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美欧分歧增大,西方共商举措应对特朗普连任

美欧分歧增大,西方共商举措应对特朗普连任

评论
摘要: 第56届慕尼黑安全会议在德国召开,在过去四十多年中,该会议可以说是西方同盟力量的强有力象征。然而在今年的会议上,美国和欧洲大国——德国和法国——之间的分歧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大。许多欧洲外交官和分析师开始考虑,如果特朗普在今年获得连任,欧洲方面该以何种姿态进行应对。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第56届慕尼黑安全会议在德国召开,在过去四十多年中,该会议可以说是西方同盟力量的强有力象征。然而在今年的会议上,美国和欧洲大国——德国和法国——之间的分歧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大。许多欧洲外交官和分析师开始考虑,如果特朗普在今年获得连任,欧洲方面该以何种姿态进行应对。


美欧分歧增大,西方共商举措应对特朗普连任


欧洲和美国分歧进一步扩大

特朗普上台后,一直推崇“美国至上”的原则。自从美国陆续从各种国际条约中退出后,美国跟世界各国——尤其是西方国家——的关系一直处于十分紧张的状态。在今年的慕尼黑安全会议上,欧洲领导人无论是在公开还是私下场合都对特朗普的“美国至上”原则表示了遗憾,抱怨美国改变了对西方盟友长期以来的支持和承诺。


欧洲和美国分歧进一步扩大


在今年会议的开场演讲中,德国总统施泰因迈尔(Frank-Walter Steinmeier)指责特朗普政府“拒绝国际社会的想法”。“它(特朗普政府)认为,每个国家都应该照顾自己,把自己的利益放在其他所有国家之上。好像每个都为自己考虑就意味着每个人都被考虑到了,”他说,“(这就是所谓的)‘再次伟大’——即便是以牺牲邻居和伙伴为代价。”


欧洲和美国分歧进一步扩大


法国总统马克龙在第二天的发言中回应了施泰因迈尔,并指出“欧洲想要的和美国并不完全相同”。马克龙在外交政策方面跟特朗普一直有分歧,先是在去年11月份接受在《经济学人》采访时抨击特朗普的叙利亚政策,然后又在12月的北约峰会上公开对特朗普表示质疑。


虽然特朗普并没有出席今年的会议,但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对包括施泰因迈尔在内的发言作出了回应:“让我来告诉你们事实,这些言论并不能反映现实。”蓬佩奥指出,自冷战结束以来,美国在人员和资金方面投入了更多资源来保护欧洲。他还提醒在场的观众,仅在过去四个月中,他就来过德国三次。“这是拒绝承担责任的表现吗?”他问。“让我们把话说清楚了:美国正在那里为主权和我们的朋友而战。”


欧洲和美国分歧进一步扩大


但是,大多数欧洲代表对蓬佩奥的反驳并不在意,并认为他的讲话皆在安抚特朗普,而不是会议现场其他国家的领导人。


欧洲能否自力更生,摆脱特朗普?

目前欧洲外交官和分析师之间的共识是,特朗普很有可能会获得连任。他们认为,第二任期会让特朗普变得更自由,同时也更有能力去追求他在全球事务中的一些想法,这其中就有可能包括美国退出1949年成立的北大西洋公约组织。


“美国的信任度将会变得非常低,并且他的连任会在两个方面破坏到同盟关系,”法国分析师海斯伯格(François Heisbourg)告诉《纽约时报》,“首先,他不相信同盟,但同时他也非常难以预测。包括特朗普在内没有人知道他会采取何种行动,这种不可预测性也会使不可靠性的程度增加。”


欧洲能否自力更生,摆脱特朗普?


虽然欧洲官员普遍认为全球事务的变化有可能会对他们造成伤害,但如何应对却又是另一回事。


其实,有关欧洲“战略自主权”以及欧盟外交政策负责人丰特莱斯(Josep Borrell Fontelles)所谓的“对权力渴望”的讨论已经广泛进行了很久。在今年的会议上,马克龙实质上是在恳求欧洲去以欧洲的眼光而不是跨大西洋的眼光来看待像俄罗斯和中国这样的挑战,并去努力营造一种严肃的安全和自力更生文化。


许多人都期望欧洲能加强对独立的讨论,但实际上欧洲并没有足够的能力去摆脱美国,创建可靠的安全保护替代方案。“有很多声音说,‘我们必须为战略自主做更多的事情’,”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研究学院教授汉密尔顿(Daniel S. Hamilton)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说道,“但他们在自己的利益问题上并没能达成共识。他们也许能够惹恼美国,但还是不够当真。”


欧洲能否自力更生,摆脱特朗普?


未来掌握在欧洲人自己身上

并不是所有人都对特朗普的连任前景感到不满,过去被苏联占领过的中欧国家往往都是他最强的支持者。但是,即便是这些中欧国家,他们还是会对特朗普对北约的矛盾态度以及他对普京的钦佩感到担忧。


前美国政府高级官员伯恩斯(R. Nicholas Burns)表示,彻底疏远欧洲有可能也会反过来伤害到美国。“他认为盟友会削弱美国而不是强大美国这样的观点是他最大的失败之一,他会去继续接受独裁者,而不是像马克龙和默克尔这样真正的朋友,”伯恩斯告诉《纽约时报》,“危险的是,欧洲有可能会开始把自己视为中美之外的全球政治第三极,这对于美国的权力和影响力来说将会是巨大的战略损失。”


未来掌握在欧洲人自己身上


欧洲改革中心柏林办公室分析师贝施(Sophia Besch)指出,欧洲的领导能力仍然非常薄弱和分裂。她说:“我们关于美国领导能力的讨论有很多,但关于欧洲领导能力的还不够。”德国国际和安全事务研究所国防专家梅杰(Claudia Major)表示,未来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特朗普会遇到怎样的欧洲”。它可能是一个团结的欧洲,它也可能是一个容易让更大权力进行控制的分裂欧洲。


iWeekly周末画报独家稿件,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