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周轶君:良知作为底线

周轶君:良知作为底线

评论
摘要: 弹劾特朗普,好像是楼梯响了半天,终于看到了一点影子。特朗普之前种种劣迹,穆勒报告长篇累牍,也赶不上这次一通打往乌克兰的电话实锤。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周轶君:良知作为底线


弹劾特朗普,好像是楼梯响了半天,终于看到了一点影子。特朗普之前种种劣迹,穆勒报告长篇累牍,也赶不上这次一通打往乌克兰的电话实锤。美国前国务卿奥尔布赖特在最近的访谈中说出一些技术细节:总统在跟其他国外元首通话时,通常是有专人旁听,会提醒总统哪些话该不该在这种场合说,毕竟谁都有第一次当总统的时候。但是,特朗普这段话是有人报料的,那么当时是否有专人旁听,出于保护证人,外界不得而知。如果是有人听的话,那么总统真是“连这是错的都没意识到”。


美国自由派政治舆论一方面高呼“终于等到这一天”,另一方面回顾历史,他们忽然发现一道障碍。过去历史上,无论尼克松还是克林顿,之所以可以走到弹劾这一步,这是因为他们还尊重三权分立中的另两个权力。也就是说,当法院、议会要求他们接受审查的时候,总统先生是配合的。然而宪法中,并没有规定,“行政权力”这一支必须配合。如特朗普这次宣布,白宫不配合调查,他本人也不合作。换句话说,大家此时惊醒,美国的这一套权力设计制度能够运行,得依靠“好人”,依靠有良知有底线的政客。这一套制度也很容易被腐蚀,比如特朗普提名了若干亲朋做法官,这一套制度碰到撕破体面的人,也会陷入危机。


如何将制度用尽,或者说“钻法律的空子”,在一些社会中被认为是“聪明”的体现。然而,一种社会的秩序,有时候并不完全靠法条规定,而是人们的某种共识,对底线的尊重。不要轻易破坏这样的共识,因为当它遭到破坏,有一天你需要它的时候,恢复起来非常困难。美国的权力制度设计,底线并非完美无缺的样板,而是以良知为社会基石。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