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抗疫经费用来买陆军制服?美国政府又陷丑闻

抗疫经费用来买陆军制服?美国政府又陷丑闻

摘要: 本周,美国国会被曝出今年3月援引《冠状病毒援助、救济与经济安全法》向美国国防部拨发了10亿美元抗疫援助款。随后,这笔抗疫援助款的大部分却都被与抗疫无关的防务承包商所瓜分,甚至出现同一家企业通过不同援助项目申领多笔钱的现象,此消息引发全国人民的愤怒。

本周,美国国会被曝出今年3月援引《冠状病毒援助、救济与经济安全法》向美国国防部拨发了10亿美元抗疫援助款。随后,这笔抗疫援助款的大部分却都被与抗疫无关的防务承包商所瓜分,甚至出现同一家企业通过不同援助项目申领多笔钱的现象,此消息引发全国人民的愤怒。


挪用10亿抗疫资金

《华盛顿邮报》爆料称,今年3月,美国国会曾向国防部拨款10亿美元(约68亿人民币),以扩充美国的医疗设备供应能力。然而,国防部却把这笔钱的大部分用于生产飞机零件、防弹衣等军事装备。就在美媒爆出此事时,美国新冠死亡病例已突破20万,很多美国网友愤怒地留言质问:“你们是打算用防弹衣战胜新冠病毒吗?”


据报道,美国疾控中心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RobertRedfield)上周在参议院开听证会时说,全美各州目前迫切需要60亿美元(约407.7亿人民币),以便在明年初向美国人分发疫苗。不仅如此,许多美国医院仍然面临N95口罩的严重短缺。《华盛顿邮报》表示,这些问题本可以用3月那笔国会的拨款来解决。


对此,美国防部则给出了这样一个解释。报道称,国防部在一份声明中辩称,他们试图在促进美国医疗生产和支持国防工业之间取得平衡,他们认为国防工业的“健康”对国家安全至关重要。国防部负责采购工作的副部长艾伦·洛德(Ellen Lord)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我们感谢国会提供的权力和资源,使(行政部门)能够投资于国内关键医疗资源的生产,并保护关键国防能力不受新冠病毒的影响……我们需要时刻牢记,经济安全和国家安全息息相关,而国防工业基础正是两者之间的纽带。”


令人愤怒的是,华盛顿邮报还爆出,国防部花了200万美元用于购买陆军新型复古绿色制服。6月中旬,位于康涅狄格州的美国毛织公司获得了一份价值200万美元的合同,该公司负责生产制造广受欢迎的陆军绿色制服所需的织物,这种制服是为了向二战时期的“粉色和绿色”制服致敬而设计的。合同中写道:“使用根据《护理法案》授权和拨款的资金,这项投资将维持国内生产能力以及用于陆军制服的生产。”美国陆军官员承认了对该款项的质疑,但表示他们需要超过24小时的时间来做出回应。


众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亚当·斯密(Adam Smith)发表了一份声明,谴责国防部分摊经费的做法。他说:“特朗普政府没有把重点放在制定一个明确的、协调一致的战略,以生产和获得应对当前新冠医疗危机所需的医疗用品上,而是把这10亿美元的拨款用于国防合同,而不是用于获取医疗资源。”“我早就说过,五角大楼的预算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增加,足以满足国防部的作战需要。令人担忧的是,他们没有正确地将支出与战略重点挂钩,并继续要求更多。”


据悉,虽然陆军绿色制服将很快分发给一些陆军训练基地的士兵,但在2027年10月1日之前,任何士兵都不需要拥有或穿这种制服。


重复申领

据悉,国防部经由法律操作,把一笔卫生与公众服务部拨款用于医疗行业,从而把更多国防部抗疫款项留给防务承包商。这其中,1.83亿美元给了罗尔斯罗伊斯和安赛乐米塔尔等企业,以支持造船业;8000万美元给了堪萨斯州一家飞机零部件制造商,以弥补波音737 MAX客机停飞和全球航空业因疫情“停摆”所致损失;7500万美元给了通用电气公司航空集团。被挪用款项中近三分之一拨给较小型企业,每笔不足500万美元。比如上文提到的美国毛织公司。


在已知受惠于国防部抗疫款项的大约30家企业中,至少10家同时因《新冠病毒援助、救济与经济安全法》另一援助项目“薪资保护计划”获益。例如,德国奥托-福克斯公司设在加利福尼亚州的子公司“韦伯金属”4月经由薪资保护计划两次获救助,分别为500万和1000万美元,6月又获国防部拨款2500万美元。


加州ModalAI公司生产无人机飞行控制器和计算平台,获国防部资助300万美元,条件是在18个月内研制一种新型飞控器。4月,这家企业另经薪资保护计划领取15万至35万美元。ModalAI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查德·斯威特(Chad Sweet)承认,企业去年夏天就开始申请研制飞控器的资金,他也不知道国防部是如何决定利用抗疫援助款发这笔钱的。


位于新墨西哥州的中等规模太阳能电池板制造商SolAero技术公司3月获知没有资格申领抗疫援助,5月却获国防部拨款600万美元以扩大产能。企业首席执行官布拉德·克莱文杰(Brad Clevenger)说,这笔钱大概能保住25名雇员的岗位,但五角大楼没有为拨款附加任何保护就业岗位条件,钱怎么用“我们说了算”。


国防部发言人杰茜卡·马克斯韦尔(Jessica Maxwell)辩称,依据《国防生产法》所设援助项目和薪资保护计划“不冲突也不重复”,前者有支持国防需要。但《华盛顿邮报》认为,国防部滥用抗疫援助凸显政府追踪资金走向、国会干预款项用途的难度。


国防部得寸进尺

批评人士指出,美国医卫系统和多个行业亟需政府“输血”,国防部却“挥霍”指明专款专用的抗疫资金,并且在此基础上还不断加价,完全是得寸进尺。


据悉,美国2019财年的防务预算已然高达6860亿美元,五角大楼却还在向国会索要110亿美元的新一轮抗疫援助。但按照《华盛顿邮报》报道,至今为止,军工行业似乎受新冠疫情影响不大。洛克希德-马丁、通用动力和诺思罗普-格鲁曼等大型防务承包商疫情期间的财务状况依然良好,仍有能力持续给股东分红。


目前,已有两名联邦众议员致信众议院分管军事和监督与改革事务的委员会,要求就《华盛顿邮报》曝光内容作调查和公开听证。


图片来源于网络

iWeekly周末画报独家稿件,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