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天才编剧沃勒-布里奇,黑色幽默直面女性愤怒

天才编剧沃勒-布里奇,黑色幽默直面女性愤怒

评论
摘要: 如果笑是良药,那你永远不会厌倦菲比·沃勒-布里奇。沃勒-布里奇和她的黑色幽默在今年的艾美奖上得到了肯定。她自编自演的黑色喜剧《伦敦生活》拿下四项大奖,她本人获得了喜剧类最佳编剧、最佳喜剧类电视系列剧女主角。34岁的沃勒-布里奇凭借《伦敦生活》和《杀死伊芙》成为近两年最炙手可热的年轻编剧。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如果笑是良药,那你永远不会厌倦菲比·沃勒-布里奇。沃勒-布里奇和她的黑色幽默在今年的艾美奖上得到了肯定。她自编自演的黑色喜剧《伦敦生活》拿下四项大奖,她本人获得了喜剧类最佳编剧、最佳喜剧类电视系列剧女主角。34岁的沃勒-布里奇凭借《伦敦生活》和《杀死伊芙》成为近两年最炙手可热的年轻编剧。这个长着一张典雅美人脸、家境显赫的编剧从来都不会回避女性的欲望和阴暗面。她在作品中,让角色尽情放纵自己也让她们跌入谷底,不断挑战禁忌、挑战所有对女性行为的刻板印象。


2017年5月14日,菲比·沃勒-布里奇在伦敦南岸皇家节日大厅出席维珍电视英国学院奖颁奖典礼。

2017年5月14日,菲比·沃勒-布里奇在伦敦南岸皇家节日大厅出席维珍电视英国学院奖颁奖典礼。


“一个肮脏、变态、愤怒、崩溃的女人能获得艾美奖,我感到非常欣慰。”菲比·沃勒-布里奇(Phoebe Waller-Bridge)站在台上说,脸上是她标志性的灿烂笑容。没人知道她是在谈论自己,还是她在《伦敦生活》(Fleabag)里成功塑造的那个女主角。《伦敦生活》是由她自编自演的黑色喜剧,剧中从未出现过女主角的名字,观众所知道的只有她的绰号——“Fleabag”。“Fleabag”直译过来是睡袋、邋遢的人、廉价旅馆,这大概就是剧中女主的定位。她用七个词形容自己:贪婪、堕落、自私、冷漠、愤世嫉俗、卑鄙、道德沦丧。沃勒-布里奇凭借这部剧成为今年艾美奖的一匹黑马,获得了喜剧类最佳编剧、最佳喜剧类电视系列剧女主角。《伦敦生活》也成为第一部在艾美奖上获得最佳喜剧类剧集的英国电视剧。在听见自己获得喜剧类剧集最佳女主角奖时,沃勒-布里奇把到嘴边的一句“fxxk”硬生生地咽了下去。


沃勒-布里奇度过了疯狂的一年。今年5月,她的《伦敦生活》第二季也是最后一季广受好评。几个月后,她在伦敦温德姆剧院(Wyndham’s Theatre)最后一次演出了《伦敦生活》的戏剧版。而就在这个9月,年仅34岁的她凭借此剧横扫了艾美奖。不少媒体评价《伦敦生活》可能是近十年来最优秀的喜剧。最近几年来,很少有节目——尤其是喜剧节目,能像沃勒-布里奇的《伦敦生活》那样每一集都能引发如此热烈的讨论。这部剧改编自沃勒-布里奇的单人舞台剧,电视剧版本丰富了角色,在两季的播出过程中,也讲述了主人公的零星成长。她努力在自己的性瘾、厌世与自我实现的需求之间找到平衡。然而,与剧中那个颓废的、一团糟的“Fleabag”相比,沃勒-布里奇实际上过着完全不同的人生,她本人也比她笔下的女性要温和得多。


2016年10月12日,沃勒-布里奇在由吉米·法伦(Jimmy Fallon)主持的《今夜秀》(The Tonight Show)中亮相。

2016年10月12日,沃勒-布里奇在由吉米·法伦(Jimmy Fallon)主持的

《今夜秀》(The Tonight Show)中亮相。


沃勒-布里奇自编自演的黑色喜剧《伦敦生活》在今年艾美奖拿下四项大奖

沃勒-布里奇自编自演的黑色喜剧《伦敦生活》在今年艾美奖拿下四项大奖,

她本人获得了喜剧类最佳编剧、最佳喜剧类电视系列剧女主角。


古怪女孩

沃勒-布里奇又高又瘦,长着一张典雅的美女脸蛋,同时她还出生在伦敦一个显赫的家庭,沃勒-布里奇家族是苏塞克斯郡库克菲尔德的乡绅,父母都是爵士的后裔。她的父亲是电子交易平台Tradepoint的创办人,母亲则在一家五金公司工作。沃勒-布里奇在伦敦的伊灵区长大,她有一个弟弟和姐姐。姐姐是作曲家,曾为《名利场》(Vanity Fair)、《ABC谋杀案》(The ABC murder)等剧集作曲,后来还为《伦敦生活》写了歌。11岁时,她被送进了寄宿学校,她很讨厌这所学校,只坚持了一年。回到家后,她迎来了顺风顺水的中学时光。她常常在戏剧中担任主角,让人们开怀大笑,在处理禁忌问题上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快乐。直到现在,沃勒-布里奇还是个古灵精怪的人。她会在高档餐厅里,让记者教她如何随意打嗝。她认为:“我不能在腋下挤出放屁的声音,也不能假装打嗝,我认为这是一个悲剧。”她还会向人们展示她灵活的舌头,她会用舌头摆出各种高难度的奇特造型。她有次参加《唐顿庄园》的试镜,但没能得到这个角色,因为她太有趣了。《泰晤士报》写道,这位女演员去试镜,结果让导演笑得前俯后仰,用她的话来说他们“笑到尿裤子”。


高中毕业后,她去了皇家戏剧艺术学院学习戏剧。2006年毕业时,她曾以为“拥有一头漂亮的卷发就等于拥有莎士比亚式的事业”,但实际上,她根本找不到工作。在她20多岁的大部分时间里,她都在努力找工作。这也是她开始写作的原因之一——为自己提供体面的角色。直到10年前她遇到她的好朋友维奇·琼斯(Vicky Jones),生活才开始改变。她们互相鼓励,互相指导,互相推动,共同创立了DryWrite戏剧公司。“我的生活开始变得有意义了。” 沃勒-布里奇说。在那期间,沃勒-布里奇尝试写一些短剧,《伦敦生活》的雏形正是在那个时期出现,并在2013年获得了爱丁堡艺穗节一等奖。从那时起,沃勒-布里奇就没有停止过工作。2015年,她在《小镇疑云》(Broadchurch)第二季中饰演初级律师Abby Thompson。同年,她创作并主演了喜剧《撞车》(Crash),讲述了几个年轻人在一家废弃医院里作为财产监护人的生活。


《杀死伊芙》的主演吴珊卓(左)、朱迪·科默(中)和编剧沃勒-布里奇。

《杀死伊芙》的主演吴珊卓(左)、朱迪·科默(中)和编剧沃勒-布里奇。


2014年2月21日,沃勒-布里奇在舞台剧“The One”上表演。

2014年2月21日,沃勒-布里奇在舞台剧“The One”上表演。


聚焦女性阴暗面

沃勒-布里奇喜欢关注生活中的失去,《伦敦生活》的核心就是这种情绪。女主角的母亲去世,父亲变得逐渐疏远,新伴侣看不起她,和她一起开咖啡店的好朋友自杀了。她说自己对失去的痴迷更多来自于一种不祥的预感,对失去的恐惧。沃勒-布里奇很早就有对失去母亲的恐惧感,每当想到这种感觉,她就会感到不安和难过。沃勒-布里奇认为,自己之所以能在创作中不断讨论失去,是因为她本身有足够的安全感。“我在一个可爱、安全的环境里成长。每天晚饭时间,父母都会鼓励我们聊天,逗对方笑。我来自一个安全的地方,这可能让我有信心以更安全的方式看待自己的不安全感。”她说。


除了失去,她也喜欢在作品里赤裸裸地表现女性的阴暗面。沃勒-布里奇描绘的人物总是说一些不可言传的话,做一些不可做的事,并且挑战所有对女性行为的刻板印象。《伦敦生活》中有一个场景,她对着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发表演讲的视频手淫,而她的男友就睡在她旁边的床上。沃勒-布里奇认为这是最能引起女性共鸣的场景。在那之后,有次她走过SOHO区时,一个女性叫住了她,对她说:“Fleabag,你想要奥巴马!”沃勒-布里奇说:“这就是大多数女人跟我谈论的场景。”《时代》杂志评价这部剧是“一部淫秽、救赎的杰作”。


这种对阴暗面的讨论在她担任编剧的另一部大火剧集《杀死伊芙》(Killing Eve)中也展现得淋漓尽致。她在《杀死伊芙》中塑造了生活无聊但充满激情的中年伊芙(Eve)和年轻、不道德的虐待狂维拉内尔(Villanelle),两人相爱相杀。剧中充斥着残忍的杀戮,但剧集一开始就有一个安静的场景,为影片定下了基调。一个年轻的女人坐在咖啡馆里,朝着一个吃冰淇淋的小女孩微笑,小女孩没有回应。于是,女人笑得更灿烂、更真诚,女孩最终用微笑回应了她。最后,女人离开咖啡馆,经过小女孩身边时,她把冰淇淋倒在小女孩的膝盖上。虽然与《伦敦生活》的风格截然不同,但观众仍然可以在剧中类似的场景以及无数辛辣、嘲讽的对话中听到沃勒-布里奇的声音。


《伦敦生活》海报,改编自沃勒-布里奇的单人舞台剧。

《伦敦生活》海报,改编自沃勒-布里奇的单人舞台剧。


一直以来,沃勒-布里奇都对在电视和电影里把女人性感化、物化的作法充满反感。她认为:“探索一个女人的欲望真的很令人兴奋。她可以是一个很好的人,但她内心的黑暗角落是不寻常的,而且一团糟,因为每个人都是这样。”她说,作为一名作家,她最想展现的是女性放纵自己的欲望,发泄自己的不满。很大程度上,正是这种对女性内在微妙而毫不退缩的审视让《伦敦生活》和《杀死伊芙》充满了吸引力。沃勒-布里奇在2017年接受The Cut采访时表示:“我真正喜欢的是把一个对性无所不知、领先一步的女性角色搬上荧幕,她在男人们思考之前就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但仍然对他们表现得有点傻。这给我带来了许多快乐。”


沃勒-布里奇曾向她的家人展示过早期剪下的《伦敦生活》片段,她最感兴趣的是她弟弟的反应。他当时说:“我觉得你的这部剧会吓到很多男人。” 沃勒-布里奇则回答说:“太好了。”毫无疑问,《伦敦生活》是一部敢于探索女性愤怒的电视剧,这在主流电视上并不常见。Fleabag和她的姐姐进入一间陌生房子时,姐姐说道:“我们会死在这里,我们会被强奸,然后死去。”沃勒-布里奇经常用这种下流笑话和角色的情绪来穿透焦虑和愤怒。实际上,她一直在思考女性的愤怒,“我发现女性的愤怒非常吸引人”。沃勒·布里奇在皇家戏剧艺术学院的第三年时,她曾向一位导演大喊,她不想再扮演“被动的公主角色”。不久之后,他给她写了一个充满愤怒的角色。他说:“你拥有愤怒的天赋。”这句话让她印象深刻。


幸运的是,对于一位受愤怒启发的女性来说,她写作的时代刚好与愤怒交织在一起。女性多年的侮辱、压迫和虐待在这几年得到发泄。在沃勒-布里奇的行业里更是如此,在韦恩斯坦之后,几乎每天都有关于历史性骚扰的新闻出现。“女性的呐喊被赋予了力量,但我认为,在看到实际的根本制度变化前,这一切都只是空谈。”她说,“我知道,我做的工作越多,我的权力越大,我就会对这类事情越直言不讳,越有控制力。”


撰文— 清风 编辑—万有道 图片— 东方IC、JASON HETHERINGTON、COREY NICKOLS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