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核污染水排入大海?前首相小泉第一个不答应

核污染水排入大海?前首相小泉第一个不答应

评论
摘要: 16日,国际原子能机构大会在奥地利维也纳举行。韩国科技资讯通信部第一次官文美玉在大会上再次提及了对福岛核污染水的处理问题,称:“福岛污染水处理问题至今没有得到解决,整个世界都对此恐惧且不安。”此前,前日本环境大臣原田义昭表示,东京电力公司不得不将受损的福岛核电站排出的放射性污水直接排入太平洋,这一言论遭到了日本国内外的声讨。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16日,国际原子能机构大会在奥地利维也纳举行。韩国科技资讯通信部第一次官文美玉在大会上再次提及了对福岛核污染水的处理问题,称:“福岛污染水处理问题至今没有得到解决,整个世界都对此恐惧且不安。”此前,前日本环境大臣原田义昭表示,东京电力公司不得不将受损的福岛核电站排出的放射性污水直接排入太平洋,这一言论遭到了日本国内外的声讨。


核污染水排入大海?前首相小泉第一个不答应


“除了将核污染水排入大海,别无他法”

在国际原子能机构大会上,日本科学技术担当相竹本直一称:“关于核污染水处理问题,我们也收到了一些毫无科学依据,也不符合事实的批评。我们强烈希望此事能公正理性地进行讨论。”


目前,包括现任首相在内的一些日本政界人士一直辩称,核能是实现国家气候目标所必需的。日本政府希望,到2030年核能在整个能源结构中所占比例能达到20%至22%。此举招致了活动人士的批评。然而,安倍依旧呼吁重启反应堆,称核能将帮助日本实现二氧化碳排放目标,减少对进口天然气和石油的依赖。


“除了将核污染水排入大海,别无他法”


据此前消息,10日,前日本环境大臣原田义昭在记者会上,就“福岛第一核电站内核污染水处理问题”进行表态,称“考虑过各种方案,但除了将核污染水排入大海,别无他法”。政府处理污染水的最终决定有待专家小组的报告,此外,原田佳明也没有说需要向海洋中倒入多少污水。


此言一出,本来就不断恶化的日韩关系似乎没有了回头路。11日,韩媒报道称:“(核污染水)一旦倾入大海中,200天后就会流入济州岛,280天后抵达韩国东海岸,一年过后整个韩国东部海域将受到相关污染。”


小泉要让日本“零核电”

好在,日本内阁中也有不同的声音。近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改组内阁,前首相小泉纯一郎38岁的儿子小泉进次郎被任命为环境大臣,成为自二战结束以来日本第三位最年轻的内阁大臣,引发日媒热议。


小泉要让日本“零核电”


小泉纯一郎一直秉持日本“零核电”的观念,在15日的演讲中也反复强调这一论点。他表示,自己任职日本首相时认为核电是必要的,但2011年东日本大地震和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引发了自己对于核电安全性的思考,想法改变了。“日本政界应该向着有效活用自然能源的方向治理国家。”小泉纯一郎还称,期待儿子进次郎能够以环境大臣身份,实现日本彻底脱离核电的目标。


“我想研究我们将如何废除它们,而不是如何保留它们。”他说,“如果我们再让核事故发生,我们就完了,我们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发生地震。”


小泉要让日本“零核电”


2011年,福岛核电站因地震和海啸受损,东京电力公司从冷却管中收集了超过100万吨的污水,东京电力公司表示,到2022年,污水的储罐空间将用完。


东京电力公司曾试图从多余的水中去除大部分放射性核素,但目前还没有去除水中氚(氢的放射性同位素)的技术,沿海核电站通常将含有氚的水排入海洋。东京电力公司去年承认,其水箱中的水除氚外仍含有污染物。


渔民无法承担废水排入大海的后果

要知道,任何将废水排入大海的决定都会激怒当地渔民,他们在过去8年里一直在重建自己的产业。然而,去年的捕鱼量仅为危机前水平的16%,部分原因是日本公众不愿食用福岛海域捕捞的鱼,因为他们认为那里的海水具有放射性。


渔民无法承担废水排入大海的后果


福岛县渔业合作社联合会主席野崎(Tetsu Nozaki)对《卫报》表示:“我们强烈反对任何将海水排入大海的计划。”他说,当地渔民千辛万苦重建他们的产业,并面对关于他们海鲜有害的谣言,再也无力应对新一轮打击。


福岛渔业官员指出,他们实行严格的检测制度,禁止销售任何被发现每公斤含有50贝克勒尔以上放射性物质的海产品,这一标准远比日本其他地区每公斤100贝克勒尔的标准严格。但是,福岛县以外近三分之一的消费者在一项调查中表示,向大海倾倒受污染的水会让他们在购买该地区的海鲜时三思而后行,而目前已经有20%的人不愿购买这种产品。


渔民无法承担废水排入大海的后果


稀释并不能避免这个问题,经常访问福岛的绿色和平组织德国分部高级核专家伯尼(Shaun Burnie)表示,部分放射性氚有可能影响植物、动物或人类的细胞结构。


伯尼认为,解决办法是继续储存水,可能是在核电站以外的地区——这一举动可能会遭到核撤离者的反对,他们的废弃村庄已经储存了数百万立方米的放射性土壤。“福岛第一核电站的水问题没有短期的解决方案。”伯尼说,“对政府来说,重要的一步将是开始向日本人民坦诚,承认该核电站面临的挑战规模之大,这就意味着承认他们的整个核设施退役计划只是一个幻想。”


渔民无法承担废水排入大海的后果


野崎说,他和福岛的其他渔民将继续努力,防止污水进入大海,“排水会让我们回到起点。”他说,“这将意味着过去8年毫无意义。”


iWeekly周末画报独家稿件,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相关推荐 更多>