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金球奖首名亚裔影后挑战者奥卡菲娜

金球奖首名亚裔影后挑战者奥卡菲娜

评论
摘要: 32岁的奥卡菲娜(AWKWAFINA)在2020年金球奖颁奖典礼上创造了历史,她凭借在电影《别告诉她》(THE FAREWELL)中的表演,成为金球奖历史上第一位获得音乐/喜剧类最佳女主角的亚裔女性。《华尔街日报》形容,奥卡菲娜“满足了我们对狂野成功故事的渴望” 。她的登顶之路充满传奇, 在过去三年间以惊人的速度蹿红。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32岁的奥卡菲娜(AWKWAFINA)在2020年金球奖颁奖典礼上创造了历史,她凭借在电影《别告诉她》(THE FAREWELL)中的表演,成为金球奖历史上第一位获得音乐/喜剧类最佳女主角的亚裔女性。《华尔街日报》形容,奥卡菲娜“满足了我们对狂野成功故事的渴望” 。她的登顶之路充满传奇, 在过去三年间以惊人的速度蹿红。她在2012年因为一段说唱视频丢掉工作,更让保守的父亲暴跳如雷。在YOUTUBE上,她是激进的、爱讽刺的讨厌鬼,立志改变说唱游戏的规则;在好莱坞,她曾是没有背景和资源的草根新人,凭借实力成为美国家喻户晓的演员。她获得金球奖,让2020年成为了不平凡的一年,一个亚洲YOUTUBE说唱歌手成为一名获得认可的、出色的女演员。除了奥卡菲娜之外,近几年,多位亚裔女性电影人在美国演艺界开辟了一条新的道路。《福布斯》认为,好莱坞终于开始注意到观众对多元化的渴望。


奥卡菲娜

2020年1月5日,奥卡菲娜凭借在电影《别告诉她》中的表演

成为金球奖历史上首个获得音乐/喜剧类最佳女主角的亚裔女性。


电影《别告诉她》(The Farewell)海报

电影《别告诉她》(The Farewell)海报,奥卡菲娜饰演孙女比利。


“不太好看”,这可能是许多观众对奥卡菲娜最直观的印象——没有凹凸有致的身材,五官不算精致,声音沙哑,有些龅牙,笑起来肆无忌惮。但这没有阻碍她成为驰骋好莱坞的黑马。就是这样一个看似平凡的女孩,在过去三年间以惊人的速度蹿红,2020年的第五天,更是成为金球奖首位亚裔影后,创造了历史。《华尔街日报》写道,奥卡菲娜“满足了我们对狂野成功故事的渴望”。


奥卡菲娜的走红也许真的可以用“狂野”来形容。就算是在好莱坞,她的履历也称得上不同寻常。在成为奥卡菲娜之前,她是来自纽约皇后区的亚裔女孩诺拉·林(Nora Lum)。她的父亲是美籍华裔,父亲的家族几代人都住在纽约皇后区,曾祖父在上世纪50年代开了一家名为Lum 's 的广东餐馆,这是那一带最早的中餐馆之一。她的母亲是来自大邱的韩国移民,来到纽约州立大学新帕尔茨分校(SUNY New Paltz)学习美术,在她4岁时因病逝世。奥卡菲娜由奶奶一手带大,她的奶奶是一个很酷的亚洲女性,说一口流利的英文和北京话,时不时出现在奥卡菲娜的视频中。奥卡菲娜曾说,“我的祖母是我的一切,她一直都知道我有天赋。她教导我亚洲女性是坚强的,她们不是住在果园里的温顺人物。”


真正的故事要从2012年的那段说唱说起。那一年,奥卡菲娜在视频网站YouTube上传了一首叫作《My Vag》的说唱歌曲,用来庆祝自己24岁生日。她说她在成长过程中一直饱受歧视,“人们过去常常嘲笑我那低沉、刺耳的声音,认为我是呆板的亚洲人,我认为我的人生就是平庸”。直到她发现了创作音乐和说唱,她才找到了真正热爱的事情。“我从小就喜欢嘻哈,我在我第一部MacBook 上用GarageBand创作歌曲。


在百思买买了个麦克风,把它录了下来,寄给了几个朋友。”直到今天,她还在这样做。《My Vag》充斥着露骨的歌词,“vag”或“阴道”重复了53次。视频中奥卡菲娜戴着一副化学护目镜,从一个看不见的阴道里随机拿出各种东西:小提琴、卷心菜、猫等等。有些人把这段视频当作女权主义的颂歌,认为这是对2006年米基· 阿瓦隆(Mickey Avalon)的《My Dick》迟来的回应。奥卡菲娜没有想到,这成为了一个病毒式的热门视频。但她也因此丢掉了工作,当时她在一家出版公司担任宣传助理。她的父亲也因为这段视频暴跳如雷,很长一段时间,两人都没有同对方讲话。奥卡菲娜不止一次在采访中透露过父亲的保守。小时候奶奶送她去学声乐,没有告诉爸爸,因为他会说:“你为什么要把钱浪费在那上面,那太愚蠢了。”在接过金球奖的奖杯后,奥卡菲娜在台上说道:“我告诉过你我会找到工作的,爸爸。”


奥卡菲娜2012年在YouTube上传的说唱歌曲《My Vag》截图

奥卡菲娜2012年在YouTube上传的说唱歌曲《My Vag》截图,这段视频为她开启了进入演艺界的大门。


奥卡菲娜凭借那首《My Vag》成为了网络红人,激进的、爱讽刺的讨厌鬼形象深入人心。她曾说过:“《My Vag》与亚洲身份无关,也不是要传达女权主义的信息,我只是在谈论我的生殖器。”她喜欢音乐中喜剧的一面,奥卡菲娜说:“其他的说唱女歌手过于性感,不风趣,歌词很普通。我想改变说唱游戏,证明我不是一个普通的女性说唱歌手。”从小的时候,她就有逗人发笑的本领,笑是她对待这个世界的方式,“我记得我妈妈去世的时候,显然那是一个非常悲惨的情况,但当大人们对我哭泣时,我感到奇怪和不舒服,感到尴尬,所以我开始试着逗他们笑。”家人们经常因为她大胆、粗俗的玩笑受到惊吓。高中时期,她是学校里的喜剧明星。“我总是那个最疯狂、最滑稽的。为了开心,我什么都愿意做。”她说。同时,她又是个不安分、傲慢、紧张的假小子。15岁时,她给自己取了个艺名“奥卡菲娜”(Awkwafina),来嘲笑自己的笨拙,“我只是觉得这名字很有趣,我确实也很尴尬”。


但作为亚裔女性,奥卡菲娜所做的一切都很容易被解读为一种政治声明。她说:“我这样的人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挑衅。尤其从我早期的视频来看,当时YouTube上没有多少亚裔美国女性完全不感到羞耻,除了玛格丽特•赵(Margaret Cho)。”奥卡菲娜至今还记得7岁时在电视上看到喜剧演员玛格丽特•赵的时刻,“她是一个亚洲女性,非常大胆、不害羞,而且很有趣。”这让她看到了生活的另一种可能。《My Vag》给奥卡菲娜带来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机会。她被邀请出演MTV的喜剧连续剧《Girl Code》。之后,她的电影事业蓬勃发展,先是在2016年出演了《邻居2:姐妹会崛起》(Neighbors 2:Sorority Rising),后来又和凯特· 布兰切特、安妮·海瑟薇等巨星一同出演了电影《瞒天过海:美人计》(Ocean’s Eight)。2018年,她迎来了电影《摘金奇缘》(Crazy Rich Asians)。这部好莱坞25年来第一部全亚裔阵容的电影大获成功,全球票房达到2.385亿美元。媒体用“抢戏”(scene stealer)形容作为配角出现的奥卡菲娜,她凭借自己的实力成为家喻户晓的人物,并以一种重大的、改变游戏规则的方式继续前行。2018年,美联社提名奥卡菲娜为年度最具突破的艺人之一,她还成为第二位主持《周六夜现场》的亚裔女性—第一位是2002年的刘玉玲。


2018年10月6日,奥卡菲娜在8H演播厅主持《周六夜现场》

2018年10月6日,奥卡菲娜在8H演播厅主持《周六夜现场》,她是第二位主持这档节目的亚裔女性。


去年夏天,她的事业迎来了一个新的高潮。她出演了《别告诉她》(The Farewell),这是华裔导演王子逸(Lulu Wang)执导的电影,根据自己的真实经历改编。2013年,王子逸得知祖母得了肺癌,时日无多。一家人决定瞒着祖母,想了个精心设计的计策——在她的家乡长春举办一场婚礼,让散落在世界各地的家人回来见她最后一面。这部电影在圣丹斯电影节首映后,立即成为了好莱坞的热门话题,获得了好评。与《摘金奇缘》相比,《别告诉她》少了些浮华,多了些生活的细节,让美国观众得以一窥中国的文化和价值观。美国观众很少有机会看到由亚裔导演和主演的当代电影。《摘金奇缘》虽然是全亚裔阵容,却是好莱坞典型的浪漫喜剧模式。观众希望看到更深刻、更完整的亚洲角色和不那么公式化情节。它也成为了去年夏季的票房黑马,上映首周就创下了2019年最佳的银幕票房纪录。王子逸认为,归根结底人们只是在回应一个真实的故事,看真实的人如何处理实际的问题。没有爆炸,没有对人类的威胁,只是关于一个中国家庭的故事。这也是为什么《别告诉她》能在《复仇者联盟4》《狮子王》《蜘蛛侠》等电影中杀出一条血路。整个剧院都充斥着与现实生活脱节的故事,所以《别告诉她》才会吸引人们,让他们心甘情愿在剧院付出101分钟。电影的市场定位是一部喜剧,但它也是个移民故事。它讲述了很多个人与家庭、离乡者与留守者之间的紧张关系,通过奥卡菲娜的角色“比利”来探索文化身份。这与她之前的角色不大一样,奥卡菲娜说她曾犹豫,因为出演这样一部电影,实际上要丢掉喜剧演员的身份,而这是她一直以来的防卫机制。事实证明,奥卡菲娜在这部电影中的表演足够出色。有媒体甚至称,她可能会获得奥斯卡最佳女演员的提名。


2018年6月5日,《瞒天过海:美人计》(Ocean’s Eight) 主演

2018年6月5日,《瞒天过海:美人计》(Ocean’s Eight) 主演(左起)凯特· 布兰切特、奥卡菲娜、

莎拉· 保罗森、安妮· 海瑟薇、桑德拉· 布洛克、明迪· 卡林、海伦娜· 博纳姆· 卡特和蕾哈娜在纽约出席活动。


除了奥卡菲娜和王子逸之外,近几年,还有多位亚裔女性电影人在美国演艺界开辟了一条新的道路。2018年Netflix热播剧《致我爱过的所有男孩》的主角拉娜· 特蕾莎· 康多(Lana Therese Condor)是一名越南裔演员;华裔英国演员陈静(Gemma Chan)在2019年的《惊奇队长》中扮演女狙击手;越南裔美国演员凯利·玛丽·特兰(Kelly Marie Tran)在《星球大战:天行者崛起》中饰演罗丝· 蒂科(Rose Tico);还有2020年备受瞩目的真人版《花木兰》,则是由美籍华人刘亦菲主演:这些主流的演员阵容标志着重大的进步。这些改变不仅仅在镜头前—华裔女导演阎羽茜(Cathy Yan)执导华纳兄弟和DC娱乐的下一部哈利·奎恩电影;华裔脱口秀演员阿里· 黄(Ali Wong)担任了Netflix 的《Always be my Maybe》的编剧兼主演,导演则是伊朗裔纳娜查卡· 汗(Nahnatchka Khan)。


《福布斯》认为,好莱坞终于开始注意到观众对多元化的渴望。过去,亚裔演员只能出演二维的、刻板的角色,而现在他们有了空间,也有了更多细致入微的电影。当然,这种种族和性别的多样性来得有些迟。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的一项研究发现,2016年仅有3.1%的男主角由亚洲演员出演,而在2011年至2016年期间,在10个男主角中,有色人种只占1.4个,亚裔女性的数字甚至更低。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发现,亚裔美国人的增长速度是所有主要种族、民族中最快的,在2000年至2015年间增长了72%。令人惊奇的是,直到现在,主流电影很少能代表这一群体。诸如《黑豹》《月光男孩》《逃出绝命镇》《别告诉她》等一系列大获成功的电影已经证明,除了准确、公正地展现这个多元的世界之外,非白人主演的电影也能大赚一笔。


《别告诉她》之后,奥卡菲娜拿到了更多主流项目,包括瑞恩· 墨菲(Ryan Murphy)改编的《舞会》(The Prom)和《勇敢者游戏》(Jumanji)续集。她还会在漫威首部亚裔阵容的超级英雄电影《上气》中担任女主角。奥卡菲娜并不认为她的成功理所当然,也不认为这对其他人意味着什么。她说:“《摘金奇缘》后,很多人跑到我面前,泪流满面。当我们在圣丹斯电影节放映《别告诉她》后,有人来找我,他们非常激动。这对我来说是非常感人的经历。”但她也在担心,如果不给予适当和持续的支持,好莱坞对这种多元的追求、对包容性的意识可能会逐渐消失。“我总是担心这个。”她说。她希望所有人都自己动手带来一些改变,就像她几年前在自己的YouTube页面上按“发表”键那样。


撰文— 清风 编辑—万有道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