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疫情下的不同答卷:意大利与韩国为何如此不同

疫情下的不同答卷:意大利与韩国为何如此不同

评论
摘要: 全球疫情持续蔓延。截至北京时间18日10时,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超19万例,中国以外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数超11万。许多国家在本周开始更积极地应对疫情,全球都在面对同一张考卷,而各国有不同的解题方式。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全球疫情持续蔓延。截至北京时间18日10时,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超19万例,中国以外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数超11万。许多国家在本周开始更积极地应对疫情,全球都在面对同一张考卷,而各国有不同的解题方式。这也导致了网上有不少负面声音出现,指责他国防疫举措“可笑”,甚至对海外疫情幸灾乐祸。那么,各国应对疫情的方式究竟能否互相借鉴,“抄中国作业”是否可行?我们该如何看待衍生出的问题?


在意大利,由于新冠肺炎疫情恶化,全国进入“封城”状态,累计死亡人数超过两千人。而在差不多时间遭遇疫情袭击的韩国,只有几千人处于隔离的状态,死亡病例还不到一百。面对疫情,为什么两个国家会有交出如此不同的答卷,路透社分析这一切要从控制疫情的两个重要手段——检测和封锁说起。


疫情下的不同答卷:意大利与韩国为何如此不同


大规模持续检测的重要性

一开始,意大利采取的是大规模检测的办法,但后来决定缩小检测范围。虽然这样做能减轻医院的负担,但所付出的代价是:无法弄清疫情的具体情况,也无法对疫情采取有效的预防措施。面对相似规模的疫情爆发,韩国采取了不一样的应对方法。他们对几十万人进行了检测,并利用手机定位等技术对病毒的潜在携带者进行了追踪。


两个国家都是在一月底的时候确诊了首批感染患者。截止到17日,韩国已经检测了超过27万人,确诊人数为8320人,死亡人数为81人。而在意大利,检测次数为13.4万,确诊人数从16日的27890人上升到17日的31506人,死亡人数也在24小时内一下子上升16%,达到2503人。


虽然说不能对这两组数据进行直接的比较,但它们在对比后所揭露的一条重要信息是:大规模的持续检测是对抗疫情的一项强有力工具。


全球发展中心(Center for Global Development)高级政策研究员康尼戴克(Jeremy Konyndyk)告诉路透社,广泛的检测能使各国更好地了解疫情的传播程度。他说,当一个国家的检测受到限制时,当地政府就不得不采取更极端的行动来限制人员的流动。


大规模持续检测的重要性


韩国选择了检测而不是封锁

韩国的人口要比意大利少些,大约在5100万左右,目前有大约2.9万人在进行自我隔离。虽然之前有对疫情重灾区的一些设施进行了封锁,但大规模的“封城”行动目前还没有在韩国出现。


首尔政府表示,他们借鉴的是2015中东呼吸综合症爆发时所吸取的经验教训,并努力向公众提供尽可能多的信息。在具体行动方面,韩国进行了大规模的检测,其中包括症状轻微和无症状但具有传播性的人群;同时,新的科技不仅让当地政府对感染者进行了有效的监控,还让医院能更好地去分配和利用有限的医疗资源。


但是,韩国的反应也并不都是完美的。虽然已经检测了很多人,但仍有将近两万人的检测结果还没有出来,这也就意味着确诊的人数还会上升;如何防止疫情的再次爆发将是摆在韩国政府面前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此外,医疗器械和人员的短缺也会给疫情的控制带来更大的压力。至于新的科技,公开病人的信息势必会引起人们对相关的隐私问题进行关注。


韩国选择了检测而不是封锁


意大利医疗系统重压之下继续运行

意大利一上来也进行了广泛的检测,但一段时间过后,他们就决定只检测那些有症状的人群。他们认为这样做能更好地利用有限的资源:无症状患者的传播风险似乎更低,检测数的减少也能让检测结果更快地出来。但这样做的风险是:无症状感染者同样具有传染性。


研究结果显示,意大利的医疗系统总体来说还是很有效的。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虽然意大利的医疗保健预算要低于欧盟的平均水平,但跟韩国接近。


疫情大规模爆发后,意大利的医疗系统失去了平衡。大量的医护人员参与到了急救当中;医护人员的假期被取消;为了空出更多的重症监护病床,选择性手术和非紧急性的手术被推迟。在这当中,重症监护遭受了前所未有的巨大压力。意大利总共有大约5000张重症监护病床,其中有一些已经在冬季被呼吸系统疾病患者所占据。意大利政府要求当地政府把重症监护病床的数量增加50%,并把呼吸道和传染性疾病的普通病床数量增加一倍。为了确保医护人员充足,各大医院对员工的排班表进行了重新安排,护士提前从护士学校毕业,其他地区的重症监护专家和麻醉师被调往重灾区进行支援。


跟韩国不一样的是,意大利仍然依赖医护人员去对确诊患者进行流行病学的调查,这在无形中给他们增加了更多的工作量。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博洛尼亚医生告诉路透社,他花了整整12个小时去追踪那些接触了确诊患者的人,以确保他们能及时地接受检测和隔离。


意大利医疗系统重压之下继续运行


“抄作业”其实是误解

在欧美疫情爆发之后,哈佛Nieman学者安替指出,“意大利甚至欧美都可以从中韩的经验中学到一些,但由于国家文化完全不同,你没办法劝说欧美人戴口罩,也不能禁止亚洲人戴口罩。无论如何,意大利所谓封城,完全做不到中国的令行禁止、新加坡的严刑峻法和日本人的自我遏制。所谓的“抄作业”是误解,各国就是抄不了作业。”此外,安替还指出,在意大利医疗资源出现挤兑问题的时候,中国已经向意大利派出医疗队,全球也为意大利捐款捐物,“但能起到最大作用的支持,还是应该来自布鲁塞尔,来自欧洲同胞。”


同样,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撰文指出,“从中国的经验来看,中国竭尽全力保障了公民不受感染,在防控上不惜以牺牲经济为代价,在短时间内迅速降低了病毒的社区内传播,并迅速恢复社会秩序,竭力恢复社会经济的发展。但是由于中国国家强大的决心和民众的配合力,这并不是其他国家都能够抄的作业。”


iWeekly周末画报独家稿件,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