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现代淘金潮背后:环境污染、汞中毒、呼吸困难

现代淘金潮背后:环境污染、汞中毒、呼吸困难

评论
摘要: 如果你对淘金潮的印象还停留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那你就大错特错了。直到现在,仍然有许多国家在进行合法或者非法的淘金,随之带来的问题也引发了大众的不安。而面对保护雨林不利指责的巴西,现在又因计划允许在亚马孙土著保护区开矿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如果你对淘金潮的印象还停留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那你就大错特错了。直到现在,仍然有许多国家在进行合法或者非法的淘金,随之带来的问题也引发了大众的不安。而面对保护雨林不利指责的巴西,现在又因计划允许在亚马孙土著保护区开矿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现代淘金潮背后:环境污染、汞中毒、呼吸困难


巴西淘金潮

上世纪80年代,成千上万的巴西人涌向亚马孙河流域的塞拉•佩拉达(Serra Pelada)金矿,现任总统雅伊尔•博索纳罗(Jair Bolsonaro)的父亲珀西•杰拉尔多•博索纳罗(Percy Geraldo Bolsonaro)就是其中之一。


老博索纳罗是为了追求财富而忍受恶劣工作条件的非法矿工之一。由于矿工们在绝望地寻找黄金的过程中破坏了亚马孙雨林,大面积的环境退化也使雨林遭受了损失。这是巴西国民心理中与总统产生深刻共鸣的一个方面。“采金是一种恶习。”他在2018年7月上传到YouTube的一段视频中告诉该地区的矿工。然而,现在巴西却计划允许在亚马孙土著保护区开矿。政府将于本月晚些时候向国会提交法案,能源部长阿尔伯克基(Bento Albuquerque)表示,土著支持这一想法。


巴西淘金潮


阿尔伯克基表示,巴西正在推进计划,允许在亚马孙热带雨林的原住民保留地开矿,并将于本月晚些时候向国会提交一份法案,以规范开矿活动。他在巴西利亚接受彭博新闻社采访时表示,巴西宪法允许从保护区开采原材料,但由于缺乏监管,导致整个地区出现了大面积的非法采矿。他说:“600个土著社区中的大多数人都希望这样做。”他还说,他们的土地将因经济开发而得到补偿。


阿尔伯克基还表示,没有必要改变巴西的采矿法规,尽管过去5年里,淡水河谷拥有或部分拥有的两座尾矿坝发生了灾难性的坍塌。他说:“在布鲁玛蒂尼奥和马里亚纳发生的事情不能一概而论。”“巴西拥有世界上最先进的法律法规,改变它也改变不了过去。”


但是,情况真的是这些官员所说的这样吗?《卫报》采访了巴西最大的自然保护区加里波罗的居民,加里波罗淘金“入侵”在博索纳罗上任后恶化了。总统说,这个保护区对于26000名土著居民来说太大了,矿产资源应该被开发。但土著领袖们认为,淘金带来了疟疾、卖淫和暴力。科学家们表示,矿工用来从泥土和淤泥中分离黄金颗粒的汞进入了河流和食物链。它们破坏了生态系统,吓跑了野生动物,并将河流填满泥浆,改变了了鱼类的行为和繁殖。


印度尼西亚:非法淘金者为了生存而毒死自己

不仅仅是巴西有淘金热。现在,印度尼西亚的非法矿工想要证明一件事:用液态汞加工金矿是绝对安全的。所以有人选择喝下有毒的化学物质。58岁的依斯干达(syuddin Iskandar)吹嘘说:“我不担心汞。”“我喝了它,我们把它给了牛和水牛,他们喝了它什么也没有发生,没有问题。”


印度尼西亚:非法淘金者为了生存而毒死自己


他的“特技表演”使他在印尼巴厘岛以东100英里(161公里)的松巴瓦黄金矿区一举成名,那里的丛林山丘上散布着临时的采矿营地。但这也表明了非法矿工面临的严峻选择,为了谋生,他们使用汞来毒害自己、自己的社区和环境。


环保组织Nexus3基金会估计,850个金矿已成为汞污染的热点地区,印尼全国有50万人遭受汞中毒。印尼是世界上最大的岛国,全国约有100万小规模金矿开采商,非法行业给印尼带来了一个恼人的悖论。在野矿营地使用汞会对健康和环境造成毁灭性的影响。众所周知,重金属是一种缓慢作用的毒素,会渗入食物链,导致出生缺陷、神经紊乱和死亡。即使是没有直接接触的人也会通过水吸收重金属,对于那些靠近海岸的人来说,也会通过海鲜来吸收。


印度尼西亚:非法淘金者为了生存而毒死自己


但由于这些煤矿是经济的短期福利——雇用那些可能生活在极度贫困中的人——政府不愿关闭它们。据称,一些政府、警察和军方官员也从非法黄金交易中获利,据估计,非法黄金交易每年价值50亿美元。


煤矿老板和他们的工人有充分的理由不做出让步。根据对55名矿工的调查,塔里旺地区的矿工报告称,从事金矿开采的收入平均是从事其他职业的收入的15倍。


在一个有2600万人(占总人口的10%)生活在贫困中的国家,为矿工寻找替代工作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官员们表示,他们不确定该如何进行工作,说服矿工不要使用汞基本上是不会成功的。“这是一个巨大的困境。”西森巴瓦摄政王H•W•穆丝亚菲林(H. W. Musyafirin)说,“如果我们阻止他们,我们就面临如何养活他们的经济问题。”


非洲淘金者无法呼吸

加纳南部的阿善提人长期以来靠加纳人所说的“采集业”(galamsay)致富。自2008年以来,黄金价格不断上涨,非正式的采掘活动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非洲淘金者无法呼吸


国际环境与发展研究所(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Environment and Development)的研究人员在2016年发布的一份报告中估计,加纳有100万人靠所谓的手工采掘为生,还有450万人依靠这个产业为生。据世界银行估计,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有近1000万这样的矿商,至少还有6000万矿工依赖于该行业。


当矿工们去淘金时,他们正在毒害河流、农田——以及他们自己。矿工们吸入用于松动岩石的炸药散发出的烟雾,以及从含有铅等重金属的破碎机中飞出的灰尘,这损害了他们的肺部。他们使用汞和硝酸从沉积物中提取珍贵的矿石,这也会导致呼吸问题。


即便如此,健康和环境专家阻止或清理非正规采矿的努力几乎总是遇到同样的障碍:对那些没有其他选择的人来说,黄金太赚钱了。


iWeekly周末画报独家稿件,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