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广岛举行核爆75周年纪念,呼吁建立无核武世界

广岛举行核爆75周年纪念,呼吁建立无核武世界

评论
摘要: 当地时间6日上午,日本广岛市举行原子弹爆炸75周年纪念活动,核爆幸存者及其亲属于当天8点15分于广岛和平公园的纪念仪式上默哀一分钟,广岛市市长松井一实、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以及80余国的代表也参加了该仪式。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当地时间6日上午,日本广岛市举行原子弹爆炸75周年纪念活动,核爆幸存者及其亲属于当天8点15分于广岛和平公园的纪念仪式上默哀一分钟,广岛市市长松井一实、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以及80余国的代表也参加了该仪式。


广岛举行核爆75周年纪念,呼吁建立无核武世界


呼吁建立无核武世界

在广岛核爆75周年的纪念仪式上,广岛市市长松井一实敦促世界各国领导人更加认真地致力于核裁军,并指责日本政府拒绝签署《禁止核武器条约》是虚伪的,“我请求日本政府听取核爆幸存者们的呼吁,签署、批准并成为《禁止核武器条约》的缔约国”。松井一实称,作为全球唯一遭受过核攻击的国家,日本必须说服全球民众在广岛精神下团结起来,实现“无核武世界”。


首相安倍晋三在仪式上表示,作为唯一的曾遭受原子弹爆炸的国家,实现“无核武世界”是日本这个国家的使命。安倍再次提及不制造、不拥有、不运进核武器的无核三原则,希望不同国家和世代的人们能了解原子弹爆炸导致的惨剧,理解受害者的痛苦和不安,也希望世界各国开展对话,最终实现一个没有核武器的世界。


他说:“作为世界上唯一一个经历过核毁灭的国家,我们的不变使命就是一步一步、稳步推进国际社会为建立一个没有核武器的世界所作的努力。”他补充说,有核国家和无核国家应该寻求“共同立场”,以应对严峻的安全挑战。


据悉,经过当地民众的多年努力,曾经化为废墟的广岛已经再次成为一座美丽的城市。安倍表示,当前的新冠肺炎疫情是一次新的试炼,需要大家以重建广岛精神应对这场全球危机。最后,他祈求世界的永久和平,并向所有参加活动的遇难者家属、幸存者和其他参加者致敬。


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因病毒原因未能出席会议,只通过视频发表了讲话,对国际军控制度开始瓦解之际世界面临的危险发出了严厉警告。他说:“今天,一个没有核武器的世界似乎正在离我们越来越远。”他还说:“分裂、不信任和缺乏对话有可能使世界重新回到无节制的核战略竞争。”


广岛举行核爆75周年纪念,呼吁建立无核武世界


原子弹爆炸幸存者“Hibakusha”

广岛和长崎原子弹爆炸的幸存者在日本被称为“Hibakusha”(原子弹爆炸幸存),他们已经完成了一项强大的壮举,将他们对爆炸及其后果的噩梦般的记忆转化为促进无核武器世界的发自内心的力量。半个多世纪以来,每年的8月6日凌晨,他们中的许多人都会聚集在广岛和平纪念公园,悼念美国军队在二战期间对广岛的破坏,并以此作为原子弹持久危险的活见证。


但在6日,在广岛纪念核袭击75周年之际,由于受到新冠病毒大流行的影响,出席活动的“Hibakusha”明显少了很多。“有人质疑,在大流行期间,Hibakusha参加纪念仪式是否合适。”日本氢弹受害者联盟广岛分会主席佐久间说。虽然存在健康风险,但今年仍有不少幸存者参加。佐久间说,他们认为“他们已经走了这么远”,“不能放弃”,并补充说,“从广岛发出这样的信号极其重要”。


该市官员和和平活动人士曾设想过一系列大型活动,来纪念几乎所有仍在世的“Hibakusha”,因为这极有可能是爆炸事件的最后一个重大周年纪念。但新冠病毒迫使他们缩减活动,将核裁军会议转移到网上,取消或推迟相关会议,并将出席人数减少到800人左右,这是正常一年出席人数的十分之一。


平均年龄为83岁的“Hibakusha”的记忆是一种越来越珍贵的资源。随着他们人数的减少,他们和他们的支持者正被迫设想,如果没有那些以人类的名义为核战争付出代价的人,裁军运动将会是什么样子。佐久间说,他希望幸存者的子女和他们子女的子女能坚持战斗到最后一刻。“Hibakusha无法避免其数量正在减少的事实,”他说,“每年都有几千人消失。谁知道我们还能活多少年?”


幸存者为彻底消除核武器而花费了无法估量的时间和精力。从在广岛和长崎欢迎游客到他们的家中,到在游船上演讲,他们与国内外的观众,包括世界的政治和宗教领袖分享了他们的和平信息。忧思科学家联盟(Union of Concerned Scientists)全球安全项目主管思科索尼(Sharon Squassoni)说,对于决策者和公众来说,倾听爆炸幸存者的亲身经历“在个人层面上非常重要”。“这些问题现在很容易变得抽象,因为这些武器已经75年没有被使用了。”


广岛举行核爆75周年纪念,呼吁建立无核武世界


世界正在放弃来之不易的成果

20世纪50年代,当幸存者组织开始在政治上活跃时,他们有两个目标:要求日本政府提供赔偿和财政支持,以及推动消除核武器。但是,在经历了数年的进步迹象所助长的乐观之后,大多数幸存者现在说,一个没有核武器的世界是一个遥远的梦想。这一暗淡的前景反映了军控界的一种普遍感觉,即世界正在放弃来之不易的成果。


核弹头的数量已从1980年代中期的峰值约7万枚下降到今天的约1.3万枚。但在过去的25年里,印度、巴基斯坦和朝鲜已经确立了自己的核国家地位,美国和俄罗斯——这两个遥遥领先的核大国——已经开始摆脱自冷战结束以来束缚它们的条约。


然而,这些趋势只是增强了幸存者战斗的决心。2017年,他们的努力得到了回报,联合国大会通过了《禁止核武器条约》。但条约的未来是不确定的,在实施该条约所需的50个国家中,只有40个国家批准了该条约。而且,它也不太可能获得拥有核武器的国家的支持。


但对于“Hibakusha”来说,该条约是有效的。广岛城市大学(Hiroshima City University)安全研究和核裁军专家说,幸存者长期以来一直认为“没有人在听他们说话”,而条约的通过“重申了他们的存在”。


问题是,这种存在正面临着不可避免的时间代价。随着“Hibakusha”队伍的萎缩,他们的游说团体也开始陷入困境。其中一个团体于2019年6月解散,理由是领导层老龄化难以继续下去。“我们已经到了必须考虑如何让我们的组织继续前进的时候了,形势很严峻。”71岁的前广岛和平纪念博物馆馆长前田光一郎说。


研究日本与核武器关系的长崎大学历史学教授中尾说,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重要的是,要确保幸存者的遗产得到传承。除了他们在国际舞台上的作用之外,幸存者和他们的故事也是日本民族身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在一个坚持和平原则的理由越来越抽象的时代,他们是日本的良知。“我们必须思考如何承认历史,如何纪念它,如何将它传承给下一代,”中尾教授说,“把一切都记录下来很重要。” 


iWeekly周末画报独家稿件,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