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法作家恋童事迹被曝,受害者出书反击有用吗?

法作家恋童事迹被曝,受害者出书反击有用吗?

评论
摘要: 近日,法国出版人斯普林莫拉(Vanessa Springora)的新书《同意》(Consentement)在法国掀起轩然大波。该书于1月2日出版,书中她讲述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她与法国作家马茨涅夫(Gabriel Matzneff)之间的一段性关系,而当时斯普林莫拉只有14岁,马茨涅夫却长她36岁。实际上,出版界并不是不知晓马茨涅夫的恋童过往,但直到该事件发酵,法国才开始审视过去对性剥削和恋童癖过分放任的态度。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近日,法国出版人斯普林莫拉(Vanessa Springora)的新书《同意》(Consentement)在法国掀起轩然大波。该书于1月2日出版,书中她讲述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她与法国作家马茨涅夫(Gabriel Matzneff)之间的一段性关系,而当时斯普林莫拉只有14岁,马茨涅夫却长她36岁。实际上,出版界并不是不知晓马茨涅夫的恋童过往,但直到该事件发酵,法国才开始审视过去对性剥削和恋童癖过分放任的态度。


法作家恋童事迹被曝,受害者出书反击有用吗?


是“食人魔”还是“非凡之爱”

斯普林莫拉今年47岁,她在书中讲述了14岁时她是如何被马茨涅夫引诱,以及他们之间这段关系如何在她身上留下了持久的伤痕。当初是斯普林莫拉母亲把她介绍给了马茨涅夫,斯普林莫拉在书里写道,她爱上了马茨涅夫,并且直到发现他跟其他无数男孩女孩的故事后才对这段关系不抱任何幻想。因为这段关系,斯普林莫拉遭受了抑郁症和其他心理疾病的折磨,直到多年后她才从这一阴影中走出来。“他不是一个好人。”斯普林莫拉写道,“事实上,他是我们从小就被教导要恐惧的东西:食人魔。”


法作家恋童事迹被曝,受害者出书反击有用吗?


在给《快报》(L’Express)的一份长声明中,现年83岁的马茨涅夫否认自己有任何不当的行为,并坚称他和斯普林莫拉之间是“非凡之爱”。他在声明中说:“不,这不是我,这不是我们在一起的经历,你是知道这一点的。”此外,他还谴责这本书试图将他描绘成“一个变态、一个操纵者和一个掠夺者”。


斯普林莫拉表示她无意对马茨涅夫提起刑事诉讼,但在新书出版一天后,巴黎检察官宣布对马茨涅夫展开调查,并表示这一调查主要围绕强奸15岁以下青少年展开。在法国,成年人与15岁以下青少年发生性关系属于违法行为,但并不被自动视为强奸,控方必须要证明“性交是强迫的”才能以“强奸罪”起诉被告。在许多国家,成年人与低于某一年龄的青少年发生关系,无论对方是否同意,都将被视为强奸。此外,由于受时效法规的限制,对斯普林莫拉的证据调查有可能会遇到困难。2018年法国议会通过的新法律规定,未成年人强奸案的法律追溯时效将从20年延长到30年,也就是说受害者最晚可以在其48岁时报案。但由于新法律并不具有追溯力,因此也就不适用于斯普林莫拉的案件。


文学先于道德?特殊的性癖好从未受到过正视

马茨涅夫从未隐藏过他对年轻男孩和女孩的性癖好,而他的这种癖好也从未得到过出版界的正视。1974年,马茨涅夫发表了一篇名为《未满十六岁》(Les Moins de Seize Ans)的随笔,在这篇臭名昭著的随笔中,他坦率地表达了对未成年伴侣的痴迷“爱好”。在另一本1990年出版的书中,马茨涅夫露骨地描述了与年龄在14岁至16岁青少年之间的性关系。虽然马茨涅夫的这些作品引起了一些人的侧目,但出版界从来没有停止出版过他的作品。


马茨涅夫

▲马茨涅夫年轻时。


在1990年的一档电视谈话节目上,法国文学评论家皮诺(Bernard Pivot)以调侃的语气问马茨涅夫:“你为什么对女学生和小猫猫如此情有独钟?”马茨涅夫回答说:“我更喜欢生活中那些未经历磨炼和更善良的人。”当时在场唯一的反对声音来自加拿大作家庞巴迪(Denise Bombardier),她愤怒地插话说道:“我想我现在是生活在另一个星球上……马茨涅夫先生似乎太可鄙了。”


面对三十年前的采访,皮诺似乎并不表示遗憾,他认为这只是一件来自不同时代的产物。他在推特上写道:“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和八十年代,文学先于道德。现在,道德先于文学。从道德上来看,这是一种进步。”


马茨涅夫


法国文化部长里斯特(Frank Riester)表示支持受害者,并宣布将取消政府给马茨涅夫的作家津贴。法国政府在这件事上的立场可以说是突然发生了巨大改变。1995年,在马茨涅夫早已把自己的故事公开很久之后,当时的文化部长授予了他艺术和文学勋章。


性解放运动语境下的马茨涅夫

法国人对性观念的态度正在发生转变,而马茨涅夫正好处于这转变的横流之中。


1968年,法国爆发“五月风暴”,这是一场由学生和工会发起的反对法国旧秩序的社会运动,而马茨涅夫正是这场运动的产物和受益者。在“禁止‘禁止’”(It’s forbidden to forbid)的口号下,运动的参与者反抗权威,反对帝国主义、资本主义、种族主义、性别歧视和同性恋恐惧症。一些人主张废除同意年龄法律,称这样做能让孩子摆脱父母的统治,并让他们得到彻底的性解放。马茨涅夫是当时提倡废除这一法律的主要作家之一,当时为此辩护的思想家还包括福柯、巴特、萨特和波伏娃。萨特提倡将恋童癖者视为受歧视的少数群体,他个人甚至还在报纸中刊登广告,寻求与儿童发生性关系。


性解放运动


2013年,一本围绕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恋童癖政治的书《禁忌儿童》(L’Enfant Interdit)在法国出版,在这本书中,社会学家韦德拉格(Pierre Verdrager)指出,这些捍卫与儿童发生性关系权利的人认为法国有不受普通行为规范约束的“贵族制”传统。韦德拉格表示,虽然普通的法国人对这些辩护者感到有些厌恶,但作家在法国被认为是精英的一部分,而精英有时候是被期望去做违背道德的事情的。“当时有一种性贵族,他们围绕性提出了新的态度和行为。”韦德拉格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说道,“并且,他们对普通老百姓存有极大的偏见,认为他们是白痴和傻瓜。”


iWeekly周末画报独家稿件,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