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特朗普拒绝败选后放权,党内领袖急忙救场

特朗普拒绝败选后放权,党内领袖急忙救场

摘要: 当地时间24日,美国参议院多数党(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和其他共和党高层否认特朗普“拒绝承诺和平移交权力”的说法,向美国选民保证议员们将接受11月的选举结果,为特朗普“紧急救场”。据悉,特朗普曾在前一天放言拒绝放权。一旦特朗普败选,一语成谶,美国大选的下一步会怎样?

当地时间24日,美国参议院多数党(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和其他共和党高层否认特朗普“拒绝承诺和平移交权力”的说法,向美国选民保证议员们将接受11月的选举结果,为特朗普“紧急救场”。据悉,特朗普曾在前一天放言拒绝放权。一旦特朗普败选,一语成谶,美国大选的下一步会怎样?


特朗普拒绝承诺和平移交权力

据CNN报道,当地时间23日,特朗普在白宫召开新闻发布会。现场有记者提问特朗普,“无论(大选)是赢是输,或者是平局,你今天会在这里承诺,在选举后实现权力的和平交接吗?”对此,特朗普表态称,他将拒绝放权。“老实说,不会有权力移交,只会有继续执政。”特朗普说。“你知道邮寄投票会完全失控,我们得看看到时会发生什么。”在记者的追问下,特朗普又暗示,疫情期间若不扩大邮寄选票的范围,他一定会赢得大选。


实际上,特朗普从不讳言自己好强、不服输的个性。1988年,当时还是纽约商业大亨的特朗普参加电视访谈节目。当他被问及是否会竞选总统时,特朗普给出的回答是:“如果不赢,我就不会参选。”在2016年总统大选的辩论中,特朗普同样被问道,会否接受在大选中落败的结果。特朗普起初表示,会接受并全力支持希拉里的领导;但随后,面对同样的问题,特朗普却给出了“再看看”的答案,震撼美国舆论。“特朗普拒绝声明是否接受大选结果”成了当时各大媒体的新闻头条,掀起总统权力是否能平稳交接的社会疑虑。自上任后,特朗普还多次开玩笑称,希望自己的总统任期可以超出宪法规定的两任。


眼下,关于特朗普可能质疑大选结果、不承认落败的讨论再次萦绕美国政坛,加剧了人们的担忧。BBC认为,特朗普之所以“语出惊人”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方面,在新冠疫情与经济寒潮下,特朗普连任面临众多挑战,多方民调显示他选情落后于民主党人拜登。另一方面,由于疫情影响,多州政府鼓励民众以邮寄方式投票。不过特朗普多次质疑邮寄选票将导致选举舞弊,批评人士称他为拒绝承认落败铺路。


此前,特朗普曾多次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指责邮寄选票容易出现大规模“欺诈”情况,还声称他只有一种可能会输掉大选,“那就是选举被操控了”。不过多名专家已表示,目前没有证据表明邮寄选票中出现“欺诈”。


共和党民主党如何反应?

在现代美国政治史中,每一位输掉大选的候选人都承认自己的落败事实。如果特朗普拒绝承认大选结果,将把美国政治带到未知领域。据BBC报道,针对“选举后放权”问题,白宫近期多次采用模棱两可的说法。8月中旬,白宫发言人凯莉·麦肯内妮(Kayleigh McEnany)被问到总统如果落选,是否会接受选举结果。麦肯内妮当时回答:“总统先生已经说过,他会看情况之后再作决定。”


与白宫的暧昧表态不同,参议院多数党领袖、共和党人麦康奈尔保证总统权力的移交将会“有序”进行。24日,麦康奈尔在推特上表示:“11月3日选举中的赢家会在(2021年)1月20日就任。交接将会有序进行,如同1792年以来每四年会发生一回那样。”


其他共和党议员,包括声援特朗普的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也许诺将举行安全、公正的选举。据《华盛顿邮报》报道,格雷厄姆向外界透露:“我可以向你保证,大选将是和平进行的。”但他同时也建议可以向美国最高法院提起裁决。“如果共和党失败,我们将接受结果。如果最高法院判定拜登胜诉,我将接受结果。”参议员罗姆尼也警告称:“总统提出的任何不符合宪法规定的想法,及其带来的后果都是不可想象和无法接受的。”


民主党内同样对此有所担忧,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已下令党内做好特朗普质疑选举结果的准备。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曾说过,如果出现这种情况,需要派遣军队将特朗普带离白宫。拜登竞选团队联席主席塞德里克·里士满表示,“我相信军事将领和其他人将加强行动,并确保权力和平过渡”。


不过,有专家认为,在历史、法律和政治压力下,即将卸任的总统很难拒绝交出权力。乔治华盛顿大学法学教授乔纳森·特里(Jonathan Turley)此前接受《POLITICO》杂志采访时说,当新任总统宣誓就任后,卸任总统“与客人没什么两样”。特里教授说,特朗普一方可以向联邦法院提诉,质疑结果不公。美国选举中任何的参选人都可以循此渠道要求司法复核。


党内领袖态度关键,法律程序旷日持久

如果特朗普真的在2020年大选中失利,随后拒绝承认大选结果,那么下一步将如何展开?北卡罗来纳大学政治系教授艾立克·赫伯林(Eric Heberlig)认为,届时关键要看共和党的领袖们的态度。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以及众议院少数党领袖麦卡锡意见的分量将尤其吃重。


“如果他们发声说,‘票已经投完了,过程是公平的,我们输了,我们要接受这个事实’,那么我认为这将大大鼓励其他共和党人和官员表态认可选举结果的合法性,并且说服共和党选民,这次选举是公平和准确的。”赫伯林说。反之,如果届时共和党领袖站在特朗普一边,质疑选举结果的合法性,“那么我们将有一个棘手的问题”,赫伯林称,那时将需要某种形式来安抚美国公众,总统权力将会合法过渡。其中一种可能的形式是,由仍然健在的往届美国总统组成元老会,确保权力交接平稳合法。


赫伯林强调,围绕特朗普质疑选举结果的讨论,目前通通只是揣测。“我不认为在如今担忧这些能带来许多价值,因为我们无能为力。”但他呼吁,民选官员与各党官员需要思考他们在上述情况下的应对,以及他们的举措将为美国的政治体制稳定带来何种长期影响。


据悉,在2000年美国总统大选中,共和党人乔治·布什与民主党人艾伯特·戈尔(Albert Arnold Gore Jr.)在佛罗里达州的得票数异常接近。在美国最高法院介入之下,最终选举结果在历经36天的争议后才尘埃落定。而2020年大选产生的美国总统定于2021年1月20日宣誓就任,离大选日有78日的距离。


选举法专家表示,如果候选人在多州提出选举结果异议,法庭可能需要数周甚至数月的时间重新点算选票、调查选举过程。美国最高法院自由派大法官金斯伯格去世、法官空缺有待填补,将让情况变得更为复杂。“这种罕见局面将为美国总统权力交接带来前所未见的未知数。”


图片来源于网络

iWeekly周末画报独家稿件,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