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迟到者”布隆伯格,天才商人的政治计算

“迟到者”布隆伯格,天才商人的政治计算

评论
摘要: 77岁的迈克尔· 布隆伯格正式宣布参加美国2020年总统大选,他在声明中表示:“要击败特朗普,重建美国。”这位前纽约市长、亿万富翁、彭博社创始人、慈善家将与其他17名民主党人竞争党内提名。关于“他会还是不会”的游戏已经持续了十多年,去年冬天,布隆伯格决定不挑战2020年大选,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温和派的强大旗手拜登。但拜登近几个月的困境让布隆伯格认为自己在竞选中还有空间。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77岁的迈克尔· 布隆伯格正式宣布参加美国2020年总统大选,他在声明中表示:“要击败特朗普,重建美国。”这位前纽约市长、亿万富翁、彭博社创始人、慈善家将与其他17名民主党人竞争党内提名。关于“他会还是不会”的游戏已经持续了十多年,去年冬天,布隆伯格决定不挑战2020年大选,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温和派的强大旗手拜登。但拜登近几个月的困境让布隆伯格认为自己在竞选中还有空间。这是典型的“彭博式决定”,他研究数据,然后得出结论。从华尔街到政界,这种以数据为核心的策略贯穿着布隆伯格的一生。不论是当初退出民主党,以共和党身份当选纽约市长,还是选择脱离党派成为独立人士,或者是重新加入民主党参与大选,都可以看出一个天才商人精明的政治计算。


2009年11月3日,时任纽约市长迈克尔·布隆伯格在竞选获胜后向支持者致意。

2009年11月3日,时任纽约市长迈克尔·布隆伯格在竞选获胜后向支持者致意。


迈克尔·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终于要竞选总统了—— 是的,“终于”。关于“他会还是不会”的游戏已经持续了十多年。在这十年中,布隆伯格也确实对这件事反复了多次。2008年和2016年,面对奥巴马和希拉里,布隆伯格最终都放弃了参选。一直到今年月,他表示不会挑战2020年大选,8个月后,他又颠覆了当时的决定。关于这样的转变,外界有许多说法:有说同为中间派的拜登陷入乌克兰丑闻,让他看到了希望;也有说他意识到这是最后一次机会,因为他已经77岁了。


扒开这些外界评论,望向布隆伯格的这一生,你很快会发现,其实这些都是典型的“彭博式决定”:“研究数据后,我认为如果加入选战,我无法赢得胜利。”所以,他放弃了。而今年11月,数据告诉他“也许,能赢”,所以他选择加入这场战斗。数据作为重要线索,贯穿着他的一生。


2019年11月26日,在申请亚利桑那州民主党总统初选候选人后,布隆伯格在凤凰城罗西塔广场发表讲话。

2019年11月26日,在申请亚利桑那州民主党总统初选候选人后,布隆伯格在凤凰城罗西塔广场发表讲话。


从华尔街到政界

1942年的情人节,布隆伯格出生在波士顿附近的小城梅德福,父亲是一名会计,母亲是家庭主妇。从一开始,他就是个成绩优异的学生,从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电气工程学专业毕业后,布隆伯格在哈佛大学获得了MBA学位。他的第一份工作是在纽约所罗门兄弟公司,几年间他成为了华尔街炙手可热的交易员。1972年,他被任命为合伙人。他在自传中写道,他“在每个城市都有女朋友,在度假胜地滑雪,在四星级餐厅吃饭,从未错过一场百老汇演出”。然而在华尔街这个变幻莫测的金融博弈场,布隆伯格遭遇了挫折。几年后,他被任命到信息技术部门。根据《白手起家的亿万富翁效应》一书的作者约翰· 斯维奥克拉和米奇· 科恩的说法,这是明显的降级。布


隆伯格在那里又呆了三年,直到1981年公司被并购,他拿了1000万美元的遣散费。


布隆伯格没有急着找工作,而是用部分遣散费创办了一家名为“创新市场解决方案”(Innovative Market Solutions)的金融信息技术公司,也就是今天的彭博社(Bloomberg LP),当时的目标是让交易员更容易地分析数据。他深知凭自己有限的资金,在华尔街掀不起惊涛骇浪,但“任何大鳄都少不了对可靠、迅速资信服务的依赖”。于是,他推出了彭博终端机(前身是MarketMaster 终端机),他的第一个客户美林证券购买了22个终端机,并投资3000万美元购买了30%的股份。捞到第一桶金的布隆伯格此后意气风发,1987年他把公司的名字改为和自己姓氏一样的“彭博”,到1989年市值已达20亿美元。彭博的数据服务还延展到电视、网站与平面媒体等多种平台上。坚持数据为王的布隆伯格,跻身全球顶级富豪的行列,掌控着全球最广泛和重要的财经信息流动,这让他顺理成章地开启了政治生涯。


2001年4月28日,时任纽约市长布隆伯格(左)、唐纳德·特朗普及梅拉尼娅在华盛顿希尔顿酒店举行的白宫记者协会晚宴上。

2001年4月28日,时任纽约市长布隆伯格(左)、唐纳德·特朗普及梅拉尼娅

在华盛顿希尔顿酒店举行的白宫记者协会晚宴上。


精确计算的政治

2001年6月5日,布隆伯格通过一个60秒的广告宣布竞选纽约市市长。共和党初选中的对手赫尔曼•巴蒂洛(Herman Badillo)很快就表示,布隆伯格不是真正的共和党人,他只是利用了这个政党。的确,在这之前布隆伯格一直是民主党人,但他发现党内竞争者太多,胜选机会渺茫。所以他退出了民主党,以共和党人的身份参选,这是个精明的举动。在自掏腰包花了7500万美元并得到前纽约市长鲁迪•朱利安尼(Rudolph Giuliani)认可后,布隆伯格突破了传统观念,当选纽约第108届市长,而且一干就是三届。在担任市长的12年里,他每年只接受1美元的薪水。不仅如此,据《纽约时报》报道,布隆伯格在任期内花费了65万美元的个人财产。2007年,布隆伯格退出了共和党,并将政党制度斥为“功能障碍的沼泽”,注册为独立人士。他在声明中称:“党派关系常常使狭隘的利益置于共同利益之上。作为一个政治独立人士,我将继续与所有政党人士一起寻找共同点,为面临的挑战找到真正的解决方案。”这在当时被视为总统竞选的前奏。


然而在之后十年,布隆伯格都没有正式对大选发起挑战。2016年的一篇文章中,布隆伯格称自己“不会冒险,一个独立的候选人资格将分裂选举”。他还写道:“我查看数据,很明显我将无法获胜。”2018年,他再次注册成为民主党党员,又一次引发了外界的猜测。《金融时报》评价:“只有像布隆伯格那么有钱的人,才能以这种方式藐视政治党派。”与其说是藐视党派,不如说是商业天才的精明。去年,布隆伯格决定不挑战2020年大选,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认为无法与温和派的强大旗手拜登竞争。但拜登近来的困境让他产生了新的乐观情绪,他认为自己在竞选中还有空间。


布隆伯格说,促使他加入大选的最直接原因是“不能再忍受特朗普四年的鲁莽和不道德行为”。他担心没有一位顶级候选人能够击败特朗普。他在单周的电视广告支出上豪掷3350万美元,刷新了历史纪录。第一段竞选视频肯定了他任纽约市长期间应对9·11事件的表现,以及他在枪支控制、气候等问题上的工作。在“重建美国”这一主题下,这则广告跳过了民主党初选,聚焦于特朗普,打出了一张总统的图片,上面写着:“现在他要挑战特朗普了。”


2010年2月3日,时任纽约市市长布隆伯格(中) 和MTA 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杰伊· 沃尔德(右) 参观了新34街车站的巨大洞穴。

2010年2月3日,时任纽约市市长布隆伯格(中) 和MTA 董事长

兼首席执行官杰伊· 沃尔德(右) 参观了新34街车站的巨大洞穴。


阻碍重重

布隆伯格的顾问霍华德·沃尔夫森(Howard Wolfson)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布隆伯格不会在艾奥瓦、新罕布什尔、内华达和南卡罗来纳这四个即将投票的州展开竞争,因为几个月来其他候选人已经在这四个州有了领先优势。“我们有信心在超级星期二(Super Tuesday)及以后的州选举中获胜,在那里我们将有一个平等的起点。”跳过四个早期州的传统初选,是一项非常规的竞选策略,旨在弥补“迟到”的不足。直接主攻“超级星期二”,是因为当天14个州要在一天之内同时举行初选,必然需要大量财力投入才有望胜出,完全符合布隆伯格的“砸钱”姿态。他的巨额个人财富可以在这些州得到广泛利用,这一战略承认了在这个阶段参与竞争的局限性,以及亿万富翁巨大个人财富所提供的机会。


毫无疑问,布隆伯格的个人财富在选举中是一把双刃剑。他的竞选活动将完全由他自己出资,有说法称即使支付了所有的竞选费用,他仍然是个亿万富翁。而用布隆伯格自己的话说,这意味着自己不会被任何利益团体所影响。然而,其他候选人批评布隆伯格只不过是“又一个试图对政治施加过多影响的亿万富翁”。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在推特上说:“布隆伯格或任何亿万富翁认为他们可以绕过政治程序,花费数千万美元来购买选举,我对此感到厌恶。”另一名候选人伊丽莎白· 沃伦(Elizabeth Ann Warren)发布了一条措辞激烈的筹款信息,称布隆伯格可能成为候选人是“富人希望我们的政府和经济只为他们自己服务的又一个例子”。她曾间接地与布隆伯格就向极端富人征税的提议进行过争论。《纽约时报》则在文章中写道,布隆伯格作为总统候选人首次亲自露面时,当天的主题不是人群的规模,而是他在建立政治善意上花了多少钱。


布隆伯格在民主党阵营中没有受到最热烈的欢迎。早盘咨询公司11月初的民调显示,只有的选民会选择他作为党内提名人的第一选择。布隆伯格还将面临一系列有关政治意识形态和执政记录的复杂难题。在担任市长期间,布隆伯格支持警察对黑人和拉美裔男子的搜查,去年秋天接受采访时,他为拦截搜身策略辩护。在同一次采访中,布隆伯格还表达了对#Metoo运动的总体怀疑。


这让布隆伯格的竞选之旅充满了不确定性。美国《周刊报道》认为:“布隆伯格肯定不会赢得党内提名。”美国政治战略家苏珊·德尔·珀西奥(Susan Del Percio)则表示这些论调像极了2001年的纽约市长选举,但实际上布隆伯格除了雄厚的资产之外,他和他的团队都是出色的政治战术家,他们的每一步都不是心血来潮,而是经过精确的计算。就目前而言,这些争论都是学术性的,很多事情还有待确定。这些答案也许要等到明年3月那个超级星期二才会揭晓。


撰文— 清风 编辑—万有道 图片— 东方IC、AFP、REUTERS

相关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