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在动荡的2019年里,最好的艺术也是最勇敢的

在动荡的2019年里,最好的艺术也是最勇敢的

摘要: 2019年的展览日程安排得异常紧凑——在惠特尼双年展上,针对“毒性慈善”的抗议活动导致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董事会副主席沃伦·坎德斯(Warren Kanders)辞职。在多年的推诿之后,大西洋两岸的博物馆都因萨克勒家族与阿片类药物的不良关系赶紧与其划清界限,而为纪念达·芬奇逝世500周年在卢浮宫举办的列奥纳多画展无疑是今年最受期待的展览。

2019年的展览日程安排得异常紧凑——在惠特尼双年展上,针对“毒性慈善”的抗议活动导致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董事会副主席沃伦·坎德斯(Warren Kanders)辞职。在多年的推诿之后,大西洋两岸的博物馆都因萨克勒家族与阿片类药物的不良关系赶紧与其划清界限,而为纪念达·芬奇逝世500周年在卢浮宫举办的列奥纳多画展无疑是今年最受期待的展览。


艺术以创新和多样性吸引了注意力


现代艺术博物馆的开放

现代艺术博物馆的开放


在耗资4.5亿美元、占地4366平方米的扩建后,现代艺术博物馆(Museum of Modern Art)重新开放了。在重新开放之际,MoMA采取了一些谨慎但意义重大的步骤,重新思考长期以来作为其品牌的过时的白人、男性、民族主义版本的现代主义,现在明显的不同之处在于“差异”本身以艺术的形式存在,用女性、有色人种艺术家和非西方人士的作品充实了现代主义的史诗。


“修复记忆中的图像”(VijaCelmins: To Fix the Image in Memory)

修复记忆中的图像


这一令人着迷的回顾展追溯了60多年来不断变化的广阔空间——海浪、夜空、沙漠地面,阐明了艺术家在感知、哲学和耐力间的相互对立,展览还强调了马塞尔·布鲁尔(Marcel Breuer)标志性建筑的力量,这是艺术家、策展人和建筑的罕见合作。


“问题的核心”(Amy Sherald: The Heart of the Matter)

问题的核心


相对不太出名的谢拉尔德(Ms. Sherald)在2017年一举成名,当时她受美国国家肖像画廊(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委托,为米歇尔·奥巴马绘制官方肖像。不久后,一家一流画廊为她安排了在纽约的首次亮相,46岁的谢拉尔德在这个场合展现了自己,在一个巨大的空间里只挂了七幅新肖像画,都是以黑人为主题的,这把她形式上与众不同、画风优美的现实主义提升到了一个新高度。


“工作和日子”(Simone Fattal: Works and Days)

工作和日子


叙利亚出生的黎巴嫩艺术家的首次博物馆展览中,展示了他对绘画、素描和电影的广泛兴趣,但最能代表他的是大量小而粗糙的釉面陶瓷雕塑,这些雕塑令人眼花缭乱:动物、人物、古代工艺品、宗教仪式、旅游纪念品、被战争毁坏的沙漠建筑。在陶瓷雕塑领域,他作品的多样性、细致性和层次感构成了一件件无与伦比的作品。


过去与现在

回顾2019年的艺术界,这些事可能最具有更深层次的意义。


脏钱

脏钱


2019年,大多数激进的博物馆活动都是针对有问题的艺术赞助来源的抗议。南·戈尔丁(Nan Goldin)呼吁各机构切断与萨克勒家族的联系,萨克勒家族是生产阿片类药物的普渡制药公司(Purdue Pharma)的所有者。女孩们则向现代艺术博物馆的受托人利昂·布莱克(Leon Black)和格伦·杜宾(Glenn Dubin)发起了攻击,因为他们与性犯罪者杰弗里·爱泼斯坦(Jeffrey Epstein)有商业关系,几家维权组织则针对MoMA的第三位受托人拉里·芬克(Larry Fink),对他的公司在私人监狱行业的投资提出了质疑。


一个历史性的双年展

一个历史性的双年展


2019年惠特尼双年展创造了历史:在75名艺术家中,大多数是非白人,一半是女性。策展人简·帕内塔(Jane Panetta)和鲁杰科·霍克利(Rujeko Hockley)选择的艺术作品让其政治性变得复杂,也增加了展览的政治阻力。


一个加号:L.G.B.T.Q.+

一个加号:L.G.B.T.Q.+


今年夏天,庆祝“石墙起义”和同性恋解放运动50周年的展览非常普遍。唯一的例外是布鲁克林博物馆非常生动的“没人承诺你明天:石墙事件50年后的艺术”(Nobody Promised You Tomorrow: Art 50 Years After Stonewall)。这是一场关于新艺术的调查,它把解放的故事带进了当下的LGBT群体,带进了性别流动性的领域。


回顾

回顾


2019年,在布朗克斯博物馆举办的阿尔文·巴尔特罗普(Alvin Baltrop)作品回顾展上,博物馆把重点放在了一些重要但鲜为人知的艺术家身上,当代艺术博物馆的哈蒙德先生(Harmony Hammond)、大都会博物馆的穆克吉先生(Mrinalini Mukherjee)、华盛顿菲利普斯收藏馆的桑切斯先生(Zilia Sanchez)。


艺术与我们当下的重要时刻

格里塔的环境谴责,爆发的洪水,止不住的火灾,关于格陵兰岛的收购计划……今年,气候危机的严重性终于完全进入了公众的意识。


“阳光与海洋”(Sun & Sea, Marina)

阳光与海洋


在人造海滩上连续上演的歌剧《太阳与海》中,游泳者欢快地唱歌和打包一次性水瓶,感叹假日的结束,展现了对现在环境问题的担忧。11月,威尼斯遭遇了半个世纪以来最严重的洪灾,双年展被迫关闭,圣马可大教堂(Saint Mark’s Basilica)也被淹没。与此同时,以民粹主义者为首的地方政府拒绝了一系列气候措施。


老树穿新衣

老树穿新衣


三家博物馆重现了15世纪和16世纪早期欧洲艺术的无名英雄。布鲁塞尔的艺术中心Bozar展出了全媒体怪物伯纳德·范·欧利(Bernard van Orley)的画作、印刷品和挂毯;米兰的里亚雷宫(Palazzo Reale)让西西里学者安东内洛·达·梅西纳(Antonello da Messina)复活了;华盛顿的国家美术馆为佛罗伦萨美第奇家族的艺术家长维罗基奥摇旗呐喊。此外,在马德里普拉多博物馆(Museo del Prado),文艺复兴时期的妇女索菲斯巴·安圭索拉(Sofonisba Anguissola)和拉维妮娅·丰塔纳(Lavinia Fontana)的新展览让古老的画布看起来也焕然一新。


达·芬奇重生了

达·芬奇重生了


卢浮宫博物馆的列奥纳多·达·芬奇展虽然花了十年时间才组织起来,但策展人文森特·迪利(Vincent Delieuvin)和路易斯·弗兰克(Louis Frank)以独特的方式让列奥纳多摆脱了“名誉”和“阴谋论”,以真正的艺术家的身份回到了我们身边。


iWeekly周末画报独家稿件,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