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圣徒还是狂人,16岁气候活动家格蕾塔·通贝里

圣徒还是狂人,16岁气候活动家格蕾塔·通贝里

评论
摘要: 16岁的青少年能做什么?在瑞典,16岁的少女格蕾塔· 通贝里(GRETA THUNBERG)已经撼动世界。一年前,对气候和环境问题倍感忧心的通贝里在瑞典议会大厦门口坐下,开始了“为气候罢课”示威活动,希望引发社会关注。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16岁的青少年能做什么?在瑞典,16岁的少女格蕾塔· 通贝里(GRETA THUNBERG)已经撼动世界。一年前,对气候和环境问题倍感忧心的通贝里在瑞典议会大厦门口坐下,开始了“为气候罢课”示威活动,希望引发社会关注。她发起的“星期五为未来”环保抗议活动在全球获得数百万人支持,9月更坐船到纽约出席联合国气候行动峰会,在发言时含泪质问全球领导人为何对环境问题如此漠视。不苟言笑、全心全意呼吁关注环保问题的通贝里被支持者视为全球青少年偶像,甚至是一个圣人,她的反对者却说,她只是散布恐慌的精神病患者。


格蕾塔· 通贝里在联合国气候行动峰会上发言。

格蕾塔· 通贝里在联合国气候行动峰会上发言。


通贝里和她乘坐的游艇。

通贝里和她乘坐的游艇。


瑞典议会大厦坐落在斯德哥尔摩中心的老城区,政治家、记者、学者和游客每天从这里经过。2018年8月末的一个星期一,15岁的少女格蕾塔·通贝里背着书包,手举纸板在议会大厦门外坐下。暑假走向尾声,学生们回到学校准备开始新的学期,只有通贝里坐在大厦门外,拒绝离开。她身旁的纸板上写着:“为气候罢课。”地上放着一沓传单,解释她在此静坐的原因:“作为孩子,我们不会总是按照大人的意思行动,我们更多的是模仿大人的行为。如果你们成年人对我的未来毫不关心,我也不会在乎自己的未来。我叫格蕾塔,今年9年级。在瑞典大选之前,我为了抗议气候变化问题拒绝上学。”瑞典法律要求所有青少年必须到学校接受教育,翘课的通贝里已经触犯了国家法律。


“我的年纪太小,还不能投票。瑞典法律要求我必须上学,所以我通过这种方式,让大家听到我的声音,吸引媒体对于气候问题的关注。”通贝里说。从“希望引起关注”这点看,她在之后一年里获得的成功远超想象。2019年3月,通贝里发起的“星期五为未来”(Fridays For Future)活动收到全球135个国家和地区超过200万人响应。她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提名,登上《时代》周刊,成为代言环保问题的最红面孔。支持者视她为斗士、英雄,批评者则说她是异想天开的精神病人、“是不是作业太少了”,甚至将她和纳粹时代的画报女孩相提并论,批评她提倡的是“环保恐怖主义”。9月底,通贝里坐船来到美国,在联合国气候行动峰会上含泪批评全球领导人“用空洞的推辞偷走了我的梦想和童年”。“你们怎么能谎称气候问题能用普通的技术手段就轻易解决?”


 8月13日,通贝里在英国普利茅斯港口准备出发。

8月13日,通贝里在英国普利茅斯港口准备出发。


少年圣徒

作为一个出生在发达国家、衣食无忧的青少年,通贝里笑得次数似乎有些少,在很多活动照片中,她梳着麻花辫,眉头紧锁。她说自己从来都是集体活动中沉默、被忽视的隐形人。“我曾经觉得自己无法改变什么,因为我太渺小了。”通贝里出生在瑞典一个演艺世家,母亲是瑞典知名歌手,祖父和父亲都是演员。通贝里的父亲名叫斯万特,名字来自瑞典化学家斯万特· 阿列纽斯。也许是命运的暗示,阿列纽斯正是历史上首批将人类活动和全球变暖联系在一起的科学家之一。


8岁,通贝里第一次听到“气候变化”这个词。大人告诉她为了节省能源,要及时关灯、回收纸张。通贝里在《卫报》撰文回忆,当时觉得很奇怪,“人类活动竟然可以改变地球表面和保护家园的大气层”。她想不明白,如果事情如此严峻,为什么新闻上从来没有对节能必要性、环境变化紧迫性做足够介绍。几年后,通贝里被确诊亚斯伯格综合征,这种病症经常伴随社交困难、有重复的特定行为或者强迫症。“对我来说,很多事情都是非黑即白的。”通贝里解释道。很多人说亚斯伯格症让她钻牛角尖、“失常”,她却认为这是自己的超能量:“它让我更专注地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我总是想得太多。很多人可以放手,我不能,特别是那些让我担忧或者难过的事情。”在学校,老师会给学生播放关于海洋塑料污染的影片。通贝里常常在观看时痛哭。“我的同学们在观影时会感到担忧,影片播完了,他们就会转而去想别的事情。但那些画面一直刻在我的脑子里。”2018年9月,通贝里决定每个星期五都到斯德哥尔摩议会大厦门口抗议。她通过社交媒体邀请其他学校的学生一起参加。


两个月后,全球24个国家的1万7000名学生选择在星期五和她一起抗议,通贝里受邀到波兰,在联合国气候变化会议上发言,在达沃斯论坛上向政要们警告环境问题的严重性。在批评政治家上,她从来不客气:“你们只提绿色经济的增长,因为你们太害怕自己不受欢迎、被选民抛弃。”行动上,通贝里早已选择吃素,也要求家人一起吃素。参加达沃斯论坛时,她住在帐篷里,拒绝坐飞机出门。通贝里的母亲作为歌手,时常要坐飞机到欧洲各地表演,为了支持环保,也选择不再搭乘飞机,改在瑞典国内做音乐剧表演。在《特雷弗·诺亚脱口秀》上,主持人诺亚问通贝里对此有什么感觉,通贝里说:“其实我真的不关心她如何表演,她的工作内容的确变了,但这真的不是什么大事。”全场一片笑声。


“所以对你来说,只有地球是最重要的事情?”诺亚问。


“对,对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是这样。”通贝里回答。今年3月,通贝里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提名,被《时代》周刊评为全球最有影响力人物之一,又获颁联合国地球卫士奖。8月,通贝里受邀到纽约联合国气候行动峰会上演讲。为了减少碳排放,她选择从英国出发,乘船驶向纽约。这艘船配备太阳能电池板和水下发电系统。航行一共耗时15天,通贝里在社交媒体上直播了全过程。


在联合国气候行动峰会亮相之前,她和美国前总统奥巴马见了面,在美国国会发言,呼吁议员们正视科学家对气候问题的研究和警告,设立实际措施。她的行动带来了“格蕾塔效应”,更多的人开始参与关于气候变化问题的行动。根据《卫报》和《经济学家》的数据,英国针对青少年的气候变化和环保问题书籍在过去一年中种类、销量都翻了一倍,瑞典国内乘火车出行的人数增加了17%,坐飞机的人减少了8%。9月20日之后,全球各地都有人参加通贝里发起的“星期五为未来”示威活动,美国、澳大利亚、瑞典和加拿大等地超过700万人走上街头。新西兰和美国等地的官员称,这可能是历史上规模最大的气候变化示威活动之一。美国NBC电视台引述英国气候学专家称,通贝里成功让人们看到科学家在过去20年间一直希望社会关注的问题:“她是真正的领袖。因为她,我们看到了更多基层的行动,她的运动让年轻人们推动自己的社区、城市、州和公司关注气候变化问题。”


9月27日,示威者在意大利举起标语,呼吁正视气候变化问题。

9月27日,示威者在意大利举起标语,呼吁正视气候变化问题。


通贝里在华盛顿特区与美国前总统奥巴马会面。

通贝里在华盛顿特区与美国前总统奥巴马会面。


毁誉参半

短短一年,通贝里已从瑞典大街走向世界,她的社交媒体平台推特和Instagram目前分别有246万和690万关注者。在气候变化论支持者眼中,她是全球青少年偶像,像美国帕克兰高中枪击案后走上街头抗议的学生和诺贝尔和平奖得主马拉拉一样,用儿童文学家麦克·莫波格的话形容,是“青少年改变世界的典范”。不可避免的是,针对通贝里的质疑声音也越来越响。


在气候变化怀疑论者眼中,通贝里和她的支持者相信的是与科学无关的狂热宗教,拯救地球是假,“布道”是真。英国历史学家多米尼克·格林在美国版《旁观者》杂志撰文时,讽刺通贝里是“圣格蕾塔”,认为她代表的是“专供富裕白人的世界末日宗教”。在他看来,提倡环保主义是有钱白人的特权,如果提倡环境保护是一种宗教,通贝里就是手握大权的教皇,吸引着西欧和北美的富裕阶层,“像一个虚假的先知”。


“如果西方政府只关心发展绿色经济、处理环境污染和浪费问题,这些国家将在亚洲经济体和大规模移民的双重夹击下迅速崩溃。”格林如此解释通贝里诉求的不合理性。


《华尔街日报》前主编杰拉德·贝克提出理论,认为通贝里就像传统宗教肖像画中的儿童,代表了被真理激励的天真孩子,人们相信她,更多是关乎救赎和忏悔,而不是科学。美国右翼作家迪内希·杜泽在推特上将通贝里比作纳粹时代梳着麻花辫的海报女孩,福克斯电视台政治评论员迈克尔·诺尔斯说她是“精神有问题的瑞典孩子”。美国总统特朗普暗讽她过于天真愚蠢。甚至有人批评通贝里的父母,认为他们没有管教好孩子,放任没有生活经验的她“胡思乱想”“在青少年中制造恐慌情绪”。面对这些质疑,通贝里只是耸肩:“人们攻击我,是因为他们无法攻击科学。”


“通贝里知道如何像成年人那样看待世界。”在《大西洋月刊》一篇名为《为什么通贝里让我们感到不舒服》的文章中,作者解释道,“她知道这个世界是破碎的,但她也保有孩童的热忱。”


“我们的社会对16岁少女总有无限的‘好胃口’,但前提是她们必须用合适的‘形象’出现。”《独立报》的评论点明了一些人,特别是男性讨厌通贝里的其中一个原因:她的形象中没有性的暗示,她代表着纯粹、无性别的追求,这是当今社会所不容的:“英国科学节目主持人大卫· 爱腾堡、演员莱昂纳多· 迪卡普里奥和马克· 鲁法洛早已发出过类似的警告信息,他们却很少体会到社会投射在格蕾塔身上的仇恨。问题不在信息,在信使。”


“几十年来,流行歌手、演员和模特们从青春期就开始被要求按照某种风格修饰自己,以符合成年观众的审美需求。她们要么是眼神纯洁可怜,随时准备被邪恶诱惑,要么走野性路线。无论哪种风格,都无法避免被性别化。通贝里和其他踏入公共视线的女性被如此对待,是社会该反思和改善的。因为今天的女性不会因此而缺席有趣的议题,或者错过必争的战斗。”


撰文— 林湃 编辑— Y 图片— 东方IC、视觉中国

相关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