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冠状肺炎全球爆发:意大利病例激增,欧洲危矣?

冠状肺炎全球爆发:意大利病例激增,欧洲危矣?

评论
摘要: 截至23日,至少有29个国家共出现了7.8万例COVID-19病例,其中包括意大利、伊朗和韩国的病例激增数量,以及“钻石公主号”邮轮上持续爆发的疫情。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截至23日,至少有29个国家共出现了7.8万例COVID-19病例,其中包括意大利、伊朗和韩国的病例激增数量,以及“钻石公主号”邮轮上持续爆发的疫情。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21日说:“我们(控制病毒)的机会窗口正在缩小,因此我们需要在它完全关闭之前迅速采取行动。”然而,已经于1月就禁止所有来自中国航班的意大利,所采取的行动似乎收效甚微。截至当地时间24日零时,意大利累计确诊157例新冠病毒肺炎感染病例,2人治愈出院,3例死亡病例。同时,一种新的紧张情绪已经弥漫欧洲。


意大利病例激增,欧洲危矣?


意大利遭受亚洲以外最大的冠状病毒爆发

目前,意大利是亚洲以外爆发COVID-19最严重的国家,这促使当局采取严厉措施试图阻止病毒——政府已经表示,国内北部11个市镇封城隔离,违反防疫要求者将面临最高三个月刑期或最高206欧元的罚款。学校、企业和火车站也全部关闭,包括威尼斯狂欢节、几场顶级足球比赛在内的体育赛事、米兰歌剧院演出等公共活动也相继宣布取消。


在伦巴第地区的金融之都米兰,时装设计师阿玛尼宣布,剩余的部分时装周表演将通过网络向公众直播,以此支持“全国为保障公众健康所做的努力”。不过,杜嘉班纳的时装周表演照常进行,一些嘉宾将戴着口罩看展。该市市长萨拉(Giuseppe Sala)表示:“这是一个谨慎的措施,然后我们会看看一周是否足够。这个城市有很多活动,我不认为所有的活动都会被取消,但那些非强制性的、可以推迟的活动应该被取消。”


意大利第一个感染者是联合利华的一名研究员,38岁的他最近参加了几场比赛,他怀孕的妻子和与其一起跑步的人也感染了。他的数百名同事正在接受检测,但仍不清楚他是从谁那里感染的。这名男子最初被认为是在与一位刚从中国回来的同事见面后感染了病毒,但这位中国同事后来的检测结果呈阴性。


“不幸的是,被认为是‘零号病人’的人并不是线索,”伦巴第大区主席丰塔纳(Attilio Fontana)说,“我们需要找其他地方。”


威尼托地区主席扎亚(Luca Zaia)告诉记者,由于这种病毒的传播方式与普通流感很相似,试图隔离与中国有联系的单一来源已不再是一种有效的遏制方法。扎亚说,绝大多数冠状病毒病例是轻微的,不会危及生命,但老年人和有病史的人仍然是最容易受到感染的。


意大利遭受亚洲以外最大的冠状病毒爆发


意大利总理孔特(Giuseppe Conte)说:“我们已经通过了一项保护意大利人健康的法令,这是我们的首要任务,也是宪法价值清单上的第一项。”他敦促人们“对政治和科学机构抱有信心,因为它们正在尽一切可能”。


米兰维塔-萨福尔圣拉斐尔大学(Vita-Salute San Raffaele University)的微生物学和病毒学教授布里奥尼(Roberto Burioni)说:“我们需要面对的事实是,它正在迅速蔓延。起初,我们以为病毒只在国外传播,但现在它来到了意大利。人们应该尽量不要惊慌,但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传播取决于我们的行为。那些与感染者有过接触的人必须隔离自己。我们也应该避免去拥挤的地方。为了战胜这种病毒,我们需要做出牺牲。”


但卫生专家表示,他们更担心的是,意大利卫生部似乎已经采取了积极行动,以防止疫情爆发,却毫无效果。


科多诺市市长帕西尼(Francesco Passerini)在23日晚间的一次采访中表示,他仍然没有收到来自罗马的具体后勤指示,“谁把必需品带到这里来?”他说,“谁来负责粮食和医疗运输?”


同时,孔特认为,意大利病例的激增只是反映了意大利在检测方面撒下了一张更大的网。“我们不能排除,在经过同样严格的测试后,其他国家的数字可能会上升。”孔特说。事实也确实如此,现在,整个地区对病毒跨越意大利边境的担忧日益加剧。


欧洲各地的电视频道、报纸头条和社交媒体都放大了这种威胁不断加剧的感觉。《纽约时报》认为,欧洲各国领导人可能面临自2015年移民危机以来最大的挑战。涌入欧洲的人口从根本上改变了欧盟的政治,暴露了其制度上的弱点。这一次,它是一种来自国外的看不见的病毒,已经越过了欧洲的边界。如果病毒传播开来,欧洲大部分地区开放边界的基本原则——这是欧盟制度的核心——将面临压力测试,同样面临压力测试的还有自吹自擂但紧张不堪的欧洲公共卫生系统,尤其是那些采取了紧缩措施的国家。


意大利遭受亚洲以外最大的冠状病毒爆发


一种新的紧张情绪已经弥漫欧洲。在邻国奥地利,一辆来自威尼斯的火车在两名乘客出现发烧症状后被火速拦在了奥地利边境。奥地利内政部长内哈默(Karl Nehammer)随后向BBC证实,两人的冠状病毒检测呈阴性。内哈默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在这起案件中,所有当局都迅速采取了非常谨慎的行动。”


在维也纳,出于对病毒的担忧,奥地利铁路公司已经停止了所有进出意大利的列车。


在法国,新任卫生部长韦兰(Olivier Veran)强调了该国的准备工作,称将大幅加强检测。他23日表示欧洲各国卫生部长之间的讨论正在进行中。


意大利遭受亚洲以外最大的冠状病毒爆发


是时候为全球范围内的传播做好准备

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法奥西(Anthony Fauci)说:“当几个国家出现广泛传播时,向其他国家蔓延是不可避免的。没人能把世界其他地方拒之门外。”


“我不认为答案是关闭国界来阻止这种病毒。”明尼苏达大学传染病研究和政策中心主任奥斯特霍姆(Michael Osterholm)说,“如果阻止病毒的传播越来越遥不可及,公共卫生官员将不得不接受它无处不在的事实——并进入一个为大流行做准备的新阶段。”


是时候为全球范围内的传播做好准备


乔治城大学全球卫生法教授劳伦斯(Lawrence Gostin)表示:“我们必须为可预见的可能性做好准备,即‘COVID-19’可能很快就会成为影响几乎所有大陆国家的流行病。”


许多新病例发生在从未到过中国的人身上,还进入了一些相对封闭的环境——邮轮和监狱——并像野火一样蔓延,显示出它的传染性和阻止它有多么困难。多伦多大学的流行病学教授菲斯曼(David Fisman)说:“他们基本上是把一群人困在一个装有病毒的大容器里。”公共卫生专家和研究人员现在认为,隔离可能会产生更多病例,这既是因为这种病毒似乎具有高度传染性,也是因为没有遵守适当的隔离协议。


是时候为全球范围内的传播做好准备


随着越来越多的轻微或无症状的病例被发现,死亡率可能会下降。尽管如此,奥斯特霍姆警告说,如果COVID-19继续在世界各地传播,即使是1%或2%的致死率也可能导致许多人死亡。他说:“2%的病死率是严重流感年的20倍。”(季节性流感的致死率大约是0.1%)“所以现在,这个病毒可以感染比流感更多的人,并增加20倍的致死率。”


更重要的是,一场不那么严重的流行病仍有可能压垮一个国家的卫生系统。奥斯特霍姆说,目前来自中国的数据显示,有5%至10%的患者需要在重症监护病房接受治疗。许多国家可能没有足够的床或设备来照顾他们,更不用说这种治疗他们可能要花费数十亿美元。


是时候为全球范围内的传播做好准备


同时,随着病毒在世界各地传播,越来越多的国家受到感染,有时甚至在没有征兆的情况下,甚至高收入国家也可能陷入困境。“我认为,我们不得不预期,世界各地将有许多地方会经历中国正在经历的事情。” 奥斯特霍姆表示。


可以明确的是,世界其他国家的领导人一直在努力阻止这种疾病在本国的传播,并平息公众的恐慌。


iWeekly周末画报独家稿件,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