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奥斯卡赢家《寄生虫》:凭黑色幽默获四项大奖

奥斯卡赢家《寄生虫》:凭黑色幽默获四项大奖

摘要: 当地时间2月9日晚,第92届奥斯卡金像奖在美国洛杉矶杜比剧院举办,24项大奖一一揭晓。本届奥斯卡对逝者的纪念非常引人注目:著名导演斯派克·李(Spike Lee)身着特制的科比纪念西装,以纪念此前不幸去世的科比·布莱恩特。在现场悼念近年去世电影人环节,中国明星高以翔微博的视频画面也出现在其中。

当地时间2月9日晚,第92届奥斯卡金像奖在美国洛杉矶杜比剧院举办,24项大奖一一揭晓。本届奥斯卡对逝者的纪念非常引人注目:著名导演斯派克·李(Spike Lee)身着特制的科比纪念西装,以纪念此前不幸去世的科比·布莱恩特。在现场悼念近年去世电影人环节,中国明星高以翔微博的视频画面也出现在其中。


第92届奥斯卡金像奖


但是引起最大轰动的还是韩国电影《寄生虫》斩获四项大奖,创造了历史,成为第一部获得最佳影片奖的外语片。它还获得了最佳原创剧本奖和国际故事片奖,而奉俊昊获得了最佳导演奖。文末附完整获奖名单。


韩国电影《寄生虫》斩获四项大奖


黑色幽默聚焦社会问题

半地下室出租屋,这里住着一家四口。与其他家庭不同的是,这四个成年人没有固定收入,他们每天蹭着楼上大婶的Wi-Fi,偶尔还做些折纸盒的兼职。与这家人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住在富人区的IT公司老板朴社长一家。故事从住在半地下室的长子基宇给朴社长的女儿做英语家教开始。之后,基宇的妹妹、爸妈都来到这幢他们梦寐以求的大房子里,做起了美术老师、司机和保姆。主人外出旅行时,他们就在这里开启狂欢模式。这是韩国导演奉俊昊新作《寄生虫》中所讲述的故事,象征两极化阶层的两个家庭在电影后半段卷入一连串意外事件。


黑色幽默聚焦社会问题


《寄生虫》这部电影的名字容易让人误以为是与《汉江怪物》一样的怪兽灾难片。然而,实际上这是一部写实性极强的社会题材电影。台湾地区将片名翻译为《寄生上流》,看起来与电影的内容更加贴合。奉俊昊曾说过:“我拍类型片,但我从不循规蹈矩,我会把关心的社会问题塞进这些不规则的夹缝里。”他的每部作品都流露出对个人的温暖,以及对社会问题的敏锐目光。在首映会前,奉俊昊曾说《寄生虫》这部电影充满了韩国色彩,有很多让韩国观众产生深刻共鸣的地方。在台湾做面包生意失败后成为无业游民的父亲、高考失利后一直待在家的长子等,这些人物所处的状况都源于韩国社会的特殊情况。 


黑色幽默聚焦社会问题


尽管如此,“寄生虫”所传递出的信息仍然在全世界引起了普遍的共鸣,贫富差距和社会两极化的问题并非韩国独有,因此在戛纳电影节上受到了更大的关注。除了片中将黑色幽默、悬疑、惊悚等类型巧妙融合的手法外,导演所讲述的故事和传递出的信息才是真正让人感动的地方。奉俊昊把目光集中在贫富两极分化过程中发生的人类微妙的变化上,这是只有在《寄生虫》中才能看到的、奉俊昊特有的洞察力。奉俊昊用轮回暗示了阶级分化的不可逆转,给这部片子添上一笔悲悯色彩。


这并非奉俊昊首次用如此赤裸裸的方式刻画阶级冲突。最著名的是在2013年的作品《雪国列车》。电影中的列车隐喻着人类历史上的一切阶级社会。如果说《雪国列车》是从车尾到车头用水平的方式展现了阶级分化,那么《寄生虫》则是从半地下室到富人高地用垂直的方式展开了叙事。冲突是奉俊昊作品一直以来的关注点。他曾说过:“我喜欢不同性质的风格发生冲突。从一些琐碎的日常事物开始,然后逐渐变得怪异和漫画化。” 这种冲突实际上是奉俊昊描述这个世界的方式。


电影《雪国列车》剧照

▲电影《雪国列车》剧照。


奉俊昊作品的主人公几乎都是小人物。他曾说过:“我的电影主人公经常会是弱者,呆头呆脑的刑警,汉江小卖铺的主人,养育傻儿子的母亲。”他喜欢站在小人物的角度去看问题和对待事物。然而,他实际上出生在韩国的一个中产阶级家庭。他的父亲奉尚均是韩国第一代图像设计师,外祖父朴泰源是知名小说家,奉俊昊的兄弟姐妹们也都在大学里担任教授,名副其实的书香门第。奉俊昊从中学时期开始梦想成为电影导演。他会经常在父亲不在的时候偷偷溜进书房,边看书边画画。漫画成为了奉俊昊少年时期最重要的存在,这种影响一直伴随着他的中学、大学。


与漫画一样,电视也对他产生了很大的影响。特别是在驻韩美军广播电视频道AFKN播放的好莱坞电影给他带来了比同龄人更成熟的电影经验,他在那里认识了萨姆·佩金帕和希区科克。他还热衷于翻阅电影杂志,对那些“无法观看的电影”充满好奇,经常辗转于二手录像带市场,希望找到一些稀有作品。但在升入大学之际,他没有选择电影系,而是选择了社会学科。在电影振兴委员会发行的书籍中,他这样说道:“我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看李章浩导演和裴昌浩导演的电影,我不认为没有在大学学习电影就不能成为导演。与进入电影专业相比,一边学习人文学和社会学一边参与电影社团会更好。”


《杀人回忆》剧照

▲《杀人回忆》剧照。


1988年,奉俊昊进入延世大学社会学系。当时,韩国正经历一段“火热”的时光。1987年6月民主抗争的余波还未褪去,又迎来了汉城奥运会。奉俊昊在往返于电影社团和学生运动之际,接触到了过去从未接触过的人们和生活。“上大学的时候,我遇到了许多不同背景的朋友,在农业活动中第一次体验到了普通人的生活。《汉江怪物》中朴江斗(宋康昊饰)就是从这样的经历中开始的。与此相反,我的成长背景接近于《杀人回忆》中朴贤奎(朴海日饰)的角色,在角落里安静地看书或画画的那种样子。”


从延世大学毕业后,他1994年进入韩国电影研究院学习,执导了短片电影《镜头里的记忆》和《支离破碎》。在那几年,他经历了低谷。在收入不太好的助理导演时期,奉俊昊还曾拍过婚礼录像带,产品使用说明录像带等。当时,他开始意识到社会体系无法救助所有人,之后他的所有电影几乎都在探讨这样的问题。《杀人的回忆》里表现的是,时代的黑暗覆盖掉了杀人事件的黑暗;而《汉江怪物》里则是批判了不为弱者发声的社会以及这个体系的无能。


黑色幽默聚焦社会问题


“奉俊昊”体裁

但这并不意味着奉俊昊的电影充满悲情和黑色元素。张力、幽默是奉俊昊选择的方式。《寄生虫》这部电影就延续了奉俊昊一直以来的风格,他在接受媒体访问时也表示,你可以将这部电影看作是喜剧片,但它也是一部惊悚片、悬疑片。奉俊昊一直以自己的风格构建电影世界,他并不多产,出道20余年,仅执导过7部剧情长片,对于电影爱好者来说,他的每一部作品都堪称经典。


“奉俊昊”体裁


2003年上映的《杀人回忆》让奉俊昊的名字首次被大众,乃至世界影坛知晓,也是奉俊昊形成个人风格的重要作品。这部电影以轰动韩国的华城连环杀人案为原型,讲述了当时刑警试图破案的故事。也是从这部电影开始,韩国评论界开始用“佳构电影”(Well-Made Movie)来形容本土电影。当时许多记者和评论人都因为韩国电影界出现《杀人回忆》这样的作品感到兴奋。


2006年上映的《汉江怪物》也在奉俊昊导演生涯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当时这部电影在韩国创下1300万人次的观影纪录,直到今天还停留在前十名的位置。2009年,奉俊昊的《母亲》入围戛纳电影节“一种关注”单元,是不少国际影评人评选出的年度最佳外语片。之后,他远赴好莱坞,拍出了《雪国列车》。这部电影上映之后,美国媒体《综艺》曾以“来自韩国的天才导演”形容奉俊昊。2017年,他尝试与Netflix合作,拓宽平台。当时推出的作品便是《玉子》,讲述超级猪“玉子”和乡下少女美子的友情和冒险,包含了奉俊昊对动物、生命、资本主义的批评意识。


《汉江怪物》剧照

▲《汉江怪物》剧照,在上映初期打破千万票房,让奉俊昊一举成为韩国一线电影导演。


纵观他的这些作品,你很难将他的电影归类,奉俊昊电影的体裁是独特的。“去录像店,会分成动作、喜剧这样的门类,我想拍出不知道该插到哪里去的那种电影。”在延世大学媒体艺术研究所出版的《杀人回忆》一书的采访中,奉俊昊曾经如此表示。他在构思《汉江怪物》的时候也说过这样的话。因为具有鲜明的个人风格,他的作品也被一部分人称为“作家电影”。法国电影“新浪潮”运动之后出现的这一派别中,制作上往往集编剧、导演甚至制片于一身,更多地表现出个人的创作风格。在《杀人回忆》、《母亲》、《玉子》中,奉俊昊也身兼编剧的职责。他直到今天还会亲自画故事板。


“奉俊昊”体裁


但与大多数晦涩、沉闷的“作家电影”不同,奉俊昊的电影很难被归类于“艺术片”。超过百万票房的《汉江怪物》分明就是一部具有大众性的商业片。他很少探讨过于深邃的哲学隐喻,而是更加关注社会问题。奉俊昊的作品不仅是专业人士心目中的好电影,也是普通观影群体心中能值回票价的电影。因此,评价家也将奉俊昊称为难得的、兼具艺术性与大众性的电影导演。他在熟悉与陌生、艺术电影与商业电影、习惯与艺术之间开辟了独创性的裂缝,并钻进这样的裂缝中,每次都带来不一样的冲击与新鲜感。


不少评论家将《寄生虫》誉为奉俊昊风格的集大成。在戛纳电影节上,奉俊昊曾用三种语言拜托观众不要在观看后剧透。韩国《联合新闻》评论称,观影后便能理解导演的这种良苦用心,因为这部电影充满反转,这种反转的产生不仅仅是迎来某个转折性的事件或是隐藏人物的登场。从电影中段开始,《寄生虫》所传达的视觉和情绪上的冲击是压倒性的,这种密集且紧张的感觉一直持续到后半部分,导演积累的角色和关系、设定最终形成大爆发。美国电影评论媒体IndieWire评价说:“《寄生虫》让奉俊昊最终成为了一种体裁。”


“奉俊昊”体裁


创造奥斯卡历史,也曾面对灰暗的审查历史

“如果没有审查制度,奉俊昊应该出现在50年前。”韩国导演金秀勇在去年举行的“韩国电影100年”座谈会上如此说道。现年90岁的金秀勇被称为韩国电影历史的见证人,他指出:“因为审查,过去韩国电影发展缓慢。”他在1958年拍摄了第一部电影,50年过去了,因为审查被剪掉的胶片可以往返于首尔和釜山之间。另一名导演李章浩将韩国电影的历史描述为“白手起家的穷二代”。韩国电影从出生到成长一直都在挨打,克服了这样的困难,才成就了现在的电影繁荣。


韩国电影诞生于日本强占时期,从一开始就是管制和干涉的对象。殖民时期,电影是日本实施殖民政策、思想控制的手段,之后还经历了战争、军事政权时期,很长时间都没有能摆脱权力的统治。独裁政府年代,军人独裁政府视电影是一种教化大众的思想工具,军政府统治时期,韩国的“大钟奖”内,甚至有一个名为“最佳反共电影”的奖项。


创造奥斯卡历史,也曾面对灰暗的审查历史


朴正熙在政权初期更通过宪法明确允许了对电影进行审查。武力镇压“5.18光州民主化运动”后,全斗焕为了收复民心,推出3S政策——性(Sex)、运动(Sport)、银幕(Screen),希望借此最大限度地转移国民的注意力。然而,虽然不断有新电影上映,但却极少触及现实社会,审查制度变本加厉。


1987年的民主活动后,韩国电影不再满足于仅充当宣扬意识形态的工具。金大中上台后,言论自由大幅放宽,韩国电影开始涉足之前被禁止的领域。在之后的几十年,韩国电影蓬勃发展。但这并不意味着,韩国电影得到了无限度的自由。民主制度形成之后,粗暴干预行业的情况得到了改善,但取而代之的是无形的政治渗透与间接干预。由亲政府倾向的《朝鲜日报》主办的“青龙电影节”就被许多进步阵营的导演所排斥。“釜山国际电影节”也因电影人与政府之间的矛盾,差点夭折。


创造奥斯卡历史,也曾面对灰暗的审查历史


2014年釜山电影节上,釜山市政府以“可能引发政治争议”为由,要求取消放映“世越号”事件的纪录片《潜水钟》。《潜水钟》记录了当时的搜救情况,矛头指向政府与社会。电影节委员会认为,政府用政治手段破坏电影节的独立性,照常让电影上映。事后,电影节执行委员长“被辞职”,主办单位其他工作人员也被政府调查,政府抽调了部份投入该电影节的资金支持。


2016年,韩国前总统朴槿惠被弹劾之前,舆论曾指处,朴槿惠政府手中有一份“文化演艺界黑名单”,并下达给了文化体育观光部,震惊全国。虽然青瓦台一直否认这一“黑名单”的存在,但外界,特别是演艺圈跟文化界都认为这份名单是真实存在的,名单上的一些人确实曾经遭遇过政府削减支援等事。


创造奥斯卡历史,也曾面对灰暗的审查历史


“黑名单”多达9473人,其中包括594名曾反对政府颁布的“世越号”船难事件试行令的文化及演艺界人士,754名针对“世越号”船难事件发表时局宣言的作家,曾在上一届大选中支持朴槿惠的竞争对手文在寅的6517人和曾在2014年地方选举中支持首尔市长朴元淳的1608人也均在名单上面。


奉俊昊的御用男主、《寄生虫》的主演宋康昊就被认为在这份榜单上。他曾在“世越号”事件后,支持遗属追究责任而被政府列入黑名单。他表示,在接拍电影《辩护人》之后,突然就断了片约,这是他1996年出道以来的第一次。


2013年《辩护人》上映时,宋康昊已经算得上是一线的演技派演员,凭藉《杀人的回忆》、《怪物》、《密阳》等三十余部电影得到了肯定,但即便如此,2015年,他一部片子都没有。他没有指出这其中是否有任何来自政府的压力,但在《辩护人》上映之后,投资该影片的公司遭到了高强度的税务调查。


《辩护人》以已故前总统卢武铉为原型,讲述卢武铉成为人权辩护律师的过程。七十年代末,韩国处于朴正熙的独裁统治之下,他被刺杀后,另一独裁者全斗焕上台。经历过光州民主化运动之后的全斗焕政权如惊弓之鸟,1981年,全斗焕制造“釜林事件”,非法拘禁釜山读书会的22名成员,当时还是一名税务律师的卢武铉为学生们辩护。因为电影的特殊性,而让朴槿惠政府“很不开心”。


《辩护人》剧照

▲《辩护人》剧照。


除了宋康昊之外,曾指导《亲切的金子》、《老男孩》、《下女诱罪》的导演朴赞郁,一线女演员金惠秀等都因“世越号”事件而被列入疑似黑名单。曾因2013年创作讽刺朴正熙以及朴槿惠的戏剧《青蛙》的导演朴根炯,从韩国文化艺术委员的支援名单中剔除。


一届没有悬念的奥斯卡

本届奥斯卡的结果被大众评为“没有悬念”,主要是由于,上榜的大部分影片都已经斩获多项大奖,如:《朱迪》让芮妮·齐薇格(Renée Zellweger, “Judy”)获得最佳女主角;华金·菲尼克斯凭借《小丑》(Joaquin Phoenix, “Joker”)获得最佳男主角;《好莱坞往事》(Once Upon a Time … in Hollywood)获得最佳艺术指导;《玩具总动员4》(Toy Story 4)摘下最佳动画长片大奖,意味着这个系列取得圆满收官;而此前被看好的《爱尔兰人》(The Irishman)却意外一奖未获。点击影片名阅读深度分析。


一届没有悬念的奥斯卡


以下为本届奥斯卡金像奖完整获奖名单:

最佳影片:《寄生虫》

最佳导演:奉俊昊《寄生虫》

最佳男主角:华金·菲尼克斯《小丑》

最佳女主角:芮妮·齐薇格《朱迪》

最佳女配角:劳拉·邓恩《婚姻故事》

最佳男配角:布拉德·皮特《好莱坞往事》

最佳国际影片:《寄生虫》

最佳原创剧本:《寄生虫》

最佳改编剧本:《乔乔的异想世界》

最佳摄影:《1917》

最佳动画长片:《玩具总动员4》

最佳原创歌曲:《(I’m Gonna) Love Me Again》——《火箭人》

最佳原创配乐:《小丑》

最佳化妆与发型设计:《爆炸新闻》

最佳视觉效果:《1917》

最佳艺术指导:《好莱坞往事》

最佳纪录长片:《美国工厂》

最佳纪录短片:《女孩的战地滑板课》

最佳剪辑:《极速车王》

最佳音响效果:《1917》

最佳音效剪辑:《极速车王》

最佳服装设计:《小妇人》

最佳动画短片:《发之恋》

最佳真人短片:《邻居的窗》


iWeekly周末画报独家稿件,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