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诺曼底模式”峰会重启,各国“心怀鬼胎”

“诺曼底模式”峰会重启,各国“心怀鬼胎”

评论
摘要: 12月9日,“诺曼底模式”四国峰会在法国巴黎召开,这次由法国和德国领导人斡旋的会议,旨在重新努力解决基辅与俄罗斯支持的分裂分子之间的五年冲突。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12月9日,“诺曼底模式”四国峰会在法国巴黎召开,这次由法国和德国领导人斡旋的会议,旨在重新努力解决基辅与俄罗斯支持的分裂分子之间的五年冲突。自2014年以来,分裂分子控制了乌克兰东南部的大片地区。这场冲突已经造成1.3万多人死亡,数百万人流离失所。而自2016年以来,两国元首从未会晤,此次重启会议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好的开端,当然,各国也带着自己的目的前来谈判。


“诺曼底模式”峰会重启,各国“心怀鬼胎”


会议聚焦乌东问题

8日,数千人在基辅集会,要求总统捍卫国家利益。在独立广场的集会上,示威者举着写有“决不妥协!”和“不投降!” 的横幅。“一些乌克兰人对谈判表示怀疑和担忧。”乌克兰政治分析人士弗拉基米尔·费申科(Volodymyr Fesenko)说。他们担心“泽连斯基会对普京做出过度让步”。泽连斯基在本次会议前向乌克兰人承诺,他不会向普京妥协,重申结束战争的唯一途径是与莫斯科直接谈判。


会议聚焦乌东问题


而目前来看,“诺曼底模式”四国峰会的核心议题就是乌克兰东部的顿巴斯冲突。 


2014年,乌克兰东部地区爆发了乌克兰政府军和民间武装间的大规模冲突。乌克兰和西方国家认为,这些民间武装得到了俄罗斯政府的支持,但俄罗斯方面予以否认。经国际社会斡旋,乌克兰政府军和民间武装于2014年9月和2015年2月达成停火协议,确定了停火线。但此后,小规模交火事件仍时有发生。联合国数据显示,在这场持续5年的冲突中,双方已有超过1.3万人丧生。


会议聚焦乌东问题


今年10月1日,由俄罗斯、乌克兰及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组成的乌克兰问题三方联络小组在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就乌东部顿巴斯地区按照“施泰因迈尔模式”举行选举、给予该地区特殊地位以及从冲突前线撤军等问题达成一致,此次会议的协议结果被称为明斯克协议。随后,乌东部冲突双方先后从冲突前线撤军。“施泰因迈尔模式”主要涉及乌克兰东部顿巴斯地区(包括顿涅茨克州和卢甘斯克州)的特殊地位等问题。而这一点也是一直以来俄罗斯方面的主要诉求。


泽连斯基11月底曾表示,他将在此次四国峰会上提出四个主要议题,一是交换战俘问题,二是乌东部顿巴斯停火问题,三是乌俄边境控制权问题,四是顿巴斯地区特殊地位问题。


泽连斯基的主要顾问耶尔马克(Andriy Yermak)上周在伦敦智库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Chatham House)发表讲话,试图减轻人们对谈判的担忧。他表示,乌克兰将提出代表顿巴斯地区的新框架,并考虑赋予地方议会更多权力,但不会同意让乌克兰联邦化。


他说,他们的B计划可能需要把乌克兰和俄罗斯隔开。他说 :“如果我们没有看到俄罗斯愿意执行明斯克协议,或者在明确的时间框架内走向和平解决,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将建造一堵墙,生活反正也会继续。”


德法积极斡旋是为何?

法国于2014年开创了“诺曼底模式”四国峰会,对于即将到来的四国峰会,德国总理默克尔、法国总统马克龙或许是最希望取得突破的人,因为他们希望能够结束当前欧洲唯一的一场战争。


德法积极斡旋是为何?


总的来说,法德积极“干预”一是因为俄乌冲突直接关系到欧洲大陆的安全。乌克兰位于欧洲东部的安全线上,持续的战争会带来难民、武器流散等诸多安全问题,而这些都和德法安全息息相关,二是欧洲因为俄乌冲突对俄罗斯采取的制裁,影响了欧洲和俄罗斯的关系,也损害了欧洲和俄罗斯的贸易联系等,尤其是德法和俄罗斯存在很多的贸易能源合作。


分别来说,如果说乌克兰是将从这次谈判中获益最多的参与者,那法国便是第二。如今,马克龙少数几个对全球发展有全面规划的高层政治家之一。一直以来,马克龙意图恢复逐渐被德国抢走的欧洲政治领袖的地位,所以法国需要平衡与各个地区之间的关系。


德法积极斡旋是为何?


目前,法国与俄罗斯的历史纽带越来越薄弱,同时美国和北约内部关系的混乱加剧了这种不确定性,这增强了马克龙寻找更强大基础的愿望——马克龙需要克服与俄罗斯的冲突所带来的障碍。


默克尔也有自己的理由寻求与莫斯科方面达成和解。两国备受瞩目的北溪二号(Nordstream 2)管道即将完工。这条管道将俄罗斯的天然气通过波罗的海输送到欧洲,完全绕过乌克兰,使基辅失去了一个关键的现金来源。随着国际上要求废除该计划的压力越来越大,在顿巴斯达成一致可能会为默克尔争取时间,让该项目有可能完成。


德法积极斡旋是为何?


而大洋的另一边,有一个人也对这个峰会保持高度关注——虽然他的目的可能与法德相反。泽连斯基一直对美国表示友好,这样的局面本来对特朗普来说很完美:一个统一的美乌阵线来对付莫斯科的干预。但这个提议从未实现。特朗普在会前也表示 :“我真的希望你和普京总统能在一起,解决你们的问题。” 


德法积极斡旋是为何?


《福布斯》(Forbes)认为,难怪泽连斯基上周削弱了巴黎谈判取得突破的希望。虽然他是一个缺乏经验的政治家,但他知道,考虑到大家别有用心的各种动机,他的西方盟友不会对普京强硬。


对乌克兰总统来说,这是一个关键的难题。泽连斯基被国内的反俄情绪所困——似乎是由他的前任波罗申科煽动起来的——他无法向莫斯科低头。但他必须接受现实。他承诺结束战争——实现这一承诺需要外交上的让步,尤其是当他的支持者有自己的和平动机时。


iWeekly周末画报独家稿件,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