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南海局势突变?菲律宾在争议领土搞扩建

南海局势突变?菲律宾在争议领土搞扩建

摘要: 近半个月以来,从菲方反悔终止美菲的《访问部队协议》到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向联合国致函抗议中国在南海的主权请求,中国南海的领土争端问题正在迅速升级和变得更加扑朔迷离。近日,加上菲律宾进一步在争议领土大力发展基建设施,这样种种前所未有的亲美行为也正“助燃”中美之间的军事较量。

近半个月以来,从菲方反悔终止美菲的《访问部队协议》到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向联合国致函抗议中国在南海的主权请求,中国南海的领土争端问题正在迅速升级和变得更加扑朔迷离。近日,加上菲律宾进一步在争议领土大力发展基建设施,这样种种前所未有的亲美行为也正“助燃”中美之间的军事较量。


南海局势突变?菲律宾在争议领土搞扩建


说变就变,菲方暂停终止美菲《访问部队协议》

据VOA新闻报道,菲律宾外交部长洛钦(Teodoro Locsin)于2日宣布,菲律宾暂停终止与美国签署的《访问部队协议》,直至2020年底。在期满之后,菲方有权再次选择暂停终止6个月。


菲方政府曾在2月份表示,将终止这份协议,触发因素是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对美国拒绝向其政治同盟授予签证感到不满。该协议是菲律宾与美国在1998年签署的重要军事协议之一,其允许美军自由进入菲律宾进行联合军事演习,在东亚发生任何冲突的情况下,华盛顿视东南亚群岛为战略要地。如需终止协议,一方应以书面形式通知另一方,在通知180天之后协议自动终止。


南海局势突变?菲律宾在争议领土搞扩建


这一决定让各国大跌眼镜。据悉,在此次改变计划之前,杜特尔特对美方态度一直不佳,一改前任总统的亲美倾向,并且多次表示强烈反对美国的势力插手菲律宾的海域,向中国靠拢。分析人士认为,此次事件表明,尽管杜特尔特对华盛顿感到不满,但他同意给予美国第二次军事协议的谈判机会表明,菲方与中国的关系正在陷入又一次困境。


洛钦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突然促使政府保留了该协议的原因是,亚洲“加剧的超级大国压力”。菲律宾大学国际海事教授杰伊·巴东巴卡尔(Jay Batongbacal)说:“可以说,所有人都认为现在不是放下警戒的好时机。”该地区的学者说,这里的压力与中菲间不断摩擦的南海主权纠纷问题有关。


另外,《外交官》指出,全球COVID-19大流行可能也是导致计划改变的一个重要因素。据信,菲律宾军队是该地区装备最差的军队之一,随着在大流行中军队的回旋余地变得有限,美菲之间的持续合作可能会提高其应对各种突发事件的能力。一旦发生冲突,菲律宾军队将特别需要其立即提供支援,如果《访问部队协议》终止,美军只有获得特别许可才能进入菲律宾。


菲律宾在争议岛屿展开行动

在宣布暂停终止协议不久,菲律宾便在南海搞起了新一轮动作。据BBC报道,当地时间9日,菲律宾宣布其在中业岛(菲律宾称帕格-阿萨岛)上完成了沙滩坡道的建造,并有计划向岛上运送物资为进一步扩建做准备。


南海局势突变?菲律宾在争议领土搞扩建

▲国防部长罗伦沙纳(Delfin Lorenzana,右四)率领一众高级军官飞往该岛,为海滩堤岸主持启用仪式。


据悉,中业岛是南沙群岛的第二大天然岛,尽管该岛正由菲律宾支配,但中菲就该领土的主权存在争议。之前在被中方反复敲打多次后,菲律宾暂时停止了对中业岛的重启和扩建。此次,菲律宾的国防部长德尔芬·洛伦扎纳(Delfin Lorenzana)在一份声明中说:“我们现在可以进行在帕格-阿萨岛计划的其他项目。”他说,完成坡道是“必不可少的第一步,这将有助于将必要的建筑设备运输到该岛。”洛伦扎纳同时形容这一发展是“历史性”里程碑。


声明还表示说,马尼拉已拨出13亿比索(约1.83亿人民币)用于岛上的建筑和维修工程。


此前,中方在南海设立行政区,以及在永暑礁上设南沙区政府招致了菲律宾反对。菲方认为永暑礁属于菲律宾的卡拉扬群岛。《日经亚洲评论》认为,菲律宾在争议岛屿展开行动的行为巩固了马尼拉的海上防御地位。菲方报道指出,这项经施工三年完成的海滩坡道工程是为岛上军队建造“基础支持系统”的第一步,菲律宾下一步的计划是开始修复飞机跑道,然后为空军建造其他设施。


据信,南沙群岛的争议岛屿一直被美国视为可能爆发冲突的热点。去年美国首次明确表示在菲律宾受到第三方侵略的情况下,美国将履行对菲律宾的安全保障义务。


南海局势突变?菲律宾在争议领土搞扩建


南海局势紧张,中美竞争加剧

BBC认为,菲律宾最近公开在南沙群岛有争议岛屿上扩建设施,将加剧与中方关于南海的主权争议,而成为美中军事对抗的潜在热点。长期以来,美国被认为在利用南海争端遏制中国作为海上强国的崛起。蓬佩奥曾在2019年3月访问马尼拉时表示:“中国在南海修建岛礁,进行军事活动危及到菲律宾的主权、安全和经济民生,也对美国构成威胁。”北京大学海洋研究所海洋战略研究中心主任兼教授胡波认为,在两国之间总体战略竞争加剧的背景下,南海成为一个例外的可能性很低。


胡波表示,中国作为南海最大的沿海国在此问题上有着重大利益攸关:领土主权、管辖水域和海上交通通道。随着中国军事现代化的发展,在该地区的军事平台自然是日益活跃的。同时,美国高度重视海上优势,航行自由以及对地区国家的安全承诺。因此,双方在南海军事存在的摩擦不可避免,美国军方在南海习惯于无与伦比,不可挑战,并且不准备适应中国的海上崛起。


胡波同意,由于菲律宾近期的举动,中美可能将为军事冲突和南海恶劣的局势做准备,但他不认为有迹象表明双方欲通过在战略或行动上使用武力来解决其矛盾。在日常的军事互动中,风险确实在增加,但是只要没有主观的冲突欲望,这些风险很可能得到控制。


据信,中美间确实每天都有数次海上交战,从4月中旬到5月初,美国海军向中方“海洋地质8号”科考船与马来西亚“西卡佩拉”号(West Capella)钻井船”之间的所谓对峙区派出了多艘军舰,包括美国LHA-6号,以阻止中国的行动。不过,专家指出,大多数活动仍是安全的,只有少数涉及一些风险。而且,最近的大流行使国家和军方更加敏感,这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局势的紧张趋势。


iWeekly周末画报独家稿件,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