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铁血创始人里德·哈斯廷斯,Netflix文化改写好莱坞版图

铁血创始人里德·哈斯廷斯,Netflix文化改写好莱坞版图

评论
摘要: 流媒体巨头NETFLIX联合创始人里德·哈斯廷斯(REED HASTINGS)9月发布新书《没有规则的规则:NETFLIX与重塑文化》(NO RULES RULES: NETFLIX AND THE CULTURE OF REINVENTION),揭秘他引以为傲的公司文化。参军、教书、工程师创业的经历让哈斯廷斯治下的NETFLIX充满野心与竞争意识。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流媒体巨头NETFLIX联合创始人里德·哈斯廷斯(REED HASTINGS)9月发布新书《没有规则的规则:NETFLIX与重塑文化》(NO RULES RULES: NETFLIX AND THE CULTURE OF REINVENTION),揭秘他引以为傲的公司文化。参军、教书、工程师创业的经历让哈斯廷斯治下的NETFLIX充满野心与竞争意识。他将公司比作一支奥林匹克国家队,只有处在巅峰状态的人才能入选,状态下滑的人将立刻被淘汰。这样的公司文化帮助NETFLIX在流媒体市场抢占先机。今年疫情期间,NETFLIX新增订户2600万名,是去年同时期的两倍。哈斯廷斯预测,传统媒体公司在未来将更多选择合作,一起对抗NETFLIX的市场霸主地位。


2002年,里德·哈斯廷斯在Netflix办公室里,手拿可供租赁的DVD碟片

2002年,里德·哈斯廷斯在Netflix办公室里,手拿可供租赁的DVD碟片。


除了工作,里德·哈斯廷斯没有任何爱好。他曾在《纽约客》的采访中形容自己“不航海,不钓鱼。像活在文艺复兴时期的男人一样,可怜又失败”。1997年,这个“可怜又失败”的男人与同事一起创立Netflix。这家以DVD租赁起家的公司今天是全球影视市场最重要的玩家之一。今年9月,哈斯廷斯发布新书《没有规则的规则:Netflix与重塑文化》,揭秘他引以为傲的公司文化,重新审视流媒体行业的未来。在多个采访与讲座中,哈斯廷斯都将Netflix的成功归功于这种独特的公司行事风格,在他的追随者看来,这是其他公司难以模仿、带有哈斯廷斯个人色彩的公司文化。他的批评者称这种文化“高压、像邪教一样”。今年夏天,美国Vox新闻网制作了一档深度挖掘Netflix创业史的播客节目《巨人王国》,它这样形容员工眼中的Netflix:“他们是一个团队,不是一家人。”


今年8月隔离期间,Netflix在加利福尼亚州竖起广告牌:“我们会回到这里复工,在那之前,谢谢你。”

今年8月隔离期间,Netflix在加利福尼亚州竖起广告牌:“我们会回到这里复工,在那之前,谢谢你。”


好莱坞的局外人

根据《福布斯》杂志的数据,Netflix市值在2019至2020年间暴涨72%,涨幅在全球企业中排名第一。哈斯廷斯因此被称为好莱坞最有权力的人之一。与这样的名气相比,他生活简单得不像传统意义上的“媒体大亨”。一个好莱坞从业者对《纽约时报》说,哈斯廷斯“像一个从未被解开的谜”。他不和明星厮混,很少参加电影首映礼,曾经卖了光鲜的保时捷跑车,改开一辆丰田轿车。他和妻子、两个孩子住在加州,家里养了四只狗、四只山羊和十几只鸡。哈斯廷斯自称为“数学僧人”,最喜欢的闲暇活动是散步和思考。哈斯廷斯的律师父亲曾为尼克松政府工作,母亲来自波士顿,曾尝试加入美国上流社会却遭到排挤。她因此时常教育自己的孩子,要与精英阶层保持距离。


高中毕业后,哈斯廷斯选择入伍,接受海军陆战队的训练,取得数学本科文凭后加入美国和平队,到非洲偏远地区工作,又在瑞士一所高中里教数学。哈斯廷斯回忆,在和平队的工作经历培养了他的韧性:“它让我学会承受更多风险。如果你有揣着10美元在非洲搭便车的经历,创业就不算吓人。”和平队之后,哈斯廷斯在斯坦福学习电脑科学。直到今天,他依然称自己为“工程师”,而不是“企业家”。


1991年,哈斯廷斯成立了自己的第一家公司Pure,为其他软件公司提供寻找代码漏洞的工具。1997年,Pure被收购,他和曾经的同事一起创办了DVD租赁公司Netflix。这一年,互联网泡沫正在发酵,哈斯廷斯逐渐意识到传统DVD行业正在走下坡路。Netflix逐步干掉DVD租赁巨头Blockbuster,抢先制作独家原创视频内容,在《纸牌屋》之后一炮而红。今年夏天,Netflix在全球的订阅用户数量已经突破1.9亿。用派拉蒙前董事长巴里·迪勒的话说:“在Netflix崛起时,其他媒体巨头都在沉睡。当其他人苏醒,打败Netflix的时机已经溜走,永远无法再现。其他公司输掉的是对整个行业的掌控霸权。”


根据《没有规则的规则》一书与员工们的爆料,参军、教书、工程师创业的经历让哈斯廷斯治下的Netflix充满野心与竞争意识。公司不设固定上班打卡时间,员工可以随意休假,公司为员工开出比行业平均水平更高的薪资,甚至鼓励员工互相讨论自己的薪资待遇。但哈斯廷斯对员工采取最严格的考核制度,公司内部称为“挽留测试”:如果一个员工想要离开,团队负责人是否会挽留他?如果不会,公司将立刻遣散这名员工。2018年,哈斯廷斯的多年密友、在公司服务18年的制片人尼尔·亨特没有通过这个“测试”,随后被开除。哈斯廷斯在新书中回忆,这个测试来源于2001年。“9·11”事件后,Netflix业务一度下滑,公司必须开除三分之一的员工。哈斯廷斯与首席人力资源官帕蒂·麦考德筛选出一批业务最优秀的员工挽留。裁员之后,哈斯廷斯发现“办公室充满活力、激情和新的想法”。这个测试因此保留至今。


今年夏天,纽约时代广场的电影院大门紧闭

今年夏天,纽约时代广场的电影院大门紧闭。


“Netflix认为自己是一支奥林匹克国家队。”Vox新闻网这样解释这个测试。“团队内的人数相对固定,但没有人永远在巅峰状态,如果员工表现不佳,将会立刻被踢出这支队伍。”在《没有规则的规则》一书中,哈斯廷斯也将公司比作一支职业运动队伍,一支互相扶持,但当队友因为表现不佳而被抛弃时,不会掉一滴眼泪的队伍。


“被开除就像被奥林匹克国家队除名。”哈斯廷斯对《福布斯》杂志如此形容此举。“你为奥林匹克训练了一辈子,但还是被淘汰了。这当然很令人失望。但这并不丢脸。至少你尝试了。”开除员工时,Netflix常常主动公开原因,警醒其他“幸存者”。2018年,《华尔街日报》引述70多名雇员和前雇员的话,批评哈斯廷斯“没有感情”。因为这个测试,一些员工时刻处在高压状态中,因为害怕自己“看起来软弱”。一名前高管对《福布斯》形容,Netflix的公司文化是“恐惧的文化”:“每个人每时每刻都在互相竞争,因为公司鼓励这么做。”每年年末,Netflix内部会举行名为“360”的小组讨论,每个员工都会在会上获得来自所有其他同事的公开评价。“这种讨论经常持续几个小时,大家不停地哭泣。结束时你必须对大家说谢谢,因为他们让你成为更好的人。”


在与《卫报》的最新采访中,哈斯廷斯否认“挽留测试”是现实版《饥饿游戏》的说法:“这是外界的一个错误印象。人们认为Netflix员工的数字是固定的。在《饥饿游戏》里,最后的胜者只有一个人,但在我们的公司,员工人数不是固定的。如果每个人都成功,大家都会开心。”


“自由与责任”,这是Netflix提倡的行动宗旨之一。哈斯廷斯给予员工许多自主权,他们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自行决定投资哪些项目。但如果项目失败,员工将立刻被开除。2011年,Netflix首席内容官泰德·萨兰多斯决定投资1亿美元购买两季《纸牌屋》。萨兰多斯做出这个决定时并未告知哈斯廷斯。仅在交易结束之后才向哈斯廷斯汇报。萨兰多斯回忆,当时还有HBO和AMC等大牌公司参加《纸牌屋》版权竞争。他能做的只有立刻开出一张天价支票。在得知消息后,哈斯廷斯没有过问更多细节,只是表示相信萨兰多斯的判断。也是因为这样的文化,Netflix在购买新内容、批准新项目时常比其他公司更大胆。


2018年,哈斯廷斯在Netflix剧集《怪奇物语》的发布会现场

2018年,哈斯廷斯在Netflix剧集《怪奇物语》的发布会现场。


疫情之后,抢占先机

曾负责亚马逊流媒体业务的马修·巴尔形容:“Netflix的目标就是尽量消耗用户所有的闲暇时间,他们从不掩饰对这个目标的追求。”新冠疫情给了Netflix领跑的机会。在传统电影院被迫关闭时,隔离在家的人们涌向流媒体平台。今年1月至6月期间,Netflix新增订户2600万名,是去年同时期的两倍。同样在9月,平台与英国哈里王子夫妇签下多年合作协议。哈里与梅根将独家为Netflix制作纪录片与儿童节目等内容。根据中国科幻作家刘慈欣小说《三体》改编的原创剧集也将投入制作。2019年,Netflix在全球多地发展了制作团队,这让公司有了更多的复工选择。哈斯廷斯在宣传新书的活动上说,他认为今天的Netflix是一家娱乐公司,而不是媒体或者科技公司,因此公司不会考虑在平台上播出广告,所有的工作都是为了吸引用户长时间收看节目。他称迪士尼将新电影《花木兰》在流媒体平台上线的举动是“正确的选择”,因为这是疫情时代保证公司收入的方法。他还提出自己不相信居家办公,认为只有让员工们互相见面,才能最好地激发员工的创造力。


“我认为市场可能看到玩家联合的情况出现,就像迪士尼收购福克斯一样。”哈斯廷斯对美国财经新闻网CNBC预测,传统媒体在未来将继续合并,共同对抗Netflix。但他真正担心的威胁是更新潮的娱乐形式:“也许是虚拟增强现实的技术,也许是新型毒品,也许是任何能给观众比看电视更刺激的体验。新的娱乐形式将是安全、有效而高度个人化的。未来也许很快会出现Netflix的代替品。但在我们的公司文化中,所有人都拼尽全力,努力保证我们领先于其他人。”


撰文—林湃 编辑—Y 图片—Getty、Art Streiber Photography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