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爱尔兰实现疫情中开学,重开学校有何经验?

爱尔兰实现疫情中开学,重开学校有何经验?

评论
摘要: 爱尔兰总理米歇尔·马丁(Micheál Martin)27日宣布,政府将提供3.75亿欧元资金,用于帮助全国的学校在疫情没有完全消除的情况下于下月底顺利开学。据悉,这项计划将不要求学生和老师戴口罩。与此同时,爱尔兰也即将成为少数几个疫情中开学的国家,《连线》表示,来自世界各地的研究表明,开学计划成功与否取决于班级规模、社交距离的落实、学生年龄以及病毒在当地的流行程度。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爱尔兰总理米歇尔·马丁(Micheál Martin)27日宣布,政府将提供3.75亿欧元资金,用于帮助全国的学校在疫情没有完全消除的情况下于下月底顺利开学。据悉,这项计划将不要求学生和老师戴口罩。与此同时,爱尔兰也即将成为少数几个疫情中开学的国家,《连线》表示,来自世界各地的研究表明,开学计划成功与否取决于班级规模、社交距离的落实、学生年龄以及病毒在当地的流行程度。


爱尔兰实现疫情中开学


爱尔兰即将开学

新冠肺炎疫情开始扩散后,爱尔兰各学校从3月13日起全部关闭。爱尔兰教育部长诺玛·弗利(Norma Foley)表示,此次资金计划中一部分将用于在中学以上的学校新增1000名教师和120个辅导员岗位,以保证一旦因疫情出现师资岗位空缺随时可以得到补充。


此外,学校将大幅增设清洁卫生和洗手设施,并将获得更多个人防护用品的供应。小学的每个班级将分别形成一个个独立群体、学生将仅限定在该群体内活动,以降低新冠病毒的传染风险。四年级以下学生,不要求遵循安全社交距离的限制,但政府将利用7500万欧元资金改建教学楼和教室,以确保更高年级学生相互间保持1米的安全社交距离。


一旦校园内发现感染者,以班级为单位的独立群体将被要求自行隔离,感染者和接触者可以在学校特定区域进行感染检测。


据了解,学生们将不被要求在课堂上戴口罩。但在难以保持身体距离的情况下,中学生可以选择佩戴面罩。同样,老师也不会被要求戴口罩,因为口罩会掩盖面部表情,使交流变得困难。然而,在课堂上无法保持身体距离或教师与学生长时间密切接触的情况下,则可以佩戴。


教育部长弗利表示,重新开放学校不仅涉及后勤工作,而且还涉及卫生、人员配备、建筑适应问题。关闭学校是一项重要措施,帮助缓解了新冠病毒的传播。但近几个月来,学生基本的学校生活被夺走,封锁情况已经对年轻人产生了持久影响。


财政部长帕斯卡尔•多诺霍(Paschal Donohoe)表示,正在制定的计划更多地是“投资而非支出”。“让我们的学校重新开学有利于孩子们的福祉和对家庭的支持,也间接地让我们的经济继续发展,重新开学至关重要。”


爱尔兰实现疫情中开学


教育界人士心存担忧

爱尔兰国家教师组织(INTO)秘书长约翰·博伊尔(John Boyle)说,让这些学校在一个月内恢复运转是“一个很大的要求”。博伊尔在《早间爱尔兰》(Morning Ireland)节目中表示:“未来五周有很多工作要做。”但博伊尔确实对将提供给学校的一揽子资源计划感到担忧,他担心资金可能在几周内耗尽。他已要求政府在9月底审查该方案,并在随后的预算期间再次审查。


工党的教育发言人奥瑞登(Aodhan O 'Riordain)同意博伊尔的观点,对公布计划的时间提出了质疑,说这没有给学校的工作人员足够的时间来准备。他说:“我们给工作人员留下了大量工作要做,而现在只有五周的时间。


新芬党教育发言人劳费尔(Donnchadh O Laoghaire)表示,重新开放的计划必须是明确和全面的。他说:“家长、学生、教师、后勤人员和运输人员现在完全不知道能采取什么措施来确保这些需求得到满足。”


校长洛克(Colm O 'Rourke)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学校里的社交距离是“不受欢迎的”,但是学校“必须尽其所能来解决这个问题”。Mary Mother of Hope高中的校长迈克高曼(Enda McGorman)表示,实施额外公共卫生措施的时间“非常紧迫”。他说:“我认为我们很久以前就不再讨论理论上的情况了。我想看到(政府给出)具体细节,这样我们就能马上开始工作。”


爱尔兰实现疫情中开学


重开学校的经验

事实上,在疫情中开学的国家并不多,包括美国在内的很多国家一直在为开学而头疼,那么,那些已经开学的国家能为这些还在疫情中挣扎的国家提供什么经验呢?来自世界各地的研究表明,成功与否取决于班级规模、社交距离的落实、学生年龄以及病毒在当地的流行程度。


一些国家,如挪威和丹麦,在晚春重新开放学校——从年龄较小的学生开始。那里的学校加强了消毒程序,并限制了班级规模,让孩子们在课间休息时分成小组,课桌之间留出空间。根据华盛顿大学全球卫生部门本月早些时候编写的一份关于全球学校实践的报告,由于这些做法的实施,在4月和5月重新开学后,这两个国家的病例都没有增加。


以色列等其他国家在5月取消对周边社区限制的同时开放了学校,导致新冠疫情爆发,截至7月15日,1335名以色列学生和691名工作人员感染新冠。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在以色列,学校重新开学时没有强制戴口罩,也没有制定社交距离规则,每个班最多允许40名学生上课。自5月以来,以色列已经因为疫情再次关闭了125所学校和258所幼儿园。


尽管以色列的数字很吓人,但有其他流行病学案例研究表明,新冠病毒在学校的传播可以受到限制。在德国萨克森州,德累斯顿大学(Dresden University)的医生们在学校5月份重新开学后,对1500名学生和500名教师的血样进行了检测。只有12人对冠状病毒抗体呈阳性,表明社区感染水平较低。研究还报告称,尽管13所受调查的学校中有3所发现了冠状病毒病例,但感染并未在整个学校或附近社区蔓延。


但孩子们有多大可能将病毒传播给教师、工作人员和其他学生的问题仍未解决。韩国一项新的大型研究发现,10岁以下的儿童似乎不太容易传播病毒。虽然原因尚不清楚,但《连线》杂志联系的儿科传染病专家表示,这可能是因为年幼的儿童呼出的含有病毒的空气更少,而且他们更矮,所以任何潜在的飞沫都不太可能到达成人的高度。波士顿布里格姆妇女医院(Brigham and Women 's Hospital)的研究人员今年4月发表的一项研究表明,较年幼的孩子还没有发育出病毒侵入人体并对呼吸系统造成严重破坏的分子钥匙。


但根据韩国的研究,年龄较大的学生在传播病毒的能力上更像成年人,这使得开办学校的决定更加困难。管理者是否应该只允许小学生去学校,而让初中生和高中生呆在家里上网课?如果他们这样做了,年幼的孩子们能够一整天都戴着口罩或者保持社交距离吗?持续的孤立对青少年的心理影响有多大?这些问题还需要决策者按本国国情给予回答。


iWeekly周末画报独家稿件,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