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期限临近、拒绝强卖,TikTok交付甲骨文“托管”

期限临近、拒绝强卖,TikTok交付甲骨文“托管”

摘要: 当地时间14日,甲骨文(Oracle)对外公告证实称,它已与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达成协议,成为其“可信技术提供商”(trusted tech partner),但该协议仍需美国政府批准。这意味着,TikTok美国业务不再出售。

当地时间14日,甲骨文(Oracle)对外公告证实称,它已与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达成协议,成为其“可信技术提供商”(trusted tech partner),但该协议仍需美国政府批准。这意味着,TikTok美国业务不再出售。


甲骨文为TikTok提供云上服务

据了解,为满足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CIFUS)关于字节跳动剥离TikTok资产的相关要求,TikTok正在进行一系列企业架构调整。14日,甲骨文发文证实,公司已与字节跳动达成协议,为TikTok提供云上服务。按目前的进展来看,无论字节跳动接下来何时、如何完成对TikTok的资产剥离,TikTok仍将继续保有其关键的技术机密和知识产权。彭博社透露,该交易不会以直接出售的方式进行,甲骨文将在TikTok美国占据“重要”股权,字节跳动将保留部分TikTok美国业务股权。也就是说,甲骨文与TikTok的交易并不是一次性的“干净出售”,也不涉及TikTok的核心技术转让。


可以这样理解,美国互联网公司在中国提供服务往往需要挑选本地合作伙伴,如iCloud-云上贵州、AWS-光环新网、Azure-世纪互联等。在甲骨文与TikTok的交易中,甲骨文扮演着合作伙伴的角色。据悉,双方合作的全部细节虽未披露,但字节跳动表示,已采取“非常措施保护TikTok美国用户数据的隐私和安全”,这些数据存储在美国和新加坡。


值得注意的是,TikTok和美国企业的合作不仅限于甲骨文,还包括沃尔玛,双方将在电子商务方面展开合作。此前,沃尔玛一度与微软结盟竞购TikTok,但最终未遂。据悉,在向字节跳动求购TikTok美国业务的美国科技公司中,微软被视为资金最雄厚、最有能力打消国家安全顾虑的一家。然而,TikTok对微软的报价和并购的方式都不满意。微软原计划买断TikTok的美国业务,TikTok在交易后完全出局。“字节跳动在今日告知我们,他们不会将TikTok美国业务卖给微软。”微软在声明中表示。“但我们的收购既对TikTok用户有益,又能保护国家安全利益,我们对于这一点很有信心。”目前,字节跳动拒绝置评,甲骨文方面也没有做出回应。


甲骨文的合作是一场政治操控

针对甲骨文与TikTok的协议,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14日表示,美国政府计划在本周内对该交易进行审查。“我们对微软和甲骨文都很有信心。他们(TikTok)选择了甲骨文公司。我们将与双方的技术团队和我们的技术团队一起对这个收购案进行审查,看看他们是否做出合理安排,确保美国公民的电话数据的安全。”


据悉,美国总统特朗普8月签署行政令,要求TikTok在45天内完成出售谈判,否则将被关闭。不过,姆努钦表示,最后期限已经从原定的9月15日延至9月20日。此外,消息人士透露,如果特朗普政府批准其同甲骨文合作的计划,作为提议的一部分,TikTok将为美国创造2.5万个新的就业机会。


多家外媒认为,甲骨文之所以能在云计算竞争中打败其他竞争对手,很大程度依靠其创始人与特朗普总统的亲密联系。甲骨文与TikTok的合作充满政治意味。


据了解,甲骨文公司成立于1977年,是全球最大的企业级软件公司。《金融时报》报道称,在竞购过程中,甲骨文一直与字节跳动的投资者进行合作,包括私人股本集团泛大西洋投资集团和风投机构红杉资本。同时,甲骨文也是最亲近特朗普政府的科技公司。甲骨文公司创始人拉里·埃里森(Larry Ellison)是一名共和党人,同样扮演着党内大金主的角色,其个人资产超过600亿美元。与此同时,埃里森与甲骨文现任CEO萨夫拉·卡兹(Safra Catz)是硅谷企业家中少有的特朗普支持者。今年2月,甲骨文曾经为特朗普举办过筹款活动,还给特朗普吹嘘过的治疗新冠的“神药”提供了系统。特朗普曾在亚利桑那州的一个活动上评论道:“甲骨文是一家伟大的公司。我觉得它的主人是个了不起的家伙。他是个了不起的人。我认为甲骨文肯定能处理好(与TikTok的)问题。”


“我们找不到甲骨文专注于TikTok的合理理由。”花旗分析师沃尔特·普里查德(Walter Pritchard)在14日发表的一份报告中写道。他补充说,与TikTok的合作“不太可能改变甲骨文在云计算领域的竞争力,甚至可能会对业务造成压力。根据预测,由于甲骨文在消费者媒体方面经验有限,该交易短期内可能对甲骨文股价造成威胁”。Wedbush分析师丹·艾维斯(Dan Ives)同样表示,“甲骨文的战略优势并不清晰”。


TikTok的竞品下载量飙升

实际上,自从特朗普首次威胁禁止TikTok以来,TikTok的美国用户就涌向了大量替代产品。根据SensorTower的数据,TikTok最大的四家竞争对手——triller、Zynn、Dubsmash和byk——在今年夏天早些时候首次进入特朗普的瞄准范围后,安装数量增加了361%。“这一增长在很大程度上是由TikTok的超级粉丝推动的。他们一直在两面下注,以防有一天再也用不了TikTok,也可以有新的选择。”


数据显示,在五大视频分享应用中,TikTok在今年年初占据了市场逾四分之三的份额。但在8月,TikTok的市场份额大幅缩水,缩小至51%。不仅是美国,在印度,TikTok已被禁了两个月,TikTok的印度本土竞争对手以及Instagram、YouTube正在迅速获得新用户。所有关于TikTok禁令的讨论只会暂时增加该应用竞争对手的下载量。


彭博社认为,TikTok之所以受到全球用户热捧,是因为它的新鲜感。“Facebook、Instagram、YouTube、Twitter和Snap占据了我们每一秒的空闲时间,人们对熟悉的社交产生疲乏感。然而,TikTok避开了这些障碍。它没有把用户推荐给他们的朋友和家人,而是把用户从现实生活中的社交圈中解放出来,并提供来自世界各地最好、最有趣的视频。即使你不认识这个应用程序上的任何人,TikTok的算法也会为你展示足够有趣的视频,不停地滚动刷新。”


这是TikTok发展如此迅速的一个重要原因,它在两年内吸引了超过20亿的全球下载量。然而,新鲜感也有消退的一天,用户越是蜂拥而至,越有可能轻易抛弃。“人们会尝试一款新的应用程序,并不意味着他们会坚持使用它。” 彭博社评论员写道,“我见过TikTok狂热粉丝为它流泪的视频,也见证了他们‘没有其他平台能取代TikTok’的誓言。但事实并非如此。”据悉,TikTok上的一些网红正在“转移阵地”,粉丝们因此涌向其他应用程序。上个月,美国女歌手麦莉·赛勒斯(Miley Cyrus)在Instagram的Reels上首次发布了她的新单曲《Midnight Sky》。据悉,Reels隶属于Facebook公司,是Facebook对TikTok“封禁危机”的回击。赛勒斯团队的一名成员告诉《滚石》杂志,单曲视频在Reels上的浏览量已超过了2000万次,“与TikTok并无两样”。“对我们来说,只要收益可观,又没有坏处,为什么不试试看别的应用程序呢?”工作人员说。


图片来源于网络

iWeekly周末画报独家稿件,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