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周轶君:纸媒会变成奢侈品

周轶君:纸媒会变成奢侈品

评论
摘要: 我们常常说,当今世界充满偏见,意见极端化,少人聆听思考。“理中客”,理性中立客观,成了软弱、无主见的代名词。朋友聚会,也常常因为某一问题意见不合,闹得大家如鲠在喉。批评路径,通常指向社交媒体。真的应该责怪网络吗?碎片化的信息如何造成了这样的固执呢?这个问题并没有被好好地回答过。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我们常常说,当今世界充满偏见,意见极端化,少人聆听思考。“理中客”,理性中立客观,成了软弱、无主见的代名词。朋友聚会,也常常因为某一问题意见不合,闹得大家如鲠在喉。批评路径,通常指向社交媒体。真的应该责怪网络吗?碎片化的信息如何造成了这样的固执呢?这个问题并没有被好好地回答过。


最近去北京,一群朋友聊起话题,意见立现分歧。有趣的是,其中几个结束对话的方式如出一辙:“我们什么都看得到,我们什么不知道呢?”这句话没有事实错误,大家的确可以接触到同样的信息来源,但却得出完全不同的结论。差异在哪里?在于上下文。对于事件真正的理解来自于上下文,这是每一个人不同的生活经验造成的。而社交媒体的传播,因为快速阅读,往往容不下上下文,又因为情绪是其传递的核心内容,上下文还是羁绊呢。


于是,每个人以为自己看见了,便有足够的信心来表达观点。但是每一个人看到的,或许都只是孤立现象,而不是整片森林。但是,我们不知道自己没看见什么,树木不断从眼前掠过。回想起来,我也没少犯这样的错误,忽略当事人社会经验或生活环境来做评价。


福楼拜曾经忧虑报纸的出现,认为这种快速满足资讯的方式,令傻瓜都变得自信,对从前只有知识分子搞得懂的事情侃侃而谈。社交媒体更是如此,让每一个人认为自己无所不可知,无所未知,也因此比报纸时代更具自信,加倍固执。在美剧《总统女士》中,白宫曾经对是否需要监管社交媒体发起讨论,反对者说“这违反了开国之父们对于言论自由的原则”,总统谋士则反击:“开国之父们不知道如今有这么多傻瓜。”


傻瓜不是天生的,只相信眼前所见,我们都是傻瓜。社交网络恢恢的今天,有人预言“纸媒会变成奢侈品”,经过筛选、打磨的信息将重新变得珍贵。英国文学中还有另一个词“parochialism”(地方观念),指对一个地方的深入观察,从而了解普世皆同,“所有伟大文明的根基都来自地方”。这有点像中国人熟悉的“格物致知”,“一花一叶见世界”,于细微处见大天地,跟社交媒体所谓“信息海洋”中,只不断加固自己的观念截然相反。


周轶君

相关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