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新冠带来失业潮,但机器人们已经准备就绪

新冠带来失业潮,但机器人们已经准备就绪

摘要: 你害怕被机器人取代吗?一个完全受人工智能统治的时代似乎还很遥远,但新冠病毒的到来正在为我们加速这一进程。近日,美国布鲁金斯学会大都会政策计划的高级研究员兼政策主管马克·穆罗(Mark Muro)在与同事联合发表的博客中提出,COVID-19大流行重燃了关于科技取代人类的担忧,因为“任何与冠状病毒相关的衰退都可能带来自动化高峰”。

你害怕被机器人取代吗?一个完全受人工智能统治的时代似乎还很遥远,但新冠病毒的到来正在为我们加速这一进程。近日,美国布鲁金斯学会大都会政策计划的高级研究员兼政策主管马克·穆罗(Mark Muro)在与同事联合发表的博客中提出,COVID-19大流行重燃了关于科技取代人类的担忧,因为“任何与冠状病毒相关的衰退都可能带来自动化高峰”。


新冠带来失业潮,但机器人们已经准备就绪


新冠加速AI对劳动力的渗透

人工智能、数据科学和技术在抗击冠状病毒大流行中虽然发挥了不可忽视的作用,但同时它的迅猛发展业正为我们带来焦虑。该博客指出,在疫情期间,失业率上升,经济衰退,直观看来这将使未来人工的成本相对降低,但其实恰恰相反,随着企业收入的快速下降,与自动化比较,人力会变得相对昂贵。


穆罗表示,自动化通常发生在突发事件的背景之下,尤其是集中在经济危机之后的糟糕时期。 “此时此刻,雇主选择解雇技术水平较低的工人,并用技术和技术含量更高的工人或科技代替他们,从而提高劳动生产率。”博客写道。他们的研究显示,这一自动化包括使用高科技企业软件,其价格已不再像十年前那样昂贵,成本一直在不断下降。布鲁金斯学会认为,实际上货架上有很多新的高质量技术在等待部署,而这些的性价比都比使用人工更高。


世界各地公司的行动也在证明着这一推测,这场大流行的危机迫使人们快速进行新的长远规划。《卫报》报道,安永会计师事务所(EY)最新的一项调查显示,约有41%的受访雇主表示,为了准备好应对危机后的世界,他们正在投资加速企业自动化。安永的史蒂夫·克鲁斯科斯(Steve Krouskos)表示:“人员‘伤亡’是这场危机中最悲惨的一面,不仅在丧生方面,而且在生计危险的方面。”


新冠加速AI对劳动力的渗透


哪些工作更危险,哪些相对安全?

研究指出,尽管总体上自动化可能会在工作场所激增,但并非所有人都同样脆弱。布鲁金斯学会表明大约有3600万个工作对自动化具有“高度”敏感性。


自动化浪潮可能会影响最“常规例行”的职业,例如生产、餐饮服务和运输等领域的工作。团队中的经济学家研究发现,在美国过去30年的三场衰退中,其中88%的工作流失发生在“例行的”可自动化职业中。这意味着此类工作占了应对危机中失去的“基本上所有”工作。因此,在大流行期间,由于饭店和酒吧关门,年轻工人可能会因为集中在食品行业而面临更高的风险。此外研究还指出,中级技术行政职位也易受到AI的影响(无论是簿记、财务分析,甚至是软件开发之类的职位)。


那么哪些行业会相对安全、稳定?穆罗和他的同事认为,卫生、教育和政府,这些方面的压力相对较小,至少不会像其他行业一样立即迎来裁员。例如,直接进行面对面的健康互动类工作可能会非常安全。不过,教育方面依旧会迎来很大改变,即往线上发展。这是由于在财政压力下,教育可能需要考虑改变工人或政府的结构,引入新的技术。


哪些工作更危险,哪些相对安全?


对于自动化,女性面临独特挑战

麦肯锡全球研究所(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在2019年发表的一份报告显示,在未来十年中,两性都面临着大致类似的“流离失所”风险,但是如报告的作者在《哈佛商业评论》一文中所写,面对自动化,女性“将需要比男性接受更重大的过渡”。美国新闻网站AXIOS总结称,简而言之,自动化将加剧劳动力市场中现有的性别鸿沟。


首先,调查发现,部分女性从业比例很高的行业可能会处于不利地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2019年的一份报告表明,在大多数职业中,女性执行的常规例行任务比男性多。同时,尽管发达国家的女性通常拥有与男性同等或更高的高等教育毕业率,但在全球范围内,她们仅占STEM领域(特指科学、技术、工程、数学这四大领域)学生的35%,通常只占不到20%的技术工作,而正是这些职业受到自动化威胁的最小。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的莫莉·金德(Molly Kinder)表示:“展望未来,现实是女性在许多将受到自动化打击的职业中占主导地位。”


对于自动化,女性面临独特挑战


同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报告发现,担任经理或更高级别的专业人士将帮助避免“被自动化”,然而总体而言,女性担任这两个职位的可能性都比男性小。因此,这样的天花板对女性适应自动化市场十分不友好,并且在自动化的压力下,其余工作的薪水往往低于管理职位。此外,由于女性通常比男性花费更多的时间照顾孩子或亲戚,女性经常会面临“双重转变”,“这限制了他们获得晋升或接受再教育的能力。”金德指出。


即便如此,宣布女工是否一定会受到比男工更大的伤害还为时过早。美国公共政策研究所的雷切尔·斯坦森(Rachel Statham)已开始呼吁:“我们需要确保所有人都能获得未来经济中的良好新工作。”专家指出,加强社会保障体系可以减轻人们在适应转型过程中的负担,而增加公司董事会中的女性人数也会产生涓滴效应。


iWeekly周末画报独家稿件,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