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白宫密友约翰·博尔顿的复仇

白宫密友约翰·博尔顿的复仇

摘要: 美国前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约翰·博尔顿出版回忆录《涉事之屋:白宫回忆录》,揭露他任内与特朗普打交道的种种细节。博尔顿是美国政坛著名的鹰派人物,他的政治观点激进,喜欢用军事行动说话,认为美国应该对中国、伊朗与朝鲜等国家采取更强硬的手段。2019年,博尔顿与特朗普渐生龃龉,特朗普在推特上宣布炒掉他的消息。《涉事之屋》也许正是博尔顿的一次报复。

美国前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约翰·博尔顿出版回忆录《涉事之屋:白宫回忆录》,揭露他任内与特朗普打交道的种种细节。博尔顿是美国政坛著名的鹰派人物,他的政治观点激进,喜欢用军事行动说话,认为美国应该对中国、伊朗与朝鲜等国家采取更强硬的手段。2019年,博尔顿与特朗普渐生龃龉,特朗普在推特上宣布炒掉他的消息。《涉事之屋》也许正是博尔顿的一次报复。在他的形容中,特朗普无能、愚昧又腐败。美国媒体用“爆炸性揭露”这样的词语来形容《涉事之屋》中的爆料。但除了讽刺与批评,博尔顿似乎未能给特朗普治下的美国带来更多实质性建议。


2018年博尔顿就任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时,白宫门外有人打扮成他的样子示威。

2018年博尔顿就任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时,白宫门外有人打扮成他的样子示威。


今年2月,有学生在博尔顿的演讲活动中举牌,抗议他出版回忆录却不肯在弹劾调查中作证的举动

今年2月,有学生在博尔顿的演讲活动中举牌,抗议他出版回忆录却不肯在弹劾调查中作证的举动。


从进入特朗普的白宫开始,约翰·博尔顿就知道自己不会在这里交到什么朋友。他对不少特朗普的员工都不屑一顾。在最新出版的回忆录《涉事之屋》中,他嘲笑、批评的人从已经离职的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尼基·黑利跨到现任美国财长姆努钦和国务卿蓬佩奥。当然,最大的靶子还是总统特朗普。在博尔顿的形容中,特朗普无能、愚昧又腐败,“没有做总统的能力”。这本详尽爆料白宫内幕的回忆录像一颗炸弹,在正式出版之前就引爆了华盛顿。媒体纷纷用“惊人”“爆炸性揭露”这样的词来形容。《涉事之屋》上市前,美国政府对博尔顿提起诉讼,称书中有可能损害国家安全的机密信息,试图阻止书籍上市,请求被法官驳回。几天后,《涉事之屋》成功亮相各大书店与热门书籍排行榜。当博尔顿出现在ABC新闻台的特别访问节目时,节目吸引了全美610万名观众收看。


尽管热卖,回忆录似乎没有改变博尔顿的形象,甚至还为他招来一些新的骂名。这名服务过四位美国总统的官员被视为强硬、激进、好战的鹰派。他习惯右手扶眼镜,留一瞥胡子。《大西洋月刊》形容博尔顿作风急切又充满活力,有时候走路太快,安保人员被他撇在身后。投下这枚“炸弹”前,博尔顿拒绝在弹劾特朗普的调查中出庭作证,转手却丢出一本内容详尽的回忆录。这个举动引来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的批评,《华盛顿邮报》也在书评中写道,回忆录内容令人震惊,可惜博尔顿的爆料来得太晚了。


《涉事之屋》在美国书店正式上市。

《涉事之屋》在美国书店正式上市。


2019年,博尔顿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内。

2019年,博尔顿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内。


最激进的反精英派

博尔顿与特朗普的关系并不是一开始就这么糟糕。2016年大选时,博尔顿为特朗普投了票。2018年,特朗普任命他为新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今日美国》等媒体当时担心这是一次“强强联合”,认为博尔顿这个“鹰派中的鹰派”会鼓励特朗普采取更激进的外交政策,导致更多军事冲突。也有观点称特朗普当时认为博尔顿身上有自己的影子,他们同样口无遮拦,都质疑联合国这样的大型国际机构是否有存在的必要。


然而17个月后,特朗普突然在推特上宣布已经炒掉博尔顿,理由是“我对他的许多意见强烈不认同”。《纽约时报》爆料,特朗普觉得博尔顿的一些想法过于疯狂,自己必须约束他。博尔顿的前任麦克马斯特离职时,特朗普送出感谢信,称他为“‘美国优先’政策的建筑师”。相比之下,在推特上宣布辞退消息更像是对博尔顿本人的羞辱和否定。不到一年,博尔顿就用《涉事之屋》给了特朗普一击。翻看博尔顿过去的履历,也许不会对他的“复仇”之举感到奇怪。


“美国最愤怒的新保守主义者。”这是《时代》周刊2007年给博尔顿的评价。在政治领域,他似乎永远在挑起新的争议、批评。博尔顿出生在美国巴尔的摩市,父亲是消防员。他的父母都没有完成高中学业。根据《巴尔的摩太阳报》的披露,读高中时,他已经表现出对外交与政治领域的兴趣,他的历史老师因他热爱政治与外交,给他取了一个绰号:“毛。”


高中毕业后,博尔顿进入耶鲁大学学习法律,与比尔·克林顿和希拉里·克林顿是同学,和后来成为最高法院大法官的克拉伦斯·托马斯住在同一栋宿舍楼。政治观念与成长背景的不同注定了博尔顿与克林顿和希拉里等人无法成为朋友。他的朋友回忆,博尔顿是耶鲁校园里的少数派。他在上一本回忆录《投降不是选项》中写道,大学时的自己在同学中“像外星人一样”。他来自工薪家庭,他的同学们却大多出身富贵。他支持战争,认为男女不应该接受相同的教育。他们高举的则是反战、支持两性平权的标语。只有持类似保守派观点的托马斯和他成了朋友,托马斯曾说与博尔顿相处“简单而平等”。尽管对越战报以关注和热情,博尔顿却想办法躲掉了兵役。他后来解释称当时美国已在失败边缘,“我不想死在东南亚的稻田里”。


从耶鲁大学取得法学学士与博士学位之后,博尔顿在华盛顿一家律师事务所任职律师,之后加入里根政府,担任助理司法部长。《纽约客》引述一名曾与博尔顿密切合作的美国官员的话,称耶鲁的生活塑造了博尔顿一生对精英阶层的蔑视。他认为这些含着银汤匙出身的同学们“永远有父母撑腰,因此软弱而无能”。这与他之后的一些政治观点一脉相承—他总是批评一些美国鸽派外交官们“不积极倡导美国的利益”“只会妥协”。


老布什执政时期,博尔顿出任负责主管国际组织事务的助理国务卿一职,由此开始涉足外交。进入政坛后的博尔顿愈发清晰地展现出他对军事行动的热情和进攻性。在博尔顿看来,美国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真正有能力的大国。他坚称萨达姆藏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必须用武力清除。他对中国态度强硬,还认为美国应该对伊朗和朝鲜采取更激进的手段。他批评联合国是鸡肋组织。纽约的联合国大楼有38层,博尔顿曾说“把其中10层去掉也没什么不同”。路透社称他在办公室里挂着一把没有子弹的手枪,以表达自己的政治立场与风格。英国BBC新闻网爆料,他曾试图在办公室排挤与他相处不来的情报分析师,甚至暗中挤兑他当时的上司、国务卿科林·鲍威尔。与博尔顿打过交道的巴西外交官何塞·布斯塔尼公开称博尔顿为“欺凌者”,他本人曾威胁布斯塔尼“我们知道你的孩子住在哪儿,我知道你的两个儿子在纽约”,为的是让布斯塔尼主动从国际禁止化学武器组织中辞职。


即使在政坛人缘不佳,博尔顿还是在一定程度上左右了美国与国际社会的关系。在他的帮助下,时任美国总统小布什建立了“防扩散安全倡议”。他一度卸任政府职位,频频在福克斯电视台亮相,批评奥巴马政府的外交政策过于软弱,反对美国与古巴恢复外交关系、批评伊核协议。他的一些观点与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政策不谋而合,这最终又将他带回了白宫,只是他与特朗普的这段关系最终也急转直下。


2005年,出任美国驻联合国大使的博尔顿与时任总统小布什一起出席联合国安全理事会的会议

2005年,出任美国驻联合国大使的博尔顿与时任总统小布什一起出席联合国安全理事会的会议。


2018年,博尔顿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和国务卿蓬佩奥一起出席北约峰会

2018年,博尔顿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和国务卿蓬佩奥一起出席北约峰会。


复仇火焰能烧多久?

如果《涉事之屋》是对特朗普的复仇,那么博尔顿的目的也许不仅是想让特朗普难堪,更想毁掉他的政治生涯。博尔顿公开在采访中说希望特朗普“被历史铭记为‘只配干一届的总统’”。他不仅揭露特朗普连阿富汗总统是谁、芬兰是否为俄罗斯的一部分、英国有没有核武器这样的基本信息都不了解,还爆料他要求土耳其与乌克兰等国帮助自己赢得连任,再予以政治或经济好处交换。但部分主流媒体也对这本书提出疑问,它是否真的能对特朗普有任何实质性打击?书中内容可信度有多高?单就一本回忆录来说,Vox新闻网等媒体都认为它的写作水平不高,文字并不优美。《纽约时报》在书评中批评博尔顿记录了许多无关紧要的细节,“太过夸大自己,显得繁琐而混乱”,还将博尔顿拒绝在弹劾调查中出庭作证的行为与他当年逃避参军的行为相比,认为这是“自以为是、自私自利的宿命论”。书评写道:“博尔顿在两种无法兼容的冲动中挣扎。他想像那些敢于拿自己的职业生涯冒险,去揭露白宫内幕的勇士一样站出来,又想讨好那些他必须依赖的共和党同胞。”


“博尔顿在书中将自己塑造为英雄。”《华盛顿邮报》说。“他完全没有提供自我反思与批评,这是本书的重大缺陷之一。”《涉事之屋》似乎是一次“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袭击。它只对总统提出一个又一个指控,没有对特朗普治下的美国给出任何实质性建议与计划。《华尔街日报》则评论:“《涉事之屋》作为一个话题的成功,远甚于作为一本书的成功。”它揭露的是一个人们早已了解的特朗普,唯提供了更多详细生动的细节。合上这500多页的不满与讽刺之后,读者似乎并不能获得更多。


撰文— 林湃 编辑— Y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