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特朗普提名大法官,终身制或因这一举动被取消

特朗普提名大法官,终身制或因这一举动被取消

摘要: 当地时间2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正式提名保守派法官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接替金斯伯格担任最高法院大法官。尽管民主党人对此表示反对,但由于仅有少数共和党议员反对在大选前对提名人投票,新大法官人选在参院过关几乎成定局。美媒分析,若巴雷特的提名通过,最高法院会进一步右倾,走向保守。

当地时间2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正式提名保守派法官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接替金斯伯格担任最高法院大法官。尽管民主党人对此表示反对,但由于仅有少数共和党议员反对在大选前对提名人投票,新大法官人选在参院过关几乎成定局。美媒分析,若巴雷特的提名通过,最高法院会进一步右倾,走向保守。


特朗普提名巴雷特

巴雷特现年48岁,与丈夫有7个不到20岁的孩子,其中两名为领养,还有一名患有唐氏综合征。她目前是美国第七巡回上诉法院的法官。


巴雷特是圣母大学法学院的优等毕业生,曾担任法律杂志的执行主编。毕业后,她曾担任美国哥伦比亚特区巡回上诉法院法官劳伦斯·西尔伯曼(Laurence Silberman)的法律助理,后来又担任已故最高法院法官安东宁·斯卡利亚(Antonin Scalia)的法律助理。


在Miller, Cassidy,& Larroca律师事务所短暂实习后,巴雷特于2002年回到圣母大学法学院,教授宪法、联邦法院实务和法律解释。2010年,她被提名为法学教授,之后三次被授予“年度杰出教授”称号。巴雷特还被授予Diane和M.O.法律研究主席一职。在她15年的学术生涯中,她在法律期刊和其他地方发表了许多文章。


作为一名令人生畏的智慧的法学家,巴雷特自2017年被任命为第七巡回上诉法院法官以来,撰写了100多份意见书,包括一些激烈的反对意见。她被保守人士尊为一名寻求确定国父们在撰写宪法时意图的原始主义者。她也是一名文本主义者——努力坚持法令中使用的实际文字,而不是强加自己的观点。


目前,巴雷特接受了提名,并保证“尽我最大的能力履行这份工作的职责”。“我爱美国,我爱美国宪法。”她接着承认,接下来可能会是一个激烈而有争议的过程。巴雷特说:“无论长期还是短期,我都不认为我前面的路会很容易走。我从没想过自己会陷入这种境地,但我将以谦卑和勇气迎接挑战。”


CNN的法律分析师保罗(Paul Callan)认为,鉴于巴雷特卓越的资历、强烈的信念和支持她的大家庭,她保证会成为另一位有智慧、有同情心、有爱心的女性,也能成为金斯伯格的称职接班人。


据悉,如果提名通过,她将成为现任大法官中最年轻的人,也是美国历史上第5个女性大法官。同时,她也会是特朗普任期内提名的第3个大法官。美媒分析,若鲜明保守派巴雷特的提名通过,最高法院会进一步右倾,走向保守。


根据26日在参议院传阅的一份可能的时间表,确认巴雷特的听证会或将于10月12日开始,并将在参议院司法委员会发表公开声明。10月13日和10月14日将有一轮质询,10月15日将举行有外部证人的闭门会议。


引发巨大争议

美国《华盛顿邮报》称,共和党人对巴雷特表示欢迎之际,民主党人则将其提名视为,对《平价医疗法案》和覆盖数百万美国人的医疗保险的“威胁”。也有民主党人认为,特朗普任命巴雷特,是“对金斯伯格遗产的直接否定”。


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26日表示,在“美国人民选出下一任总统和下一届国会”之前,参议院不应该对法官巴雷特的提名采取行动,“美国人应该被倾听”。


拜登说,特朗普和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在选举日之前推动参议院通过提名人的努力是“赤裸裸的政治权力的行使”。拜登提到了2016年奥巴马欲任命梅里克·加兰德(Merrick Garland)来填补已故大法官安东宁·斯卡利亚的空缺却被共和党百般刁难的争议。他说:“在符合他们利益的情况下,他们已经把这作为他们的标准,但仅仅四年后,他们不能在不符合他们利益的情况下改变路线。”当年参议院共和党人以即将到来的2016年总统大选为由,拒绝就加兰德的提名举行听证会或投票。


取消大法官终身制任期

事实上,大法官的任命之所以这么具有争议,是因为其终身制任期。但24日,美国众院民主党宣布将于下周推出名为《最高法院任期限制与定期任命》的法案,旨在取消美国最高法院法官的终身制任期,并限制在位总统任内任命法官的次数。路透社指出,民主党将于9月29日提交新法案。法案将提出,把美国最高法院法官的任期从目前的终身任期改为18年,并限制每位总统每四年任期内只可任命两名法官。


《纽约时报》指出,终身任职的法官拥有解决社会最棘手问题的无上权力。在当今美国,人们对此已经习以为常。但是“在任何其他地方,这都是不正常的”。分析指出,在全球其他大多数民主制国家,最高法院往往不会像美国法庭那样做出诸如“全盘否定整个法律条文”这样的“激进做法”,但在过去20年中,美国高法干预选举、合法同性婚姻并制定多项相关法律,这些都证明了所谓的“司法至上”。


这次共和党的举动彻底让自由派开始警觉——共和党此次将会利用大法官终身制,通过大法官来决定美国未来长达几十年的法规策略,包括气候变化、投票权、经济发展等,从而很可能使美国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进入保守主义。《华盛顿邮报》认为,如今美国最高法院被党派化的倾向越发明显,如果公开政治化,则是司法倒退200年的表现。


图片源于网络

iWeekly周末画报独家稿件,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