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创意杂食者KAWS,让艺术更民主?

创意杂食者KAWS,让艺术更民主?

评论
摘要: 美国艺术家KAWS在2019年收获商业成功。截至11月,他的作品今年在全球拍卖市场销售总额达到7660万美元,是两年前的10倍。KAWS以涂鸦作品出道,为优衣库、耐克和迪奥等大牌设计过限量版商品,受到市场热捧,被认为是当代艺术最重要的名片之一。有评论家批评他只是个成功的商人而非真正的艺术家,KAWS则认为自己的作品让艺术大门向所有普通人敞开,让它变得触手可及。科技潮流革新了影视娱乐产业,给用户更多自主选择权,一些意见认为艺术界也应该跟上潮流,让普通观众有更多话语权。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美国艺术家KAWS在2019年收获商业成功。截至11月,他的作品今年在全球拍卖市场销售总额达到7660万美元,是两年前的10倍。KAWS以涂鸦作品出道,为优衣库、耐克和迪奥等大牌设计过限量版商品,受到市场热捧,被认为是当代艺术最重要的名片之一。有评论家批评他只是个成功的商人而非真正的艺术家,KAWS则认为自己的作品让艺术大门向所有普通人敞开,让它变得触手可及。科技潮流革新了影视娱乐产业,给用户更多自主选择权,一些意见认为艺术界也应该跟上潮流,让普通观众有更多话语权。


2019年,KAWS 的作品在全球各地展出。

2019年,KAWS 的作品在全球各地展出。


KAWS在自己的工作室里。买下新建筑后,他的工作室将扩建。

KAWS在自己的工作室里。买下新建筑后,他的工作室将扩建。


身高5米的人偶脸上有两个“X”标志,阿童木和芝麻街等角色的眼睛也被“X”代替。在长沙和香港的百货公司里,在上海的艺术馆中,在巴黎的时装秀上,由艺术家KAWS创作、眼睛上画着“X”的巨型玩偶不时出现。艺名“KAWS”的布莱恩·唐纳利是当今最受市场欢迎的艺术家之一。11月,KAWS耗资1700万美元买下纽约布鲁克林一栋900多平方米的建筑,用作自己未来的新工作室。他当然有大手笔的底气——截至11月,KAWS的作品今年在全球拍卖市场的销售总额达7660万美元,是两年前的10倍。用《彭博商业周刊》的话形容:“这是KAWS最成功的一年。”


“KAWS已经是当代艺术的一张名片。”流行文化创意频道Complex这样评价。他在图片社交平台Instagram上有260万粉丝,推出的联名服饰一天能卖出近百万件。《艺术新闻》等媒体称他为“市场主宰者”。一些艺术评论家不屑KAWS的成功,认为这代表“艺术概念的破产”,批评他的作品是“毫无价值的玩具垃圾”。佳士得拍卖行的艺术专家诺亚· 戴维斯把KAWS比作“杂食动物”,因为他接触的领域很广,“任何卡通人物都可能被KAWS改造成他自己的风格”。


KAWS与芝麻街系列曾有合作。

KAWS与芝麻街系列曾有合作。


“我的作品值那么多钱吗?不”

今年4月,KAWS以披头士乐队和《辛普森一家》为灵感创作的绘画作品拍出1.16亿港币,是拍前估价的15倍。艺术家本人对这次成功态度冷静。拍卖结束后,KAWS 在社交网站上公开说:“我的作品值这么多钱吗?不。我今天是不是按照平常的时间表来到工作室工作?是。”


他并不否认,自己生产的“产品”也许会让高端艺术市场反感。在英国《卫报》的采访中KAWS说,能让观众获得触手可及的艺术才是关键。他说美国艺术家基斯·哈林是对自己影响最深的艺术家之一,哈林曾开设自己的商店,用低廉的价格卖自己的作品,希望艺术能更平民化。


“当你还是个孩子,去画廊参观时,你能感觉到那些地方朝你释放的信息:‘别进来’‘你在这里不受欢迎’或者‘你买不起’。通过我的作品,你可以与艺术产生非常私人的联系。它能给你继续了解艺术的信心。”KAWS说。公开露面时,他经常穿一身黑衣,戴鸭舌帽,说话语气很轻。在Complex 的采访中KAWS回忆,他童年时“不太接触美术馆或者画廊”。今年45岁的KAWS出生在新泽西州,他记忆里的家乡是一个巨大的、免费对所有人开放的游乐场,他经常到废弃的隧道里涂鸦,一玩就是一整天。


大学毕业扎根纽约后,KAWS经常在广告牌、电话亭和公交车站留下自己的作品,画中的小人都有“X”形眼睛,观众猜不出它们的真实表情。他的涂鸦引起时尚界关注,又和日本品牌联合推出了玩偶。很快,他的创作出现在时装广告、家居、化妆品包装和服饰上。他为自己取名“KAWS”,名字没有特殊含义,只是因为“喜欢这四个字母排列的样子”。


2017年,耐克和优衣库分别和KAWS合作推出联名系列,创下销量纪录。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推出限量版的KAWS玩偶,热情的粉丝一度让网站崩溃。歌手贾斯汀·比伯和法瑞尔·威廉姆斯以拥有他的作品为荣。在艺术品拍卖市场上,KAWS的成绩同样惊人。2018年,他的画作在纽约拍出350万美元。


商业上的成功和对已有作品的再创作让一些评论家批评KAWS 不是真正的艺术家,只是读懂了市场规则的商人。艺术顾问乔什·贝尔公开说:“你可以说我是精英主义者,我相信KAWS人很好、会做生意,但是我认为,艺术史不会从野兽派画家亨利·马蒂斯、抽象主义画家杰克逊·波洛克、当代艺术家贾斯伯· 约翰斯、美国画家让· 米歇尔·巴斯奎特走向KAWS。如果你认为名媛帕里斯·希尔顿或者卡戴珊一家是文化人物,那么你可能会同意KAWS是当代重要的艺术家。”布鲁克林博物馆馆长安妮· 帕斯特纳克对《纽约时报》说,KAWS 的存在让艺术界感到不舒服。


艺术记者Stef f Yotka 评价,观众不需要学过艺术史就能看懂KAWS 的作品。他的部分创作虽然被市场哄抬价格,但在创意层面,是人人都能理解的。在他的设计语境里,元素“X”可以有多重含义,它可以代表一个吻,可以代表违禁物品甚至毒药,也可以代表消失。不同观众会有不同解读,没有标准答案。KAWS 承认,他的创意让艺术变得触手可及,给予观众走进艺术的信心。“在我看来,艺术的目的是接触受众、与人交流,无论是怎样的艺术,只要能达到这个目的,就是好的艺术。”


“现在的潮流是做一些能触及广泛人群的事情。”KAWS 说他和优衣库合作是为了能接触更多受众。“我意识到有很多人知道我的作品,但被价格吓退了。”


“以前如果有人穿我的作品,他可能已经是我的朋友。但去年,我走进一家咖啡馆,我前面的一个孩子认出了我,他朝我微笑,我向他打招呼。他穿着我设计的T恤。这真有趣,我们有了一个奇妙的交汇时刻。”KAWS 在文化资讯网站ACTX的采访中说,他制作玩具、运动鞋等商品的部分原因是希望找到艺术收藏和年轻人消费之间的连接桥梁。“我发现一个有趣现象,很多年轻人会早早开始购买限量版玩具或者运动鞋,而不考虑购买艺术品。过去,他们不认为艺术是自己可以拥有的东西。”流行文化网站Polygon就认为,KAWS的玩偶作品,比如The Companion系列,是今天人们以相对合理的价格拥有一件波普艺术品的新方式。


今年3月,37米长的KAWS公仔曾在中国香港维多利亚港展出。

今年3月,37米长的KAWS公仔曾在中国香港维多利亚港展出。


9月,KAWS 在澳大利亚墨尔本举办个人展览。

9月,KAWS 在澳大利亚墨尔本举办个人展览。


民主还是赢者通吃?

对一些艺术家来说,饱受争议和取得商业成功之间并不矛盾。今年5月,美国艺术家杰夫·昆斯的一只兔子雕塑拍出9110万美元高价,创下在世艺术家新纪录。英国艺术家达米恩·赫斯特将一条鲨鱼泡在防腐剂中,卖出1200万美元。翠西·艾敏将一张未收拾的床连同床脚残留的烟蒂、酒瓶等物一起制作成装置艺术展出,卖出250万英镑。日本艺术家草间弥生也被时尚界追捧,今年4月她的画作和KAWS的作品同场拍卖,创下6240万港元的个人新纪录。


“这是一个赢者通吃、收入和利润分配极不平等的市场。”新闻网站Vox 的分析指出,在金字塔形的艺术市场中只有极少数作品能拍出天价,因此某种程度上说,只有一眼能被记住、掀起讨论和话题度的艺术家,才有更多机会。对于顶尖富豪藏家来说,它们不仅是奢侈品,也是投资,更是过去艺术市场中权力不平衡的表现。而KAWS 这样的艺术家崛起,正好代表一股让艺术更平民化的浪潮,顾客买不起数千万美元的画作,至少也能买得起几十美元的衣服和购物袋。


“KAWS的崛起代表了一种民主,一种对博物馆精英主义的修正。它改变了艺术家、藏家和普通大众之间的关系。”艺术新闻网站Art in America评价道。在过去,博物馆按照高端藏家的口味搜集展品,但因为KAWS的知名度和涉及的领域宽广,将他的作品纳入陈列可以吸引观众,因此博物馆无法避开。社交媒体让KAWS的作品变成打卡热门地,也为他带来更多话语权、更多接触普通粉丝的机会。


除了高端艺术圈,娱乐、影视和体育行业与受众的关系也因科技改变。《经济学家》杂志的数据显示,流媒体平台Netflix 和迪士尼等行业巨头的竞争让观众有了更多选择的权利。现在市面上主流的流媒体服务每月仅需不到15美元,远远低于传统的有线电视费用。因为有更多资本投入内容创作,影视节目花样更多。2018年,美国制作了496部影视作品,是2010年的两倍。从2008年以来,美国在娱乐、媒体、艺术和体育领域的工作岗位增加了8%,工资也有增长。但艺术交易新闻网站Ar tsy 认为,高端艺术行业目前没有因为科技变得更民主、更平民化,今天的艺术市场“毫无生气、空洞又排他”,这恰恰是博物馆、策展人、艺术家和藏家需要改变的。


“在几乎所有其他市场中,公众的力量都有革命性。社交媒体和其他在线工具为普通人提供了表达自己偏好的方法。Netflix、亚马逊、Spotify 和博客网站等平台让我们生活在一个几乎可以无限量提供定制内容的世界里。但是艺术世界没有改变。策展人仍然可以全权决定展览的内容,博物馆只统计参观人数,一些藏家通过冷嘲热讽公众的选择来保持自己的地位。人民的意见在这里微不足道。”网站批评道。由于大型艺术展览大都依赖特定组织和藏家支持,艺术市场至今依然是只对少数人开放的俱乐部。游客要么来这里接受所谓的美学教育,要么来积累网络发帖子的素材,而让民众有更多发言权并不难,只要观众意识到自己不必按照艺术评论家的眼光来欣赏作品,他们也可以在未来决定什么值得被收藏、展出。


撰文— FEI 编辑— Y 图片— 东方IC、视觉中国、官方提供、NILS MUELLER

相关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