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美新冠病例逾136万,福奇参与听证会仍泼冷水

美新冠病例逾136万,福奇参与听证会仍泼冷水

摘要: 当地时间12日上午,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福奇(Anthony Fauci)通过视频连线出席参院听证会,称美国新冠病毒死亡总数可能高于官方统计,并称新冠病毒在今年秋冬也不会消失。同时,他还表示各州和城市如果过快开放,将面临严重的后果。CNN认为,福奇在发布会上发表的部分言论是对特朗普政府一种平静的反抗。

当地时间12日上午,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福奇(Anthony Fauci)通过视频连线出席参院听证会,称美国新冠病毒死亡总数可能高于官方统计,并称新冠病毒在今年秋冬也不会消失。同时,他还表示各州和城市如果过快开放,将面临严重的后果。CNN认为,福奇在发布会上发表的部分言论是对特朗普政府一种平静的反抗。


福奇发出警告

美国参议院12日通过视频连线就“安全返校复工”举行听证会,福奇等白宫抗疫小组重要成员视频出席。福奇在会上警告国会说,在美国试图战胜新冠疫情之际,过快结束封锁可能会带来严重后果,包括疫情新的爆发。“如果一个社区、一个州或一个地区不遵守这些(关于安全结束封锁的)准则并重新开放……后果将会十分严重。”


他还表示,美国真正的新冠肺炎死亡人数可能远高于迄今为止报告的8万人。“我们大多数人觉得死亡人数很可能高于这个数字。”不过,他也淡化了真正死亡人数可能高出报告人数50%的担忧。他指出:“可能有的新冠肺炎患者没有被计入新冠肺炎确诊人数(因为他们死在家里,根本没去医院)。”


美新冠病例逾136万,福奇参与听证会仍泼冷水


福奇在会上还强调,病毒“自己消失”不可能发生,“新冠病毒是一种高传染度病毒,很可能长存在地球某处,有天再回来找我们”。他表示:“如果我们不采取适当的应对措施,在秋季到来时,毫无疑问社区内将会出现感染,那么我们就有可能面临(疫情)死灰复燃的危险。”


疫苗研发道阻且艰

听证会上,福奇有关疫苗的评论突出了疫苗研制道路上的另一种复杂性。福奇说:“你可以有任何你认为合适的东西(疫苗),但(疫苗)不会引发那种最终被证明具有保护作用与持久保护作用的免疫反应。”“所以最大的未知数是,它会有效吗?”


不过,福奇也表示,他“谨慎乐观地认为,我们将有一款候选疫苗,会有一定程度的效用,希望有一个足够的百分比诱导群体免疫,保护待在家中的人们。”


美新冠病例逾136万,福奇参与听证会仍泼冷水


据CNBC报道,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下属机构——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一直与生物技术公司Moderna合作,以快速开发一种潜在的疫苗。福奇12日表示,在研制成功前,美国需要继续努力减缓并控制疫情。


福奇说,流行病学家的另一个担忧是,疫苗会产生事与愿违的结果,使得病毒变得更强。他说,过去至少有两种疫苗有过“非理想应答”(suboptimal response)。“当人们接种疫苗时,疾病的发病机制就会增强,这总是令人担忧,所以我们要确保这不会发生。这是两个主要的未知数。”


平静的反抗

特别值得关注的一点是,福奇这一系列言论遭到美参议院议员兰德·保罗(Rand Paul)的质疑。保罗在听证会上称,科学家应该稍微“谦虚一点”,因为他们不了解什么对经济最有利,“我尽可能尊重你,我不认为你能做最终决定。我们可以听取您的建议,但是也有一种声音称,我们能安全地重启经济,不会有病例的激增,事实将证明这一点。”


美新冠病例逾136万,福奇参与听证会仍泼冷水


福奇表示,从未将自己当做新冠肺炎疫情的权威。“我从未把自己的(说法)当做最终决定,只是提供声音,我是科学家、医生,也是公共卫生官员。我根据最佳的科学证据去提供建议。”福奇还说,他没有给经济方面的建议,“我没有给出除公共卫生以外的建议”。


此外,双方还针对重启校园的问题展开辩论。保罗建议,儿童应该在秋天回到学校,他认为,儿童感染新冠病毒的风险较低,死亡率也低。但福奇表示,“你是对的,在总体上,儿童的情况要比成年人和老年人,尤其是那些患有基础疾病的人,要好得多,但是我非常谨慎,也希望(保持)谦卑,因为我对这种疾病一无所知,这就是为什么我对广泛的预测持保留态度。” 


美新冠病例逾136万,福奇参与听证会仍泼冷水


CNN认为,福奇的这些话乍一看似乎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话里话外都透露着另一层意思。


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福奇毫无疑问是目前世界上最著名的医生。30多年来,他一直是最知名的传染病专家,曾在六位总统手下工作。这是一个有权自我感觉良好的人。要问谁知道关于新冠病毒的最多事情,福奇至少比任何一个美国人都知道得多。


然而,在一个由美国参议员组成的委员会面前,以及在国内观看听证会的全国观众面前,他承认,他对这种疾病的“一切”并不了解。他对预测疾病对儿童的影响,疾病对已经康复的人再次感染的可能性,或者一种可能的疫苗的效力都很谨慎。相比之下,这种谦卑,这种承认自己不知道未知的事情的态度,和特朗普及一些官员产生了强烈的对比。特朗普11日表示:“我们到了那个时刻,我们取得了胜利。”他还在同一场新闻发布会上说:“在我的一生中,做了很多正确的决定。我拯救了成千上万人的生命。”


CNN认为,这种对比非常的滑稽。一方面,一个很有资格说自己最了解的人没有这样说。另一方面,一个既不是医生,也不是流行病学家,也不是传染病专家的人却在宣告胜利,并为自己的胜利而沾沾自喜。


尽管,一直以来福奇不愿直接批评特朗普在新冠病毒问题上的夸大之辞,在某些情况下,他甚至不愿批评总统对新冠病毒和政府处理方式的赤裸裸的谎言,但这位医生12日的所作所为被CNN理解为对特朗普主义的一个标志性特征——无所不知——的无声反抗。


美新冠病例逾136万,福奇参与听证会仍泼冷水


特朗普想要告诉国会和全国的是,关于新冠病毒的一切都比他预期的要好。特朗普在应对新冠方面所做的已经超出了人们的预期。一种疫苗正在研制中,肯定会起作用。而福奇没有做这些。他指出,即使疫苗研制出来了,“也不能保证会有效”。福奇没有谴责各州在没有达到既定的联邦指导方针的情况下就重新开放,而是实事求是地说:“确实存在引发无法控制的疫情爆发的风险。”在回答有关该国在控制新冠病毒方面的进展情况的问题时,福奇说:“如果你认为我们已经完全控制住了,那就错了。”


一次又一次,福奇把别人抛出的所有的问题都拉回病毒冰冷、严酷的现实:病毒是新的,它在进化,它还不能被有效地预测——至少福奇还不能。CNN认为,这可能不是美国人想听到的答案,也不是特朗普想听到的答案。但是福奇对待病毒的谦卑态度是我们作为一个国家希望有一天能够超越它的唯一方法:承认确定性是难以捉摸的野兽,承认我们所不知道的和兜售我们所做的一样重要。


iWeekly周末画报独家稿件,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