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N号房间”性丑闻:16名未成年人与26万观众

“N号房间”性丑闻:16名未成年人与26万观众

评论
摘要: “胜利案”过去一年,韩国又一桩骇人听闻、规模庞大的性丑闻正将该国的名声推向风口浪尖。“N号房间”案件涉及26万韩国男性和一些未成年女性受害者。涉案的Telegram是一款短信应用,在这起案件中,人们利用这个平台上传带有性意味的视频,换取加密货币支付。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胜利案”过去一年,韩国又一桩骇人听闻、规模庞大的性丑闻正将该国的名声推向风口浪尖。“N号房间”案件涉及26万韩国男性和一些未成年女性受害者。涉案的Telegram是一款短信应用,在这起案件中,人们利用这个平台上传带有性意味的视频,换取加密货币支付。


“N号房间”事件

所谓韩国“N号房间”事件,是指犯罪嫌疑人利用即时通信软件Telegram,开设多个聊天室,共享非法拍摄的性剥削视频和照片,聊天室大都以数字编号命名,只有付费成为会员才能观看。根据警方掌握的情况,至少有74名女性受害者,其中还包括16名未成年人。目前警方已追查到124名涉案人员,其中主犯赵主彬(音),与其他17名犯罪嫌疑人已被拘捕。


“N号房间”事件


2019年9月,赵主彬在房间创始人“GodGod”和第二任运营者“Watchman”之后接手运营“N号房间”,在聊天室发布性剥削画面供会员观看并收取会费。案犯们冒充警察威逼利诱受害者们拍摄裸照再用这些照片威胁受害者,对受害者实施性犯罪,还将犯罪过程拍摄下来发布到了会员收费制的聊天群。


 另据韩国警方23日确认,“N号房间”聊天群三大运营者之一的“Watchman”已于去年年末被拘捕。目前韩国警方正在追捕另一名运营者“GodGod”。


“N号房间”事件


超强学霸“赵博士”

19日晚,“N号房间”的运营者被拘留。截至22日,韩国警方已对涉案的共犯13人进行立案,并拘捕了为首的“博士”赵主彬。


据韩国SBS电视台23日独家报道,出于防止下一个受害对象出现和对司法搜查提供帮助的目的,节目组决定公开犯罪嫌疑人的身份——现年25岁的赵主彬。赵所学专业为信息通讯,由于喜欢写作,赵还曾获大学读后感竞赛的一等奖,由此担任学报主编。赵主彬大学4年中有3年各学科平均绩点都在4.0以上,还多次获得奖学金。


“N号房间”事件


虽然从校内生活看,赵堪称优秀学生,但他与同学的关系并不融洽。据赵主彬的同学反映,大学期间赵在性方面并没有出格的行为,“从外表看就是普通学生”。据警方调查,赵靠网络骗取钱财自其毕业后的2018年就开始了,首先是开设网站以售卖毒品的虚假广告欺诈钱财,此后于2019年9月设立专门收费传播女性性剥削视频的“N号房间”聊天群。


这个可怕的“N号房间”里放着一些视频,视频中女性被当作动物对待,而不是有尊严的女性。同时里面还有一些非常糟糕的场景,如妇女被几个男人强奸,把剪刀插入阴道,剪乳头,等等。据称,赵主彬还强迫受害者在自己的身体上刻上“奴隶”这个词,并摆出特定的姿势“表忠”。


韩国“强奸文化”

23日,韩国总统文在寅就“N号房间”事件表示,此案是践踏受害者的犯罪行为,要求警方调查聊天群所有会员。文在寅承诺,政府将删除所有涉案视频,并为受害者提供法律、医疗等所需支援。如果有需要,警方将为此成立特别调查组。


文在寅


另外,来自青瓦台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告诉媒体,这起案件可能会促使政府重新审视现行法律,并寻求修改法律,以防止类似的犯罪在未来发生。


尽管包括赵主彬在内的主要嫌疑人已被逮捕,但公众似乎还想要更多。许多人不满足于要求对Telegram上的其他色情网站进行更严厉的处罚和更广泛的调查,还希望政府能做得更多。


“N号房间”性丑闻


韩国网络性反应中心主任徐圣熙(Seo Seung-hee)就是其中之一。徐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指出,韩国缺乏相关法律来惩罚与移动通讯服务(如Telegram)相关的犯罪。徐说,由于没有具体的条款涵盖这样的事件,惩罚将由法院决定,并强调应该对所有的共犯给予足够的惩罚。


她补充说,应该制定一项新法律来惩罚拥有所有淫秽材料的人,理由是赵主彬的追随者都在分享非法材料,都是该罪行的“贡献者”。


“N号房间”性丑闻


徐还指出,虽然决定刑罚也很重要,但只要所谓的“强奸文化”在韩国社会继续存在,此类犯罪就可能再次发生。据徐称,“强奸文化”指的是这样一种环境:强奸猖獗,媒体和流行文化规范容忍对女性的性暴力。


她补充道 :“现在的环境鼓励人们通过交易女性来赚钱,以及给受害者贴上‘滥交女性’的标签,这会继续造成同样的问题。”


在这起“N号房间”事件中,徐表示,可以公平地说,在那些想要看到那些非法视频和照片的嫌疑人中间存在一种“文化”,所以他们创造了一个平台来利用这种需求赚钱。她哀叹道 :“更不用说他们还更容易通过给受害者贴上‘奴隶’的标签来敲诈受害者。”


iWeekly周末画报独家稿件,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