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周轶君:成为偶像

周轶君:成为偶像

摘要: 金斯伯格大法官去世当天,朋友圈刷屏,女性朋友哀叹连连。除了惋惜她在大选之前离开,为最高法院留下一席空缺,可能让特朗普钻了空子;更多的,当然追思她无远弗届的影响力,极大鼓舞女性争取平等权利,赋予女性更多信心,探索曾经被男性垄断的各种领域。

周轶君:成为偶像


金斯伯格大法官去世当天,朋友圈刷屏,女性朋友哀叹连连。除了惋惜她在大选之前离开,为最高法院留下一席空缺,可能让特朗普钻了空子;更多的,当然追思她无远弗届的影响力,极大鼓舞女性争取平等权利,赋予女性更多信心,探索曾经被男性垄断的各种领域。


金斯伯格一生出类拔萃,突然成为偶像,源自年轻人把她制作成RBG周边产品,所谓“出圈”。但细看她人生每一步,都是扎扎实实,从无妥协。虽然是哈佛法学院才俊,史上第一位《哈佛法律评论》女编辑,但从来不回母校当衣锦还乡的校友。为什么?她当年出于家庭原因,希望申请到其他城市的法学院完成学业,但遭哈佛僵化的规矩束缚。之后的故事,是哈佛拿她当偶像,还改了规定,学生可以申请去其他学院继续攻读。关于金斯伯格如何“硬核”的故事,不胜枚举,我在RBG金句中最喜欢的一句,是“我生活的每一部分都提供了不同的喘息反思的机会,使我有分寸感,而这种分寸感是只受过法律研习教育的同班同学所缺乏的”。


金斯伯格被戏称为“世界级网红”,她的偶像是谁?经常被她提起的,是她的母亲和阿姨。妈妈是工人阶级,但教她多看书,阿姨是中学老师,培养她听歌剧。金斯伯格后来跟歌剧渊源甚深,还为歌剧演员主持过婚礼。偶像的偶像是生活中平凡但传递求知、超越自我信念的普通人。


凭借敏感、好奇、坚韧的心灵,扎根生活便能获得无穷动力与智慧。另一位感人至深的美国文化偶像、新新闻主义先驱琼•迪迪恩(Joan Didion),比金斯伯格年轻一岁、同样瘦小。迪迪恩一度只有34公斤。她从写作日常生活开始,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波澜壮阔的背景下,以个人视角写作越战,观察美国政治,也深入萨尔瓦多那样的动乱之地。非常触动我的,是她以个人线索抓牢大时代变幻。比如,“1963年,肯尼迪遇刺的那天早上,我在旧金山一家商店买了件丝质连身短裙当作婚纱。几年后,在洛杉矶一个派对上,波兰斯基不小心把一杯红酒打翻在这件裙子上。1970年7月27日,我去取一件证物,就是波兰斯基妻子被杀案关键证人的连身裙。我相信这些是毫无意义的偶然事件,但是在那样一个早晨,它像其他事物一样诉说一切”。


琼•迪迪恩从个人生活中传播出去最大的力量,则是她经历丈夫和女儿先后而至的死亡。她对生活突变的自我解剖,为许多人继续走下去带来勇气。迪迪恩和金斯伯格,都走过非凡的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从生活的巨浪中获得反思和力量,也都受到过奥巴马总统授勋。


撰文— 周轶君(资深国际记者)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