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特朗普深夜换帅,能将其从危机中拯救出来吗?

特朗普深夜换帅,能将其从危机中拯救出来吗?

摘要: 美国总统特朗普15日宣布撤换其竞选连任团队经理。正值特朗普与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竞争进入白热化,以及美国面临新冠病毒带来的健康和经济危机之际,美国媒体猜测,特朗普近期民意支持率落后,因而怪罪竞选经理工作不力。

美国总统特朗普15日宣布撤换其竞选连任团队经理。正值特朗普与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竞争进入白热化,以及美国面临新冠病毒带来的健康和经济危机之际,美国媒体猜测,特朗普近期民意支持率落后,因而怪罪竞选经理工作不力。


特朗普深夜换帅,能将其从危机中拯救出来吗?


深夜发推宣布竞选团队改组

特朗普15日深夜在社交媒体脸书宣布,“提拔比尔·斯特皮恩(Bill Stepien)担任特朗普竞选团队经理”,原经理布拉德·帕斯凯尔(Brad Parscale)将成为团队“高级顾问”,同时继续领导“数字和数据战略”事务。据悉,帕斯凯尔是在特朗普作出上述宣布前几个小时才知道自己被降职的消息。此前,特朗普一直称赞帕斯凯尔是帮助他第一次竞选的“数字权威”。


帕斯凯尔原本是个政治新手,进入特朗普2016年竞选团队后负责运营竞选中的数字广告事务,被认为是帮助特朗普当选的“有功之臣”。2018年初,帕斯凯尔成为特朗普的连任竞选经理。和特朗普一样,帕斯凯尔经常夸大自己的资历,戏剧化自己的人生经历。他自称是“来自堪萨斯州的农场男孩”,但实际上他是在郊区长大的。


特朗普深夜换帅,能将其从危机中拯救出来吗?


《右翼如何失去理智》一书的作者查理•赛克斯(Charlie Sykes)今年1月在接受《卫报》采访时表示:“他(帕斯凯尔)是一个被提拔过度的巨魔。”帕斯凯尔曾表示:“我一直把自己看作某种类型的CEO、商业领袖,我只是想成功。”


然而,帕斯凯尔在任期内一直被指控过度利用竞选活动牟利。根据《赫芬顿邮报》对联邦选举委员会文件的分析,甚至在加入“特朗普2020”计划之前,帕斯凯尔的公司就已经从特朗普的选举委员会中赚取了近4000万美元。近一年多来,帕斯凯尔一直是媒体密切关注的焦点,有关他的行动以及他是否从竞选活动中获得了巨额收入的新闻层出不穷。这些文章把人们的注意力集中在了他在佛罗里达购买的房产和法拉利上,让特朗普感到恼火。帕斯凯尔还出现在竞选广告中,并把他的名字列在筹款活动的名单上,这是竞选经理通常不会做的事情。


但数周以来,除了落后的民调数字外,特朗普还对6月底重返竞选之路的失败感到愤怒。当时,在俄克拉何马州塔尔萨县举行的集会参与人数远未达到预期。这个集会地点是帕斯凯尔推荐的,他预计会有多达10万人参加这场集会,但实际只有6000多人到场,而且户外活动也被迫取消。


特朗普给竞选团队换血的举动立即招致拜登团队的嘲讽。拜登竞选团队发言人15日发声明说:“由于特朗普领导失败,近14万美国人失去了生命,还有数百万人失去了工作。特朗普竞选团队的抢椅子游戏不会解决这个问题。”


特朗普深夜换帅,能将其从危机中拯救出来吗?


新团队经理斯特皮恩

与帕斯凯尔不同,此次被提拔上任斯特皮恩是共和党资深实务操手,曾为前新泽西州州长克里斯·克里斯蒂(Chris Christie)工作,在特朗普2016年竞选团队中负责组织全国现场活动。这次升职以前,他担任特朗普竞选连任团队副经理。


斯特皮恩现年42岁,是一名经验丰富的政治老手,以专注于组织竞选而闻名。刚上任,他已经采取措施审查竞选的状况,还开始检查预算和组织结构图,参与竞选的人士表示,他有可能很快做出改变。但在大选前这么短的时间内,这些改变的范围会有多大还不清楚。


与斯特皮恩在多个竞选项目上合作过的资深共和党策略师迈克•杜海姆(Mike DuHaime)表示:“相比之下,斯特皮恩是一个低调的特工,他刻意避免引人注目。他很少被媒体引用,也不寻求公开露面。他头脑冷静、低调,这在一个混乱的竞选环境中是必要的。他很聪明,善于分析。他擅长那些通常不会被推特和有线电视新闻节目注意到的具体细节策略,但这些手段却真正决定着竞选成功与否。”


值得注意的是,他的升职还得到了一个不受欢迎的人的支持——被定罪的重罪犯、自称共和党肮脏骗子的罗杰·斯通(Roger Stone)。斯通对斯特皮恩的晋升表示赞赏,并告诉《纽约时报》,他是一个“极好的选择”。


特朗普深夜换帅,能将其从危机中拯救出来吗?


《纽约客》:更换竞选经理并不能把特朗普从新冠危机中拯救出来

帕斯凯尔被降职的同一天,几项全国民调显示,特朗普落后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两位数。其中一项调查中,62%的受访者表示,他们认为特朗普“伤害而不是推动”抗击疫情的努力。特朗普一名高级顾问在接受CNN采访时表示,除非特朗普能控制住新冠疫情,否则他的处境非常危险。《华尔街日报》16日称,人们对特朗普处理新冠肺炎疫情的方式普遍存在分歧,导致了特朗普的支持率下降。


《纽约客》认为,在距离选举不到四个月的时间里更换管理人员,大概是总统竞选活动所能做出的最大人事变动。斯特皮恩的任命可能会让共和党感到一丝短暂的心安,但他不会解决特朗普竞选团队本质的问题。直到最近,特朗普似乎还希望,在新冠疫情平缓或被消除后能迅速恢复经济,使他能够采用自己的竞选策略:对核心支持者实行白人民族主义,对摇摆不定的共和党人和独立人士承诺强劲的经济。这一策略的关键在于尽量减少病毒对政治的影响,但病例的复苏,以及加州和其他州的第二波商业复苏被迫取消、商店重新被关闭,让这个计划基本上不可能实施。


而特朗普的B计划是将焦点转移到拜登身上,并把他描绘成民主党左翼的一个摇摇欲坠的工具人。但病毒的迅速传播也阻碍了这一努力,它占据了新闻周期,把人们的注意力从拜登身上转移开,并阻止特朗普举办那种曾帮助他赢得2016年竞选的集会。


在塔尔萨,总统电视台曾说拜登是“激进左翼的傀儡”,但看台上的空座位却成了头条新闻。上周末,特朗普竞选团队以“一场即将到来的热带风暴”为由取消了在新罕布什尔州的集会,但三名消息人士告诉Politico,真正的原因是“对出席率的担忧”。


《纽约客》认为,斯特皮恩的任命不会改变这一切,因为政治损害早在几个月前已经造成,当时总统实际上放弃了对这场数十年来最严重的国家紧急状态的责任。《华盛顿邮报》15日报道,即使在超过13.5万美国人死亡之后,“除了执行不力的联邦健康指南之外,美国仍然没有统一的国家战略。相反,特朗普政府提供的是一种拼凑的解决方案”。


随着疫情进入第六个月,据《纽约时报》统计,病例数量在40个州不断上升。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的数据显示,过去一周,平均每天报告的新增感染人数接近6.2万。这就是2020年大选的背景,而特朗普无法通过更换竞选经理来逃避。


iWeekly周末画报独家稿件,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