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你的脸属于谁?“最恐怖”面部识别软件引争议

你的脸属于谁?“最恐怖”面部识别软件引争议

评论
摘要: 在美国,根据人脸识别每个人的技术一直是禁忌,因为它严重侵犯了隐私。但据Clearview AI——被CNN称为“世界上最恐怖”的面部识别软件——称,在没有公众监督的情况下,过去一年已有600多家执法机构开始使用Clearview。通过这个软件,用户将有可能识别出他们看到的每一个人。该工具可以识别参加抗议活动的活动人士或地铁上感兴趣的人,不仅可以知道他们的名字,还可以知道他们住在哪里,做了什么,认识谁。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在美国,根据人脸识别每个人的技术一直是禁忌,因为它严重侵犯了隐私。但据Clearview AI——被CNN称为“世界上最恐怖”的面部识别软件——称,在没有公众监督的情况下,过去一年已有600多家执法机构开始使用Clearview。通过这个软件,用户将有可能识别出他们看到的每一个人。该工具可以识别参加抗议活动的活动人士或地铁上感兴趣的人,不仅可以知道他们的名字,还可以知道他们住在哪里,做了什么,认识谁。


“最恐怖”面部识别软件引争议


世界上最恐怖的面部识别软件

Clearview,一家神秘的初创公司,它从网上搜集了数十亿张图片,包括来自Instagram和Twitter等社交媒体平台的图片。执法部门使用面部识别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是根据《纽约时报》的报道,Clearview的技术比我们以前看到的任何技术都要可怕得多。这家神秘的公司表示,他们创建了一个包含30多亿张图片的数据库,这些图片来自互联网的各个角落,包括Facebook、Instagram和YouTube等社交网络。Clearview声称,仅从一张快照或一段视频中,它的应用程序就能让警察在几秒钟内识别出一张面孔,并将其与有关此人的公开信息进行匹配。


世界上最恐怖的面部识别软件


“这种软件的武器化可能性是无止境的。”圣克拉拉大学(Santa Clara University)高技术法律研究所(High Tech Law Institute)联席主任埃里克·戈德曼(Eric Goldman)说。“想象一下,一个流氓执法官员想要跟踪自己喜欢的人,或者一个外国政府利用这一点来挖掘人们的秘密用于敲诈。”


Clearview辩称,这项技术可以帮助追踪危险人物——它的网站指向“猥亵儿童者、谋杀者、恐怖分子嫌疑人”——而且只供执法部门使用。但批评人士表示,这项技术风险太大,会导致过度监控,并威胁到我们的隐私权。另一个令人担忧的问题是,从广义上讲,面部识别在有色人种、女性和其他少数族裔身上也被证明不够准确。


据《纽约时报》报道,在过去的一年里,有600多家执法机构使用了Clearview,联邦调查局(FBI)和国土安全部(DHS)等联邦机构也使用了Clearview。美国联邦调查局不愿证实自己曾使用过Clearview的工具,而是指出该机构去年的证词称,自2019年6月起,该机构将更广泛地使用面部识别技术。


目前不清楚的是,包括外国政府在内,Clearview还愿意与谁做生意。研发该软件的公司的CEO霍恩(Hoan Ton-That)告诉《泰晤士报》,“我不知道我们是否愿意把产品卖给某些国家。”不过,BuzzFeed News最近报道称,Clearview计划向至少22个国家出售该工具,包括一些涉及人权记录的国家。


也有人担心Clearview的技术有一天可能会对任何人开放,这样的发展可能会破坏我们对在公共场合匿名的期望。目前,Clearview对隐私的威胁范围尚不清楚。《纽约时报》报道称:“警方和Clearview的投资者预计,该应用最终将对公众开放。”


这和霍恩的说法很不同。“我们在以前和现在的严格承诺都是,不让公众使用这个工具,”霍恩在一次采访中说,“我们的使命是利用我们强大的新技术减少犯罪、欺诈和滥用。任何滥用我们技术的行为都完全违背了我们的使命和价值观。”


科技公司正在反击,但这可能还不够

主要的互联网平台已经向Clearview发出了勒令停止通知函。这些公司包括LinkedIn、Twitter、Facebook、Venmo、Google和YouTube。值得注意的是,Twitter明确禁止使用其平台进行面部识别。与此同时,社交网站Pinterest告诉Vox,它不知道Clearview会抓取它的数据——这种抓取会违反他们的社区准则;当提及Clearview抓取它的图片和视频时,PornHub副总裁怀特(Blake White)在一份声明中说:“我们对此一无所知,并且积极地阻止抓取者,因为他们违反了我们的服务条款。”


科技公司正在反击,但这可能还不够


尽管如此,没有一家表示它们是否计划以诉讼的方式升级自己的要求。Clearview表示,它已经收到了来自这些公司的信件,而且它已经恰当地给予了法律回应。


同时,作为这些技术平台的用户,公众现在处于一个奇怪的位置。尽管我们一直批评这些平台从我们的数据中获利,但我们现在可能要依赖这些公司来保护我们免受面部识别这个软件的伤害。这些公司中有几家,比如Google和Facebook,都致力于自己的面部识别技术,它们可以访问我们数十亿的照片,但这些公司都没有开发出这样的工具——Clearview现在已经超越了界限。


公众不太可能要求改变

不过,市场咨询和研究公司Deep Analysis的创始人艾伦(Alan Pelz-Sharpe)表示,尽管Clearview 的做法应该是对公众的一个警告信号,但他怀疑人们是否会对此做出强烈反应。


他表示:“许多人已经承认,他们不得不放弃隐私权和数据所有权。”尽管Clearview引起了强烈的抗议,但是Clearview行为的合法性仍然是一个模糊的道德领域。大多数执法部门对面部识别技术的使用相对没有争议。


公众不太可能要求改变


对警察机构如何使用面部识别的深远监管也可能不会很快出台。艾伦说:“到目前为止,任何一项相关政策都不过是决定是否在地方层面使用这种技术,在联邦层面上,我看不到什么变化。”


“Clearview的争议落入了许多刑事司法问题都会落入的深渊——只有做坏事的人才应该担心它,普通人为什么要担心呢?”他说,“当然,这里的问题要广泛得多,因为这种技术影响到每个人,任何人都可以将其用于任何目的。”


iWeekly周末画报独家稿件,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