美国历史上第二位女性最高法院大法官。她终生关注两性平等议题,被美国自由派视为司法偶像,也广受年轻人喜爱。金斯伯格的遗愿是希望新总统就职前不要提名新的大法官,但美国总统特朗普可能不会就此放过这个可能深刻改变国家走向的机会。金斯伯格离世后,民众在最高法院门口悼念,关于提名新任大法官的问题则像一颗炸弹,迅速点燃了大选前的华盛顿特区。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传奇大法官露丝·巴德·金斯伯格因病于美国华盛顿特区去世,终年87岁。金斯伯格是美国历史上第二位女性最高法院大法官。她终生关注两性平等议题,被美国自由派视为司法偶像,也广受年轻人喜爱。金斯伯格的遗愿是希望新总统就职前不要提名新的大法官,但美国总统特朗普可能不会就此放过这个可能深刻改变国家走向的机会。金斯伯格离世后,民众在最高法院门口悼念,关于提名新任大法官的问题则像一颗炸弹,迅速点燃了大选前的华盛顿特区。


2009年,金斯伯格在华盛顿特区参加时任总统奥巴马的国会会议。

2009年,金斯伯格在华盛顿特区参加时任总统奥巴马的国会会议。


离世数天前,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露丝·巴德·金斯伯格对孙女袒露最后的担忧:“我最热切的愿望是,希望新总统就职前不要找人取代我的位置。”2018年起,金斯伯格的健康状况不时登上新闻。她是美国历史上第二位女性最高法院大法官,被美国自由派视为司法偶像,也是广受年轻人喜爱的文化符号。这个身高152厘米,体重仅90斤的女法官曾表态自己会“工作到最后一刻”。9月21日,金斯伯格因癌症并发症于华盛顿特区去世,终年87岁。她最终实现了自己的承诺,在法官之位上坐到了最后。


“她知道自己离开后会发生什么。”美国公共广播电台(NPR)评价,金斯伯格的遗愿意义重大。“她的死将对法院和国家有深远影响。她的离开不仅代表自由派领导人离去,而且在法庭重新开庭后,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不再在激烈竞争的案件中拥有关键投票权。”法庭之外,民众在最高法院门口献花、挥舞彩虹旗悼念。关于是否要立刻提名新的大法官填补空缺的问题则像一颗炸弹,在离美国大选不足50天时点燃华府。


金斯伯格离世后,美国民众自发在街头悼念。

金斯伯格离世后,美国民众自发在街头悼念。


“她为我们撑到今天”

身披黑色袍子的玩偶、印有金斯伯格头像的口罩、人形纸牌和鲜花散落在最高法院大楼外的台阶上。这个周五的晚上,人群在台阶上聚集,有人在抽泣,有人在唱《奇异恩典》和约翰·列侬的《想象》,更多的人在沉默。金斯伯格逝世的消息传开后,数百人在最高法院外向她最后致敬。鲜花上夹着写有“谢谢你激励了国家的女儿们”“超级英雄不一定穿披风”的卡片。地上是各色粉笔留下的字迹“愿你安息”。一个55岁的老师在接受《人物》杂志采访时哭着说:“她为我们撑到今天。她一直不能休息。”金斯伯格的身体抱恙已久。1999年她曾患结肠癌,之后又患胰腺癌,肺部曾有肿瘤,也曾接受冠状动脉支架手术。她在接受化疗与手术治疗期间一直保持工作,80岁依然每天健身。与金斯伯格相识20年的记者琼·贝斯库皮克说,金斯伯格希望尽可能频繁地出现在公众视野中,因为“希望人们看到最高法院不是只有男人”。


“我们的国家今天失去了一个英雄,一个偶像,一个母亲,一个祖母和一个女领袖。”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评价。因为在女性和性少数群体上长期、大胆的发声和坚毅中不失幽默的性格,金斯伯格在晚年成为社交媒体的宠儿。《纽约客》在2018年的一篇特写中提到,金斯伯格是“一个流行文化女性主义偶像,一个漫画式的超级英雄”。她的事迹被搬上大银幕,她的照片被制作成表情包流传。《卫报》评价,金斯伯格“非常聪明,年轻时保持着超人般的工作能力。但真正让她名留青史的是她坚信对妇女的不公正待遇可以也应该用法律武器予以解决。”离世前,金斯伯格参与审理的最后一案关乎妇女在《平价医疗法案》中是否可以获得避孕药具的问题。她批评拒绝为妇女提供平价避孕药品是“让她们自生自灭”,“政府将妇女应有的权利抛弃在风中”。


“这是她在一生倡导性别平等后留下的最后意见。她一如既往地敏锐,意识到法律如何影响现实生活中的女性。像过去任何时候一样,没有什么可以阻止她开口发表自己的评论。”两名曾为金斯伯格做过法庭书记员的法学教授在《纽约时报》上撰文回忆与金斯伯格共事的时光。在她们的回忆中,金斯伯格爱喝最浓的咖啡,她能叫出所有下属孩子的名字。她是“我们认识的人中工作最努力、最认真的人”,半夜也会给同事发送传真交流工作。金斯伯格声音温柔,语速缓慢,她习惯深思熟虑后再开口。“她不是通过大声喧哗、尖酸刻薄来实现自己的影响力,而是通过非凡的法律智慧,无与伦比的职业道德与对男女平等现实意义的了解。她的性别平等观念曾被视为激进,如今在无数领域的法律中渗透。不仅涉及生育权利,还涉及工作场合歧视、集体诉讼和刑事诉讼法,涉及妇女与世界互动的各个方面。她在自己的生活中也坚持着这样的信念。”


1977年的金斯伯格。

1977年的金斯伯格。


1933年,金斯伯格出生在大萧条时期的美国纽约。她的父母收入都不高,但家庭环境开明。读书时她的成绩优异,在康奈尔大学毕业后到哈佛法学院进修。金斯伯格是历史上第一个同时在《哈佛法律评论》与《哥伦比亚法律评论》担任编辑的女学者。但女性身份依然限制着她,在找工作时屡屡碰壁,因为当时的美国法律界没有人相信女性可以承担严肃、严谨的法律工作。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金斯伯格同时承担着教书、读书、编辑法律评论和育儿等多项工作。NPR记者回忆,1970年代的妇女不能用自己的名字申请信用卡,没有资格担任陪审员。如果妇女参军,她的配偶无法像男性士兵的妻子一样获得福利住房。这些在现在看来近乎荒谬的条例靠金斯伯格等律师带领的妇女权利项目逐渐破除。这是金斯伯格真正为美国社会留下的遗产。


1980年,美国时任总统吉米·卡特提名金斯伯格为哥伦比亚特区联邦巡回上诉法院的法官。1993年,时任总统比尔·克林顿提名她为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伯格离世后,克林顿在CNN新闻网的采访中回忆她的提名:“我们悄悄邀请她在一个周日的晚上来白宫,我和她展开了一次一生难遇的对话。与她交流十分钟之后,我就意识到我应该提名她。她的直白让人卸下心防。我们交谈了一会儿,她就让我觉得这是两个朋友之间关于美国历史、宪法与法庭的交流……她有无与伦比的法律智慧,也从来不会忘记法律如何影响社会。”


曾为金斯伯格担任书记员的120多人在最高法院外等待迎接她的遗体。

曾为金斯伯格担任书记员的120多人在最高法院外等待迎接她的遗体。


提名风暴

根据众议院与最高法院等机构的安排,金斯伯格的追悼会在国会大厦举行。这是首位在国会大厦举行追悼会的女性,也是第二位最高法院大法官。她之后与丈夫合葬于阿灵顿国家公墓。金斯伯格离去后,两党关于提名新法官的战火已经点燃。美国总统特朗普曾表态要在追悼会之后提名新的大法官人选。在福克斯电视台的采访中,特朗普称金斯伯格关于新总统上任后再提名法官的遗愿“听起来像舒默或者佩洛西编造的东西”。他敦促共和党把持的参议院在大选前确认新任大法官人选。英国《金融时报》评价,如果特朗普成功提名第三个大法官,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在妇女堕胎权与枪支法案等领域将会迅速向保守化方向发展。


2016年,参议院领袖、共和党人米切尔·麦康奈尔阻止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大选前提名一个新任最高法院大法官,以弥补大法官安东尼·斯卡利亚去世后的空缺。同样的情况发生在今天,麦康奈尔却不顾一切试图推进新的任命。前总统克林顿就批评这是“极端虚伪的做法”。麦康奈尔辩称,当年的情况与现在不符,在白宫和参议院均由共和党把持的今天,特朗普政府有责任尽快确定新的大法官人选,避免司法动荡。


特朗普承诺,将提名一位女法官填补金斯伯格的空缺。艾米·巴雷特与芭芭拉·拉戈亚被认为是最有可能的两个候选人。巴雷特今年48岁,是特朗普一手提名的联邦第七巡回上诉法院法官,特朗普2018年就被Axios新闻网爆料,说“巴雷特是要留给金斯伯格这个位置的”。巴雷特是虔诚的天主教徒,与丈夫抚养7个孩子,其中2个是从海地收养的。她的背景让一些人担心,她可能威胁到事关妇女堕胎权利的罗伊诉韦德案的判决。拉戈亚则是古巴裔移民,她是弗罗里达州联邦最高法院历史上第一位拉丁裔法官,曾被特朗普赞扬为“一个了不起的女人”。提名拉古可能帮助特朗普争取弗州等地的拉丁裔选票。但无论特朗普的选择如何,最高法院的9位大法官都将变为以保守派法官为多数。NBC新闻网等媒体担心,这样的阵容将把金斯伯格等自由派女性主义领袖数十年来的努力付之一炬:“提名巴雷特这样的人是对金斯伯格与她的工作的侮辱。巴雷特乐于利用前任创造的任何机会,她们足够聪明,知道自己该往哪边前进,知道如何利用外界的力量来摧毁RBG(金斯伯格)的遗产,让妇女群体的进步更加困难。”


撰文—林湃 编辑—Y 图片—Getty、Reuters、Nigel Buchanan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