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疫情再次失守,印度新建巨型方舱医院接纳病人

疫情再次失守,印度新建巨型方舱医院接纳病人

评论
摘要: 近日,印度新冠肺炎疫情依然在快速发展。截至当地时间6月29日上午,该国病例总数已接近55万,在全球各国确诊病例数排行中升至第四位,仅次于美国、巴西和俄罗斯。根据政府提供的数据显示,印度27日以18500例新增病例创下了该国新冠病例确诊的单日最大增幅。政府回应将开放“世界最大方舱医院之一”进一步抗击疫情,但专家分析其总体形势仍不乐观。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近日,印度新冠肺炎疫情依然在快速发展。截至当地时间6月29日上午,该国病例总数已接近55万,在全球各国确诊病例数排行中升至第四位,仅次于美国、巴西和俄罗斯。根据政府提供的数据显示,印度27日以18500例新增病例创下了该国新冠病例确诊的单日最大增幅。政府回应将开放“世界最大方舱医院之一”进一步抗击疫情,但专家分析其总体形势仍不乐观。


疫情再次失守,印度新建巨型方舱医院接纳病人


专家:确诊总数7月底前可能突破100万

据悉,考虑到对经济造成的损害,印度自3月25日开始执行的全国硬性封锁正在逐步解除,不过据半岛电视台新闻报道,该国一些邦政府正在考虑重新调整至封锁状态。


新冠病毒尤其在印度人口稠密的城市快速肆虐,首都新德里的疫情引起了人们的极大关注,据BBC报道,其累积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数于28日已超80000例,成为该国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城市。消息人士称,新德里已经在使用铁路车厢来容纳病人,并也已接管了旅馆和宴会厅,以缓解医院的压力。


一位当地权威公共卫生专家阿南特·汉(Anant Bhan)说:“除非我们能够加强严格的社交距离机制或封锁,否则感染率将继续上升。”他对法新社说:“与大流行主要更集中在武汉和其他少量城市的中国不同,印度的疫情传播更为分散,这给医疗保健系统带来了更大的挑战。”


半岛电视台称,为了加强追踪工作,德里当局已召集33000名卫生工作者,对全市约200万人进行筛查。然而专家们表示,预计该国疫情不会在数周内达到高峰,并且病例总数可能会在7月底之前突破一百万。


疫情再次失守,印度新建巨型方舱医院接纳病人


印度修建“世界最大方舱医院之一”

据CNN报道,印度已经建立了世界上最大的方舱医院之一,以在这样的形势下与新冠病毒继续斗争。该护理中心和医院被命名为“Sardar Patel COVID”,据印度当地媒体《印度斯坦时报》(Hindustan Times)报道,它有15个足球场那么大,设立在德里的查塔普尔。印度内政部长阿米特·沙阿(Amit Shah)和德里首席部长阿文德·凯杰里瓦尔(Arvind Kejriwal)27日访问了该护理中心。在当天发布到推特上的消息中,凯杰里瓦尔称该中心为“世界上最大的方舱医院之一”。


印度内政部高级官员还将它与中国用来抗击新冠疫情的方舱医院进行了比较,他说:“这将比在中国临时设立的‘雷神山’大10倍。”据悉,早在2月,中国外交官就放出了有关医院建设的录像带,当时这被各国认为是一项壮举。


疫情再次失守,印度新建巨型方舱医院接纳病人


德里政府表示,Sardar Patel COVID护理中心和医院已于28日开始运作,其1万张床位中有2000张已可供使用。沙阿表示,该设施的管理和运营将由印藏边防警察(ITBP)负责。他在推文中补充说:“我为我们勇敢的ITBP员工表示赞赏,他们将在这些艰难的时期内运营这个COVID护理中心。他们对国家和人民服务的承诺无与伦比。”


德里政府此前曾预计,到本月底,该市的COVID-19病例数可能将增加到10万,需要约15000张病床,因此医疗资源十分紧俏。新德里全印度医学研究所主管后来表示,该模型可能高估了疫情的扩散,但有必要为最坏的情况做准备。


测试追踪少、缺乏公私合作,首都“浪费”了封锁?

BBC分析认为,造成新德里出现疫情如此爆发的局面似乎是由于,市政当局并没有完善利用该国长达两个多月的全国严格封锁,从而错失机会之窗。缺乏病例接触者追踪,与私人卫生服务机构的协调不力,以及新冠污名化的环境都导致了该市确诊人数激增。


疫情再次失守,印度新建巨型方舱医院接纳病人


印度公共卫生基金会主席雷迪(K Srinath Reddy)告诉BBC,只有“早期的病例识别和详尽的联系人追踪”才可能成为印度疫情的“特效药”,然而两者都没有发生。该国医学研究理事会(ICMR)进行的接触者追踪研究发现,1月至4月之间,印度针对每个确诊病例平均测试了20位接触者,但是各地区之间的数值差异巨大。研究显示,印度卡纳塔克邦(Karnataka)等一些邦平均开展了93次接触者测试,而新德里仅开展了9次。有人在推特上表示,即使是“家庭成员测试呈阳性后当局也没有与其家人联系”。本月早些时候,德里卫生部长表示,鉴于案件数量众多,官员们只是在追踪直接接触者。


政府未能与私人医疗保健建立伙伴关系也被认为是一大疏忽之处。据BBC报道,尽管私人医疗保健在印度发挥着巨大的作用,但大部分检测责任还是由人手不足和人满为患的政府实验室和公立医院承担。这意味着许多有症状的人宁愿待在家里,也不愿在公立医院排长队。


此外,公共卫生专家提出,政府也非常忙于追求临床服务,可能以至于忽略了基本的公共卫生职能。德里甘加拉姆爵士医院的血管外科医师萨特维克(Ambarish Satwik)博士说,“整个疾病都受到极大的污名化”。“如果您接到警察的电话,或者接到地区监视官员的电话,说您将被带到隔离所,那谁会接受检查?”萨特维克博士问。“这个过程就是惩罚。”他补充道。雷迪说,政府“应该建立一个有同情心的环境”。


专家认为,这些工作如果在疫情封锁期间完成了,那么即使印度从5月的第三周开始放宽限制,当局也将能够采取迅速而明智的措施控制住疫情。


iWeekly周末画报独家稿件,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