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司法英雄、文化偶像,大法官金斯伯格的叛逆

司法英雄、文化偶像,大法官金斯伯格的叛逆

评论
摘要: 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露丝·贝德·金斯伯格3月入选《时代》周刊“全球100位最具影响力女性” 榜单,再次登上杂志封面。她于2020年年初宣告从癌症中康复,重新投入法律工作。金斯伯格今年86岁,是美国历史上第二名女性最高法院大法官。她成长于女性地位相对更低的时代,靠谨慎与执着一步步走上法官席位,因为娇小身材和巨大能量被互联网喜爱。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露丝·贝德·金斯伯格在2020年初康复了,不少人听到这个消息后松了一口气。她今年86岁,身板因高龄和疾病有些伛偻。金斯伯格是美国历史上第二名女性最高法院大法官。她常在流行文化中出现,戴大眼镜、身披黑色法袍的形象被印在马克杯和T恤衫上,在热门脱口秀节目《史蒂芬·科拜尔深夜秀》上和科拜尔一起健身。在常青美剧《摩登家庭》中,热爱科学、提倡平权的二女儿艾利克斯选择在万圣节打扮成金斯伯格的样子。英国《卫报》说“很多美国人也许说不出最高法院(全部)大法官的名字,他们只知道金斯伯格”。对一些人,特别是年轻一代来说,她是当之无愧的偶像和传奇。


1993年,时任总统比尔·克林顿在白宫玫瑰园正式提名露丝· 贝德· 金斯伯格为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

1993年,时任总统比尔·克林顿在白宫玫瑰园正式提名露丝· 贝德· 金斯伯格为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


1993年,金斯伯格和参议员乔·拜登(右)、参议员丹尼尔·莫伊尼汉一起出席关于她获提名为最高法院法官的记者会。

1993年,金斯伯格和参议员乔·拜登(右)、参议员丹尼尔·莫伊尼汉

一起出席关于她获提名为最高法院法官的记者会。


康复后,金斯伯格恢复了最高法院的工作日程,参加路易斯安那州一个关于妇女堕胎权益案件的审理。3月,她再次登上《时代》周刊,入选“全球100位最具影响力女性”榜单。金斯伯格还是执业律师时,曾将数个关于女性权利的案件打到最高法院,是美国最著名的平权偶像之一。她在美国法律界的声望正是她每次入院都引起一些恐慌的部分原因。ABC新闻网解释,公众关心金斯伯格的健康,不仅因为她是美国最有权力的自由派之一,也因为她的去留关系国家最高法院的未来方向。金斯伯格1993年由时任总统比尔·克林顿任命,她在女性和少数群体权利问题上立场进步,在争议性的法律议题上从不退让。倘若金斯伯格退休甚至离世,美国总统特朗普将提名新的大法官接替她的位置,九名大法官的政治立场将由现在的五名保守派与四名自由派变为六对三,这种格局可能在未来几十年中深刻改变美国法律的方向。在喜剧节目《周六夜现场》中,扮演金斯伯格的演员手举日历,待办事项上写着:“别死掉!”


金斯伯格本人自然明白外界对她的关注。2019年年初,她因肺癌手术缺席了数周的法庭工作,6月完成治疗。不久后,医生在她的胰腺处发现肿瘤,金斯伯格再度入院治疗。今年1月,她接受美国CNN电视台的采访,亲口证实康复:“我的癌症好了,这真是太好了。”


2018年11月30日,华盛顿发布美国最高法院九名大法官的官方肖像照

2018年11月30日,华盛顿发布美国最高法院九名大法官的官方肖像照。

除了金斯伯格,还有两名女法官,分别是奥巴马提名的

大法官索尼娅·索托马约尔(后排左二)和艾琳娜·卡根(后排左三)。


金斯伯格在2015年和2020年两次登上《时代》周刊封面

金斯伯格在2015年和2020年两次登上《时代》周刊封面。


“不是所有人都希望我活着”

“你每天早上起床,知道全美3.3亿人都在关心你的健康,这是什么感觉?”这是2019年主持人大卫· 鲁本斯坦在《彭博商业周刊》的活动上向金斯伯格提出的第一个问题,现场爆发出笑声。


“我有什么感觉?这很激励人。”金斯伯格淡定地回答。“癌症幸存者们都会明白,致命疾病是一种多大的挑战。知道人们为你加油总是有帮助的——当然不是所有人都希望我活着。2009年我被诊断出癌症。有个参议员,我不记得他的名字了,预测我活不过六个月。这个参议员现在已经去世了。”听众再次大笑。与政治家甚至死神斗争也许不会令金斯伯格恐惧。因为这个“刺头”已经与死神打过照面,还和世界上另一些庞然大物交手抗争,比如司法制度。


1933年,金斯伯格出生在大萧条时期的美国纽约布鲁克林区。她的父母都是低收入工人阶级,但家庭环境友好开明。在她的回忆录中,金斯伯格说母亲西西莉亚教会她女人要独立、要爱阅读,姨妈带她接触歌剧。1954年,当时还是“露丝·贝德”的她从康奈尔大学毕业,和同学马丁·金斯伯格结婚,因为“他是唯一一个在乎我有头脑的人”。生下女儿后,金斯伯格到哈佛法学院进修。在当时的美国,“法律”和“女性”是两个遥不可及的词。《纽约时报》披露,当年的哈佛法学院有552名学生,其中只有9名女性。为了不与丈夫分隔两地,金斯伯格从哈佛转学至哥伦比亚学院,她是历史上第一个在《哈佛法律评论》和《哥伦比亚法律评论》都担任过编辑的女性。她的女儿曾说:“在我们家,爸爸负责煮饭,妈妈负责思考。”尽管金斯伯格最后以班级第一的成绩毕业,获得法学院院长推荐,甚至保证在实习期间只穿裙子来上班,时任最高法院大法官菲利克斯·弗兰克福特还是拒绝聘用她,金斯伯格于是前往瑞典做学术研究。


从瑞典回国后,她找到了教职,一年半后怀上第二个孩子詹姆斯。因为害怕被学校解雇,在怀孕前期努力隐瞒身孕。用《纽约客》的话形容,这时的金斯伯格已经对性别歧视“深有体会”。马丁在詹姆斯出生后不久被诊断出癌症,金斯伯格独自承担起照顾婴儿和丈夫、帮他写教案和批改作业、帮他搜集论文资料和自己编辑《法律评论》的“非人”任务。


1969年,金斯伯格的孩子逐渐长大,她得以到非营利组织“美国公民自由联盟”做志愿者。当时的美国已经迎来第二波女权主义浪潮。在联盟中,金斯伯格参与帮助将几个关于性别歧视的案件打到最高法院,这些案件对美国后来的两性平等法规有深远影响一一对夫妇在孩子不幸去世后分摊遗产,为何丈夫可以独自拥有全部遗产,妻子因为女性身份被拒绝承认继承资格?女性军人想要保住职位但被要求拿掉肚子里的孩子,这是不是歧视?法律保障丧夫母亲的福利,却拒绝丧妻父亲的援助申请是否违宪?“我不因我的性别要求任何特权,”在其中一个案子里,金斯伯格对当时坐在法官席上的九名最高法院大法官说,“我只希望男同胞们把脚从我们的脖子上移开。”


2018年电影《性别为本》以金斯伯格为原型,讲述她担任律师时的故事

2018年电影《性别为本》以金斯伯格为原型,讲述她担任律师时的故事。


2020年,纽约举行“妇女大游行”,示威者手举金斯伯格的漫画牌,呼吁社会重视两性平等问题

2020年,纽约举行“妇女大游行”,示威者手举金斯伯格的漫画牌,呼吁社会重视两性平等问题。


我希望最高法院有九个女法官

1980年,美国时任总统吉米·卡特提名金斯伯格为哥伦比亚特区联邦巡回上诉法院的法官。她在那里工作了13年,之后成为最高法院大法官。克林顿在宣布提名的记者会上说,金斯伯格“是一个治愈者,用道德和想象力一次次给同事之间的不和降温,确保法律的公正与高尚”。金斯伯格从不隐瞒自己女权主义者的身份,她支持妇女拥有自主堕胎权,2009年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她解释:“生育权的本质在于,政府无权替女性做出选择。”


就任大法官三年后,金斯伯格带领最高法院推翻了弗吉尼亚州一所军校只招收男学生的判决。她曾对媒体形容,自己有时候要“像幼儿园老师一样”向其他八名男性法官解释性别歧视的问题。出乎一些人意料的是,与她打过交道的人都说她说话轻声细语,为人温柔、谨慎。她曾援引大法官路易斯·布兰迪斯的话说,最高法院“不是唱独角戏的地方”,大法官们需要通过文书阐述观点、相互说服。在成为最高法院法官之前,金斯伯格就批评一些法律文书中出现的“奥威尔式”等带着情绪的词,希望法律工作者用平实、简单的语言写作。


金斯伯格真正被流行文化接纳是在2013年。纽约大学的法学生达利娅·利特维克不满最高法院关于1965年《选举权法案》中一些条款的裁决,又钦佩金斯伯格在本案中提倡减轻种族歧视的立场,于是在社交网站Tumblr上开设了“金斯伯格专页”,以说唱歌手“声名狼藉先生”(The Notorious B.I.G)为灵感,为她取名“臭名昭著的RBG”(The Notorious RBG)。利特维克说取这个名字是因为“金斯伯格小巧的身材和巨大的能量。她是看似弱小,没有人想到她可以这么‘坏’。当你看到她这么多年来带着尊严和优雅做的事之后,就明白这个名字的含义了”。这个绰号短时间内在互联网爆红,金斯伯格出现在表情包、动图、深夜脱口秀中,还有快时尚品牌以她为灵感推出项链。好莱坞拍摄了关于她的电影和纪录片,播客、传记陆续推出。2019年金斯伯格回应了这个昵称,自谦:“成为‘臭名昭著的RBG’,这是我最狂野的幻想中也不敢想象的。”


今年是金斯伯格在最高法院的第27年,她做最高法官的时长可能比她的一些粉丝的年纪还长。高龄没有让金斯伯格退缩,她的态度依然犀利。她曾在一次会议上说:“有人问我,最高法院里有多少个女大法官才算足够?我说九个。大家看起来很吃惊,可是那里一直有九个男人,好像没有人觉得这有什么问题。”有媒体在特朗普上任后批评她为何不在奥巴马任期内退休,让总统再提名一个自由派大法官。金斯伯格的回应是:“每次有人这样提议,我就想问他:你觉得总统应该提名谁,才能获得共和党把持的参议院的同意?除了我,你还希望在法庭上看到谁?”


由于政治立场和身份背景不同,金斯伯格与特朗普注定无法像她和奥巴马那样成为朋友。特朗普上任后,金斯伯格屡屡提出批评。“穆斯林旅游禁令”颁布时,金斯伯格公开和另一名法官撰文称:“美国是一个建立在承诺宗教自由之上的国家,法院同意旅游禁令的判决未能捍卫这一原则。”特朗普呼吁美国最高法院出手停止众议院对他的弹劾案调查,金斯伯格冷冷地回应:“总统不是律师,他没有受过律师训练。”


2019年的治疗后,金斯伯格已经四次逃离癌症魔爪。“我们需要用一切可能的手段保护金斯伯格法官。”脱口秀主持人吉米·坎莫尔在自己的节目上说。参与为金斯伯格拍摄纪录片的伊琳·卡蒙在《时代》周刊上写道,金斯伯格真正希望推动的不仅是妇女的解放,而是“男性与女性共同的解放”。“今天的金斯伯格依然保持令人惊讶的乐观。她一直在法律的顶端工作,但她知道,真正的变化来自普通人民,男性也必须参与其中。”


撰文— 林湃 编辑—刘建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