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为推售新书,斯诺登流亡后首次露面接受美媒采访

为推售新书,斯诺登流亡后首次露面接受美媒采访

评论
摘要: 在“棱镜门”事件发生6年之后,流亡俄罗斯的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前技术分析员爱德华·斯诺登在本月16日首次露面接受了美国媒体的电视采访——目的是宣传自己的新书、“流亡回忆录”《永久记录》。不过,在采访中,他也透露了不少其他信息:他对于自身境遇的看法,对于俄罗斯的看法,对于特朗普的看法……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在“棱镜门”事件发生6年之后,流亡俄罗斯的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前技术分析员爱德华·斯诺登在本月16日首次露面接受了美国媒体的电视采访——目的是宣传自己的新书、“流亡回忆录”《永久记录》。不过,在采访中,他也透露了不少其他信息:他对于自身境遇的看法,对于俄罗斯的看法,对于特朗普的看法……


为推售新书,斯诺登流亡后首次露面接受美媒采访


永久记录:离开美国后发生了什么?

2013年6月,斯诺登因向《华盛顿邮报》和《卫报》提交了一系列美国政府全球监控计划的机密资料而受到政府通缉,当时已经未雨绸缪的他飞往中国香港作为中转,之后又转飞莫斯科,并在莫斯科谢列梅捷沃机场的过境区度过一段时间,最终入境俄罗斯。


在新书《永久记录》中,斯诺登首次详细讲述了自己的背景,导致自己泄露有关美国国家安全局(NSA)和英国政府通讯总部(GCHQ)秘密项目细节的原因,以及他在俄罗斯度过的6年时光。“如今,无论走到哪里,我都试图改变自己的外表。有时我会刮掉胡须或戴上其他款式的眼镜。”斯诺登表示。身处俄罗斯的他似乎仍然不能安心,时常会担心美国情报部门在关注他,“我在与世界上最强大的政府打交道”。


永久记录:离开美国后发生了什么?


值得注意的是,《永久记录》选择发售的时间——9月17日——颇为特殊,是美国宪法日,而今年是美国宪法最终草案诞生的200周年。为了给新书造势,他也首次同意两家美国媒体对他进行视频专访,似乎一切都是有备而来。


“我想回到美国,但前提是一个公正审判”

当地时间16日,在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的新闻节目《今晨秀》(CBS This Morning)中,斯诺登告诉主持人,自己是愿意回到美国的,这是他的最终目标,但“如果我的余生注定要在监狱中度过,那么至少应当有一条底线:我能够得到公正的审判”。然而,这条底线也恰恰是美国政府所拒绝作出允诺的,因为他们“不可能提供所谓的公共利益辩护”。


“我想回到美国,但前提是一个公正审判”


斯诺登表示,他在2013年因被控违反《反间谍法》而致使自己的美国护照被取消时,正在莫斯科试图与厄瓜多尔方面联系,因此他只能困在俄罗斯——返回美国将令他面对一场审判。他指出,当时的这场审判将不对公众开放,也不会让陪审团考虑他的动机,自己便选择留在了俄罗斯。


斯诺登没有就自己的行为是否违法给出立场,他表示,“要提出论断说我违法了并不难”,问题在于,6年来,美国政府方面从未展现证据证明这一点。


一种说法是,斯诺登泄露秘密文件的行为违背了他在进入CIA时立下的保密誓词,但他在采访中指出,事实上从未存在这样的保密誓词。“确实有一份秘密协议,也确实有一份服务誓言,但它所宣誓支持和维护的对象,既不是一个机构,也不是总统其人,而是美国宪法,用以对抗一切来自国内国外的敌人。而这提出的问题就是:当我们的义务发生冲突时应当怎么办?”


2013年7月,德国柏林,示威者走上街头表达对斯诺登的支持

2013年7月,德国柏林,示威者走上街头表达对斯诺登的支持。


“手机出卖我们的隐私,而特朗普只是想被人喜爱”

除了CBS《今晨秀》的采访,斯诺登还在16日同美国微软全国广播公司节目(MSNBC)《第11个小时》(The 11th Hour)的主持人布莱恩·威廉姆斯(Brian Williams)进行了对话。他说,这些年来,自己愈发担心虚假信息影响美国政治的方式,这个世界正在变得“愈加分裂”,而那种认为情绪感受比事实更重要的观点是“对民主的毒害”。“如果我们不能就当下所处的境地达成一致,如果我们不能就当前正在发生的事情达成一致,我们便不能就前行的方向展开对话。”


“手机出卖我们的隐私,而特朗普只是想被人喜爱”


此外,斯诺登也表达了自己对于智能手机搜集和散布信息方式的担忧,在他看来,手机正在摧毁我们的个人隐私。斯诺登警告称,政府正在变本加厉地用那些不怀好意的黑客手段和技术来获取人们手机里的信息。“你在你的手机上做的任何事情,攻击者——这里特指政府部门——也能做。他们可以读取你的电子邮件,收集你的每一份文件,查看你的通讯录,还有打开地址信息服务。”


“它们在出售我们的未来和过去,出售我们的历史、我们的身份,最终,他们将出售我们的权利,让我们的故事为它们而服务。”


“手机出卖我们的隐私,而特朗普只是想被人喜爱”


有意思的是,在访谈现场,当威廉姆斯提问斯诺登如何看待特朗普的问题时,后者回答道,这个特朗普时代的标志性混乱是与特朗普说的那些“具有攻击性的东西”相联系的,但他认为,特朗普在本质上是一个相当容易理解的人。“他只是单纯地希望人们会喜欢自己。”但不幸的是,这个美好的愿景总是会招来许多负面影响。


被俄罗斯收留,只因自己是博弈的棋子

虽然这是斯诺登在流亡俄罗斯后首次接受两家美国媒体的视频采访,不过过去6年来,他也并不少以其他方式或与其他媒体接触。在9月12日接受美国国家公共电台(NPR)的电话采访时,斯诺登表示,俄罗斯方面之所以愿意让他留在境内,是因为对于这个国家而言,收容斯诺登是一种让它看起来在做好事的最简单的方式之一,并且,俄罗斯可能也是唯一一个毫不惧怕美国报复的国家。斯诺登称,当时也曾有德国和波兰向他伸出橄榄枝,表示愿意为他提供庇护,“但它们都害怕美国的打击报复”。


被俄罗斯收留,只因自己是博弈的棋子


不过,俄罗斯的“善意”并没有换来斯诺登全心全意的认同。事实上,他对于俄罗斯的人权问题也始终颇有微词。“我一直都在批评俄罗斯政府的政策,它的人权记录,我甚至直接点名俄总统普京。”斯诺登表示,在自己刚刚抵达俄罗斯的时候,该国的情报部门就曾向他施加压力,希望他能与之合作,将有关美国政府的秘密告知他们,“但我拒绝了,没有给过他们任何东西”。


斯诺登指出,当时(2013年)自己是在莫斯科机场被“困”了40天后才获准入境:“如果我真的合作了,我在第一天就会坐着豪华轿车离开机场,我会住进宫殿,人们会在红场给我举办阅兵仪式。”但斯诺登没有合作,或许也无法合作,据他自己所说,当初从中国香港机场转机时,在离开香港机场之前,他就已经把所有自己此前向美国媒体记者泄露有关NSA机密资料的获取途径销毁了,“正是因为我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被俄罗斯收留,只因自己是博弈的棋子


比起俄罗斯,斯诺登也许打心底更希望获得其他西欧国家的庇护。在15日法国联合电台播出的采访中,斯诺登表示,自己“非常期待马克龙能给予他‘受庇护权’”。“保护一名‘吹哨者’并不是一个敌对行为”,斯诺登努力向马克龙兜售自己,“向我这样的人敞开大门并非是对美国发动袭击”。


据了解,早在2013年,“棱镜门”事件刚发生后不久,斯诺登就向时任法国总统奥朗德寻求庇护,不过遭到了后者的拒绝。


这一次,法国司法部长尼科拉·贝卢贝(Nicole Belloubet)似乎颇有意向,她在14日表示自己“很愿意”为斯诺登提供庇护。不过,马克龙的态度犹未可知。


iWeekly周末画报独家稿件,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