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俄兴奋剂丑闻告密者:“体育从来不会是干净的”

俄兴奋剂丑闻告密者:“体育从来不会是干净的”

评论
摘要: 俄罗斯反兴奋剂中心前主任格里高利•罗琴科夫(Grigory Rodchenkov)上周接受了多家媒体的网络采访。视频中,他身处小黑屋,头戴草帽,用厚厚的口罩遮住了自己的脸——对于披露了俄罗斯兴奋剂丑闻后流亡美国的他来说,这可能是一种挽救生命的措施。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俄罗斯反兴奋剂中心前主任格里高利•罗琴科夫(Grigory Rodchenkov)上周接受了多家媒体的网络采访。视频中,他身处小黑屋,头戴草帽,用厚厚的口罩遮住了自己的脸——对于披露了俄罗斯兴奋剂丑闻后流亡美国的他来说,这可能是一种挽救生命的措施。


俄兴奋剂丑闻告密者


帮助揭露了体育史上最严重的丑闻之一

四年前,罗琴科夫丢下妻儿独自逃往美国,成为告密者。去年获得庇护后,他居住在美国证人保护计划的未知地点。他的叛逃帮助揭露了体育史上最严重的丑闻之一,并导致一系列制裁。这些制裁意味着,如果东京奥运会如期举行,俄罗斯运动员将被迫以中立身份参赛。一旦推迟到明年的奥运会最终举行,这种惩罚仍可能适用。


只有少数人知道罗琴科夫博士目前的下落。就连他的律师吉姆·沃尔登(Jim Walden)也不知道他隐藏的地址。但俄罗斯官员急于找出答案。沃尔登说,当美国驱逐60名俄罗斯外交官以抗议2018年3月谢尔盖•斯克里帕尔(Sergei Skripal)在索尔兹伯里被毒死时,他被告知有3位外交官正在试图接近他的当事人。他说:“我们从联邦调查局了解到,被驱逐的俄罗斯人中有3人是克里姆林宫安置在这里试图找到罗琴科夫博士的。”


正如罗琴科夫在一本扣人心弦的回忆录《罗琴科夫事件:我如何搞倒普京的秘密兴奋剂帝国》(the Rodchenkov Affair:How I Brought Down Putin’s Secret Doping Empire)中所述,他曾负责俄罗斯的兴奋剂计划。他开发了一种新的药物鸡尾酒来帮助他的国家获胜,它含有三种几乎无法检测到的合成代谢类固醇。


俄罗斯政府支持的兴奋剂行动是一件高度复杂的事情,经过多年的改进是非常成功的。俄罗斯在连续几届国际比赛中都以欺骗手段获得奖牌。据罗琴科夫称,这其中包括“历史上最肮脏的”2012年伦敦奥运会。在2014年普京主持的索契冬奥会上,这种欺诈行为达到了顶峰。 


但2015年,当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发起的一项调查揭露了他的实验室掩盖真实的检测结果,罗琴科夫在匆忙销毁了1417份样本后决定逃离俄罗斯。他随身携带了一个装有自己电脑硬盘的行李箱,里面是克里姆林宫犯罪的证据。他飞往洛杉矶,与电影制作人布莱恩·福格尔(Bryan Fogel)住在一起。福格尔关于此事的纪录片《伊卡洛斯》(Icarus)获得了奥斯卡奖。


他在书的结尾写道:“我很高兴终于站在了真理的一边。”这是一种令人钦佩的观点,但罗琴科夫很清楚自己的道德立场需要付出的代价。他说,如果可能的话,克里姆林宫会杀了他:“这是事实,我只害怕了两三天。我知道即使普京死了这也永远不会停止。” 


俄兴奋剂丑闻告密者


没有什么可以与俄兴奋剂项目的规模和复杂程度相比

他说:“我们的政治腐败已经达到了极限,因为普京周围的团体绝对是犯罪分子。”“我们有最伟大也是最糟糕的传统:不是反对兴奋剂,而是推广兴奋剂。我们实验室有最好的研究人员。其他任何国家都无法做到我们做到的一半。可能存在腐败和勾结……但也没有那么普遍。”


在1977年进入著名的莫斯科国立大学化学系后,罗琴科夫梦想成为一名顶尖的长跑运动员。在发现对手服用兴奋剂后,他开始注射类固醇——由他的母亲给他注射。毕业后,罗琴科夫认为自己缺乏成为精英运动员的天赋,于是加入了莫斯科的反兴奋剂实验室。


罗琴科夫说,他的经历证实了国家的假设,即“外国人在使用兴奋剂”,因此爱国者们在过去几十年里采取了同样的做法,从而“扳平了”竞争环境。到2005年,罗琴科夫已经是莫斯科反兴奋剂中心的负责人。对于外界来说,他应该负责国家的反兴奋剂项目。实际上,他们的工作是掩盖俄罗斯运动员的阳性检测结果。“我知道这是在作弊,”他说,但他承认自己有着反常的职业自豪感,“无论我在做什么,我都想展示我最高水平的专业知识。”


罗琴科夫职业生涯的巅峰出现在2014年索契冬奥会期间,用罗琴科夫的话来说,那是“普京的奥运会”。俄罗斯总统下令把这个地处亚热带的黑海度假胜地变成冰雪覆盖的冬季运动胜地。这届历史上最昂贵的奥运会,估计耗资510亿美元,为俄罗斯重新成为一个大国提供了一个骄傲的舞台。


俄兴奋剂丑闻告密者


普京还要求俄罗斯人站在领奖台上。过去的屈辱不能再重演,比如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俄罗斯仅获得3枚金牌,这是该国在奥运会上表现最差的一次。通常,运动员会在比赛前及时停止服用兴奋剂,让违禁物质代谢。罗琴科夫称,俄罗斯体育部要求运动员在索契冬奥会期间服用兴奋剂,以更好地确保成功。


俄罗斯联邦安全局(FSB)还发明了一种方法,可以从防篡改的瓶子上取下瓶盖,用干净的尿液样本替代被兴奋剂污染的。为了避开索契实验室的监控摄像头和独立观察员,俄罗斯联邦安全局特工和俄罗斯兴奋剂官员通过墙上的一个“鼠洞”互相传递药瓶。


这一策略奏效了:俄罗斯荣登奖牌榜榜首。他对这种“不义之财”感到自豪吗?“那是一种非常、非常复杂的感觉,”罗琴科夫说,“这是我的义务,我别无选择……我的(职业)发展是基于俄罗斯人在奥运会上的形象。”


这些复杂的情绪来自于更早的觉醒。2011年,他与一名有权势的俄罗斯教练发生争执,并因涉嫌出售类固醇而面临刑事指控。罗琴科夫说,他面临数小时的审讯,目的是迫使他做出他拒绝提供的虚假供词。罗琴科夫认为自己的职业生涯已成废墟,于是刺伤了自己的胸部。自杀未遂,但他被关在莫斯科一家精神病院。


次年,他收到了访问英国的私人邀请,参观为2012年伦敦奥运会建造的反兴奋剂设施。如果俄罗斯想知道英国是否发明了检测兴奋剂的新技术,那么这次旅行至关重要。突然之间,对罗琴科夫的指控被撤销了,他认为这次释放是克里姆林宫策划的,目的是派他去“刺探军情”。


罗琴科夫说,另一个“无法回头的点”是俄罗斯反对派领导人鲍里斯•涅姆佐夫(Boris Nemtsov)于2015年2月在克里姆林宫旁边的莫斯科大剧院大桥被枪杀。五名车臣男子后来被判谋杀罪。罗琴科夫和涅姆佐夫的一些盟友怀疑,这次袭击是上级下令的。罗琴科夫说:“他作为政治家的能力是普京和他的任何顾问的10倍。”“他们是嫉妒,他们不能容忍他。”他说。“我认为涅姆佐夫的死是一个里程碑,俄罗斯假扮民主国家的时间很短。”


俄兴奋剂丑闻告密者


他是一个恶棍还是一个英雄?

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创始人迪克·庞德(Dick Pound)说:“在当时的体制中,他是一个恶棍。”“但他现在已经公开了这一切,而且花费了相当大的代价。他的余生都将担心俄罗斯会努力寻找他,或者把他带回俄罗斯,或者采取其他的解决办法。我不知道这是否让他成为一个英雄,但这的确让他变得勇敢。”


在俄罗斯,罗琴科夫毫无疑问地被指责为恶棍:一个独自工作的流氓演员,一个有精神健康问题的不稳定的说谎者,一个参与西方阴谋破坏俄罗斯声誉的叛国双重间谍。“这都是俄罗斯人的谎言,”他说,“我成了美国间谍?从来没有。”


罗琴科夫对被对手用化学药剂伤害的诚实运动员表示悔恨,但他没有向世界反兴奋剂组织、国际奥委会或其他体育联合会道歉,他指责这些组织从未认真实施有效的控制措施。“我为自己在你们(诚实运动员)面前的行为感到抱歉,”他说,“但我并不为自己在克雷格·里迪(Craig Reedie,Wada前主席)面前的行为感到抱歉。”


无论罗琴科夫转变成一个敢于直言的人的原因是什么,这都是以个人为代价的。“能见到我的孩子和妻子是我的梦想……”他表示,“我再也不能回俄罗斯。”罗琴科夫还说:“体育从来不会是干净的。”


iWeekly周末画报独家稿件,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