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哈里梅根出走,王室童话迈入现实

哈里梅根出走,王室童话迈入现实

评论
摘要: 2020新年伊始,英国哈里王子夫妇的一篇声明震惊全球媒体。哈里王子与妻子梅根·马克尔在社交网站上宣布,将会卸下“高级王室成员” 身份,追求经济独立和更多自由。相识至今,哈里与梅根一直是全球关注的焦点,这个“出走计划” 无疑是一颗重磅炸弹,引来外界对王室内部是否有重大分歧的猜测。多家媒体评价,哈里与梅根的出走不仅说明王室内部的确存在沟通问题,王室与新闻媒体、与英国社会之间也存有争端。对英国王室来说,这是一次新的舆论和生存危机。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2020新年伊始,英国哈里王子夫妇的一篇声明震惊全球媒体。哈里王子与妻子梅根·马克尔在社交网站上宣布,将会卸下“高级王室成员” 身份,追求经济独立和更多自由。相识至今,哈里与梅根一直是全球关注的焦点,这个“出走计划” 无疑是一颗重磅炸弹,引来外界对王室内部是否有重大分歧的猜测。多家媒体评价,哈里与梅根的出走不仅说明王室内部的确存在沟通问题,王室与新闻媒体、与英国社会之间也存有争端。对英国王室来说,这是一次新的舆论和生存危机。


哈里与梅根出走消息传出后,媒体纷纷猜测王室内部出现严重分歧

哈里与梅根出走消息传出后,媒体纷纷猜测王室内部出现严重分歧。


2018年,哈里与梅根在温莎城堡成婚。

2018年,哈里与梅根在温莎城堡成婚。


在回忆录《一个国王的故事》中,选择为爱退位的爱德华八世曾这样形容英国王室—— 一个“有义务却不用负责任,空有浮华却没有权力”的地方。1936年12月,爱德华八世正式退位,与华莉丝·辛普森成婚并移居国外。如果历史是轮回,相似的情节在84年后重演。2020年1月,哈里王子和妻子梅根·马克尔在社交网站上发文宣布卸下“高级王室成员”身份,追求经济独立和更多自由。哈里和梅根本就是英国王室目前最受瞩目的明星成员,这篇声明无异于一颗核弹砸在白金汉宫门口。“女王震怒”“兄弟反目”“王室分崩离析”等说法在社交媒体上迅速发酵。《纽约时报》评价,这是“一场现代童话的变质”。《卫报》提出,哈里与梅根出走是英国王室和英国社会的双重失败,王室没能跟上时代变化,英国社会和小报媒体的围攻、歧视则是这场闹剧的催化剂。


2018年,哈里王子夫妇、威廉王子夫妇一起在白金汉宫出席活动

2018年,哈里王子夫妇、威廉王子夫妇一起在白金汉宫出席活动。


王室危机

根据英国《镜报》消息,哈里和梅根在发表声明前10分钟才将文本告知查尔斯王子和威廉王子。英国《太阳报》等媒体引述多名消息人士称,哈里的突然动作让查尔斯和威廉“愤怒”,女王“深感失望”,哈里是“对自己的家庭宣战”。国际媒体迅速发明了新词“Megxit”来形容这起事件。白金汉宫在之后发布的声明中也透露出与哈里夫妇讨论的缺失:“与萨塞克斯公爵及公爵夫人的讨论尚在早期阶段……这些都是复杂的问题,需要一些时间才能解决。”研究王室一举一动的网友提出,哈里夫妇与王室的矛盾在女王的圣诞演讲中已有苗头。2018年女王发表年度演讲时,桌子上还放有哈里与梅根的两张照片。2019年圣诞节,桌子上只剩女王父亲乔治六世、王夫菲利普亲王和威廉王子一家的照片。



正如描写英国王室的电视剧《王冠》所言,白金汉宫中的贵族们就像两头鹰,一头代表稳重、保守,一头却执意离经叛道。在圣诞演讲和“出走事件”之前,哈里离开王室的想法已经多次见于报端。外界曾传他想与梅根移居非洲,又说哈里与威廉王子间生嫌隙。威廉王子曾公开说自己与弟弟的关系“时好时坏”“有分歧”“已经变化”。哈里王子去年10月也说与哥哥已经“分道扬镳”。今年1月的离开声明发出后,英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召开紧急会议讨论应对方案。会议之后白金汉宫发布的声明中,“萨塞克斯公爵与公爵夫人”变成了“哈里与梅根”,更让外界猜不透王室对他们的态度。


王室内部分裂之外,哈里夫妇与英国小报、社交媒体的关系更加糟糕。2016年,哈里王子和当时还在加拿大拍摄电视剧的梅根相识。英国小报立刻对有非裔血统、离过婚的梅根展开铺天盖地的报道,挖掘她和亲友“不和”的证据、刊登她入行演艺圈时拍过的清凉照片,甚至指控她依然和一位旧情人“藕断丝连”。哈里与梅根交往数月后,白金汉宫就发布声明谴责英国媒体对梅根穷追猛打。


因母亲戴安娜王妃的悲剧,哈里王子曾公开表达对小报和狗仔队行为的厌恶。虽然他与梅根的感情迅速升温,国际舆论普遍认为他们的结合代表英国王室走入摩登、开明、多元化的新时代,但英国媒体对他们的追逐更加激烈。梅根的父亲是否参加婚礼、梅根同父异母的姐妹对她有什么控诉等家庭细节被一一挖出。


社交媒体用户也没有放过他们。Facebook和4chan等平台上有不少用户发表歧视性言论,质疑梅根心机重、给王子“洗脑”、与凯特王妃不合甚至假孕,还给她起名“难搞公爵夫人”等绰号。梅根生下儿子阿尔奇后,BBC播音员丹尼·贝克在推特上发表了一对夫妇带着一只穿西装的小猩猩的照片,被批为种族歧视。2019年10月,哈里夫妇公开对英国两家媒体提起诉讼,称梅根是“英国小报残酷竞争的受害者”。“出走事件”后,《泰晤士报》引述匿名消息称威廉和哈里已经闹翻,哈里夫妇在王室经常遭欺负,威廉与哈里不得不发表联合声明驳斥。《名利场》杂志披露,梅根在英国居住时情绪已经大受影响,有多次焦虑发作。


除了王室内部、王室与媒体的战争,哈里夫妇出走也重新点燃社会对王室存在必要性的讨论。苏格兰《先驱报》在一篇名为《我们为什么要为持续扩张的英国王室付款》的文章中提问,可以理解英国纳税人要为公务繁重的女王、王夫和王位继承人们买单,但为何还要为女王不断壮大的孙辈买单?“在一个人均更长寿、更多人需要靠养老金度日的时代,许多年轻人挣扎求生,为不断扩大的特权阶层花费这么多公共资金,合理性必须受到质疑。”文章更讽刺道:“我可以接替哈里王子的职位,我的花费更低、不需要大量工作人员来照顾我、不需要保镖,我愿意坐专机去国外公务,参加慈善活动、微笑握手。”


2018年,肯辛顿宫发布哈里与梅根的官方结婚照

2018年,肯辛顿宫发布哈里与梅根的官方结婚照。


2019年12月,英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发表圣诞演讲,书桌上没有哈里与梅根的照片

2019年12月,英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发表圣诞演讲,书桌上没有哈里与梅根的照片。


为爱出走还是为钱出走

抛开与王室的纷纷扰扰不提,哈里王子脱离王室的举动在一些评论家看来是优秀伴侣的表现。《大西洋月刊》提出,如果说威廉与凯特是童话故事,哈里和梅根就是真正的“伴侣标杆”。“与其将一个年轻女子一把拉入奢华的贵族生活,哈里王子选择首先将妻子的需求放在第一位。”文章引述历史学家史蒂芬妮·库恩茨的评论,认为哈里王子的选择打破了旧有贵族,尤其是君主制影响下的婚姻模式。“就像观众在最新一季《王冠》里看到的,卡米拉·帕克·鲍尔斯是查尔斯王子的初恋,但被1970年代的王室拒绝,因为她是‘平民’。”威廉与哈里王子都选择没有高贵头衔的女性,都选择为爱情结婚,而哈里王子在现代感情模式中走得更远。


“哈里与梅根拥抱了婚恋关系中最现代的形式:平等、有共同目标的婚姻。在这种婚姻中,双方都将对方的幸福放在首位,承担自己可以做到的责任,而不是让性别决定婚姻中的具体角色。”如果联想到最近大热的电影《婚姻故事》,男女主角——两个平凡的普通人——是如何在婚姻中互不相让、丈夫拒绝为妻子做出牺牲和选择,也许就能体会哈里与梅根选择脱去高级王室成员身份的可贵。


既然在声明中点名追求“经济自由”,不少媒体已经开始计算哈里与梅根卸任之后的财务状况——结果可能是极为可观的。根据BBC的统计,哈里与梅根目前95%的花销由父亲查尔斯王子负责。2018至2019年,查尔斯为哈里夫妇提供的资金约在500万英镑左右。查尔斯王子拥有大量房地产和金融投资,2019年年收入达2160万英镑。但作为王室高级成员,哈里与梅根除了为女王执行公务之外,不能另领薪水,也无法代言产品、做收费演讲等商业活动。这对在全球有巨大影响力的梅根来说,其实“很亏”。


哈里与梅根的声明发表后,伦敦杜莎夫人蜡像馆已经将他们的蜡像搬离,只剩女王和威廉王子等核心成员

哈里与梅根的声明发表后,伦敦杜莎夫人蜡像馆已经将他们的蜡像搬离,只剩女王和威廉王子等核心成员。


“失去梅根,你听到的是几百个英国品牌咬紧牙关的声音。”《纽约时报》这样形容梅根的时尚影响力。2018年梅根与哈里的婚礼为英国带来10亿英镑的经济收入。2019年时装咨询平台Lyst将梅根列为全球最具时尚影响力第一名,她亮相时穿的衣服、手包与鞋子通通卖空。卸任高级王室成员之后,梅根和哈里在着装打扮等方面会有更多自由,2019年6月,哈里夫妇将“萨塞克斯”注册为商标,商品涉及连帽衫和袜子等100多个种类。英国时尚媒体编辑肯瑞·亨特对《纽约时报》说,考虑到梅根的背景,哈里夫妇“可能选择名流路线”。《名利场》杂志却预测,哈里与梅根的野心也许更大。


“卸任高级王室成员之后,哈里与梅根有机会变成奥巴马夫妇这样影响全球的超级偶像。”杂志提出,哈里王子夫妇和奥巴马夫妇、乔治·克鲁尼夫妇及碧昂斯夫妇私交甚笃,哈里已经宣布将与脱口秀女王奥普拉合作关于心理健康的新节目,梅根也在2019年客串了英国时装杂志的编辑。这一切人脉、资源都说明,夫妇在离开白金汉宫之后根本不愁发展机会。以奥巴马夫妇为例,他们与流媒体巨头Netflix签订的合约涉及金额达千万美元,两人回忆录的版权费则高达6000万美元——只要哈里与梅根愿意,两人完全可以在出版、影视、周边商品等方面大笔“捞金”。外界猜测,他们在未来可能选择在加拿大落脚,因为梅根曾在那里生活,枫叶之国的气氛也相对更友好。《多伦多星报》称,落脚加拿大将是一个划时代的改变,“王室成员必须生活在英国的想法也许不是我们今天需要的。也许将来,王室成员在英联邦中分散居住会变得正常。哈里与梅根正在超越传统的王室角色,这是新的一代,是21世纪君主制的体现”。


撰文— 林湃 编辑—刘建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